第三一二章 一句話的事!

跟早年來這座城市服役乘座火車所不同,如今重返這座待過兩年,卻沒怎麼熟悉瞭解的城市,莊海洋跟一衆戰友也覺得高興且親切,這也算是他們人生的第二個故鄉。

在這座城市的某個軍營裏,他們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又最值得懷念的青春歲月。即便莊海洋只服役了兩年,可他的心情跟其它戰友都差不多,懷念中也多了幾分迫切。

走出機場,看到已經停在機場外的大巴,莊海洋也笑着道:“走,先上車,咱們先去預定的酒店。等看過購買的物資,再聯繫老連長,咱們就啓程出發。”

“好!”

雖然很想在中隊再住一晚,體驗一下部隊的生活。可莊海洋心裏明白,以前他們住過的宿舍肯定不能住。要住軍營,或許只能住旅部修建的軍人招待所。

真要住中隊的話,肯定不他們的牀位。若是他一人,或許還好安排,現在加上他總共來了十八位戰友。中隊也就百來號人,如何騰出兩個班的宿舍給他們住呢?

跟新兵連住大通鋪所不同,潛水中隊都是每人一鋪,根本沒有多餘的牀鋪。加上潛水中隊,也是旅部麾下保密級別較高的部隊,留宿這麼多外人,也是極其不妥的。

正是出於這些考慮,莊海洋才會提前在網上,給戰友在基地外的酒店預定了房間。而這輛大巴車,正是酒店幫忙聯繫的。當然,相關的費用,肯定還是莊海洋支付的。

辦理了入住手續,莊海洋開始聯繫自己的朋友。確切的說,是一個到過南山島,也是直播間的漁粉。對於莊海洋請幫忙,對方也很熱情的答應下來。

“大鳥,我已經到酒店了,怎麼樣,晚上有空嗎?當回地主如何?”

接電話的周旗,很是無語道:“漁人,能不叫這個外號嗎?我說了,我網名是軍艦鳥!”

“軍艦鳥是不是大鳥?我是漁人,你們不也天天喊我鹹魚嗎?少廢話,有空的話,趕緊過來。晚上的話,我還想讓你,帶我嚐嚐當地的特色美食呢!”

對這些到過南山島的遊客而言,他們都知道莊海洋似乎很自來熟。跟他開玩笑,怎麼着都沒事。相應的,莊海洋開起他們的玩笑,有時也會搞的他們滿心鬱悶想吐槽。

網絡上,他們都是直播間忠實的觀衆,又或者說是莊海洋的粉絲。可現實中,跟莊海洋接觸過的人,都覺得這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而周旗,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得知莊海洋這些人,以前在老家的部隊服過役,周旗也覺得這是緣分。可他真沒想到,前兩天竟然會接到莊海洋的電話,還是請他幫忙聯繫購買上百萬的物資。

簡短的通話結束,看到已經分配好房間的衆戰友,莊海洋也笑着道:“怎麼樣?兩人一個標準間,不會嫌檔次太低吧?今晚休息,明天吃過早餐出發。”

“有個睡覺的地方就行,這酒店檔次不錯了。那今晚,咱們怎麼安排?”

面對戰友的詢問,莊海洋也很直接道:“還記得以前到過咱們那邊的周旗嗎?我已經給他打過電話,等他下班就會過來。我琢磨着,要不要把鐵子他們叫出來?”

如今的潛水中隊,跟莊海洋同期服役的戰友真不多。雖然明天就能見到,可莊海洋還是覺得,先把這些老戰友叫出來聚一下。等明天的話,估計就沒那麼方便。

對於這個提議,王言明笑着道:“李鐵嗎?這個時候,他能請到假嗎?”

“應該可以吧!事實上,要是可以的話,我還想單獨請老連長跟苗排他們吃個飯。可他們是軍官,夜不歸營終歸有點影響不好。李鐵他們的話,問題應該不大吧?”

“那先打個電話問問?”

“直接給苗排打吧!順便讓他知道,咱們已經到這邊了。”

“好!那現在就打!”

當苗新民接到莊海洋打來的電話,也很熱情道:“小莊,你們到了?”

“嗯!在城裏的酒店住下了!我想着,明天估計要去旅部坐坐,所以我想先把李鐵他們叫出來,晚上好好的聚一頓。雖然也想請你,可不敢耽誤你們的前途啊!”

“你小子,盡說這些屁話。不過,我們確實不太方便!怎麼?想替李鐵他們請假?”

“是啊!要是在軍營,喝的太痛快,估計影響不太好。要是在外面的話,應該好一些。跟我同期的戰友,中隊估計沒幾個。替他們請一晚假,問題不大吧?”

“行是行!不過你小子記住,他們還在服役,也要注意些影響。”

“請排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就那幾個小子,保證一頓酒喝下來,個個都老實的很!”

