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準備慰問品

看着拉上船的拖網被解開,成堆的魚羣傾倒在甲板上。對於這樣的場景,負責分撿的戰友已然見怪不怪。相比剛上船時,還分不清那種海鮮價值高,現在他們都是門清。

價值貴的海鮮,還是活的優先挑出來,而後迅速擡到始終在供氣的水艙內。剩下那些價值一般的海鮮,則留到最後統一分撿,最後將其送入冷凍艙保鮮。

雖然中途送了一些當慰問品,可眼下水艙照樣被填滿。看到魚蟹滿艙,一衆戰友也笑着道:“這下可以回家了!這一趟,咱們又是滿載而歸。”

“是啊!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何海洋每次回家都要休息兩天。真要一年四季,天天這樣整船整船的捕撈。估計要不了多久,周邊海域的海鮮,都要被我們撈乾淨了。”

如果說剛開始有這樣的收穫,可以歸功於運氣。那麼現在這些戰友都知道,換做他們駕船出海,沒莊海洋這位漁老大看海下網,想必收穫肯定沒這麼多。

在海陲鎮待了這麼久,他們都見過一些捕漁船,跟他們一樣下拖網捕魚。有時候,在海里拖了一兩個小時,最後拖網捕撈到的海鮮,依然少的可憐。

用那些漁老大的話說,每次下拖網捕魚,真心靠運氣。若是運氣好,能拖到半網的漁獲,他們就該歡天喜地。類似莊海洋這種爆網的情況,他們更是想都不敢想。

聽着戰友們的閒聊,正在駕駛艙喝茶的莊海洋,很快聽到王言明詢問道:“那咱們啓航回家了?潛艇的事,應該解決了吧?”

“這種事,怎麼可能徹底解決呢?只能說,這次那些傢伙估計嚇夠嗆。”

“那還不是你小子通風報信!我覺得,要是部隊領導知曉你現在的潛水能力,搞不好還真有可能徵召你回去呢!你在海里,簡直跟人形雷達一樣啊!”

“那有這麼誇張!事實上,有時我也需要碰運氣,真要專職從事這個,早晚會出事。如今的聲吶系統越來越厲害,真要靠的太近,還是有可能被潛艇上的人發現。”

“也是哦!以前在部隊,我好像就聽說過,有些潛艇安裝的聲吶,還能防範蛙人突襲呢!”

關於潛艇的事,其它戰友知曉的情況並不多。唯有看過照片的王言明,知曉白天打撈船在海上航行時,那些巡航的艦艇,爲何會在打撈船附近減速慢行。

對這些水面艦艇的指揮員而言,他們應該知道莊海洋就在這艘漁人號打撈船上。有了這樣一條船,他們也等於多了一條義務巡邏船。類似這種事,相信往後也能碰到。

事實上,當水面艦艇跟圍堵的潛艇,將那艘躲避在海溝的‘857’潛艇包圍時。當時用精神力監控的莊海洋,很快看到那些囂張的傢伙,終於變得有些驚慌起來。

雖然聽不懂對方究竟說什麼,可那些艇員驚慌的表情,還是指揮員不時罵出的‘八嘎’,還是令莊海洋知道,他們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藏身處被發現了。

若非在公海之上,他們清楚不可能輕易攻擊,只怕這一次他們還真的在劫難逃。有了這次被圍