如果沒跟莊海洋喝過酒,肯定覺得這話有假。可之前帶隊到過南山島的苗新民,很清楚李鐵那幾個人外出,碰上莊海洋還有那些老戰友,想不醉都沒可能啊!

雖然不是週末,可特殊情況自然也是特殊對待。當李鐵來到隊部,得知莊海洋請他們去聚餐,也很高興的道:“中隊長,小莊跟老王他們都來了嗎?”

“嗯!好像除了朱軍紅那小子,在老家陪老婆坐月子外,之前退役的戰友都來了。等下我讓人開車送你們去酒店,只不過你們都要換便裝,也要注意影響。”

“是!”

“還有一點,你們幾個都要有心理準備,估計今晚不吐上幾回,怕是沒可能!”

一聽這話,李鐵也呲牙道:“只要小莊不插手,其它人的話,我們對付起來,應該也能灌倒他們幾個。要是他們玩的狠,等明天他們來中隊,他們也別想好!”

聽着李鐵說出的話,苗新民也笑罵道:“不錯!只是這話,千萬別提前說,知道嗎?”

“是!”

隨着幾名獲得批准的士官,陸續換上便衣乘座中隊的通勤車離開。中隊不少戰士,也覺得有些意外,不太明白這些士官班長,爲何都一下子全部請假離開。

接到李鐵打來的電話,考慮到酒店門口人多眼雜,莊海洋還是道:“老王,等下你帶人去大堂接一下他們,我去找酒店經理,讓他們安排兩個包廂跟晚宴。”

“好!”

雖然可以去外面吃,可莊海洋想了想,最終還是把聚餐地點直接放在酒店。那樣的話,即便喝醉了,也能直接在酒店開房間休息,不至於造成不好的影響。

找了兩個互通的包廂,莊海洋跟經理道:“晚上的酒水,最好多準備一些啤酒。今晚我跟一幫老戰友聚餐,估計會消費不少啤酒。白酒的話,就算了!”

“好的,請莊先生放心,我們會提前準備好的!”

“嗯!麻煩了!”

到了外面,有錢確實很容易辦事。對莊海洋這種大客戶,酒店經理自然也很熱情。相比住宿的利潤,餐飲的利潤無疑更高。啤酒的利潤不如白酒,可量多也一樣賺錢啊!

當王言明帶着兩個戰友,在酒店門口看到被通勤車送來的李鐵等人,也顯得非常高興。送走通勤車的司機,王言明也把李鐵等人,領到自己下榻的房間。

考慮到人比較多,莊海洋也特意給自己預定了一個套房,外面的房間剛好用來待客。雖然面積不是很大,可擠下這些戰友,自然還是沒問題的。

當莊海洋回到房間,看到這些老戰友,也很高興的道:“鐵子,好久不見!”

“小莊,老戰友過來,你小子不親自接待,是不是不厚道啊!”

“怎麼着?讓老王班長親自迎接,還不知足嗎?當上二期士官就牛了是吧?爲了招待你們,我先前特意跟酒店經理,安排了兩桌大餐呢!當然,還有五十箱啤酒。”

此話一出,李鐵等人也苦笑道:“你小子,這是擺明要放倒我們嗎?”

結果莊海洋一臉嘲諷的道:“就你那點酒量,用的着我親自動手嗎?”

雖然很想回懟一句,可李鐵非常清楚,要是莊海洋也加入戰局,估計他們一個都別想好。看到李鐵吃憋,那些已經退役的戰友,自然也是笑的不行。

邀請來的戰友中,有莊海洋同期服役轉士官的戰友,也有其它戰友一直保持聯絡的戰友。衆人也沒什麼規矩,隨便在房間找位置坐下,聊着一些分別後的家常。

有些同期服役,卻沒被招攬的戰友,也成爲衆人閒聊的對象。只是當李鐵等人,得知王言明等人現在的收入,也很羨慕的道:“你們這幫傢伙,還真幸運啊!”

“沒事啊!你要真想加入,等你二期士官幹完,想來不也一句話的事嗎?”

換做別人,莊海洋肯定不會輕易許諾。可對於李鐵這些親密戰友,他還是點頭道:“鐵子,先安心服役,爭取轉三期吧!真轉不了,那就跟我打漁吧!”

“想轉三期,估計難啊!不過,有了你這話,我總算不用發愁退伍找工作的事了!”

對很多人而言,二期士官在部隊應該都是精英。可退伍後,真正想找到適合的工作,也並非一件易事。至少在王言明這些人看來,跟莊海洋打漁的工作,真心不賴!

對李鐵這些現在還在服役的戰友而言,如果退役之後,還能跟老戰友共事,甚至收入比在部隊還要高,相信也是一件幸事。有這樣一個念舊的戰友,也是一件幸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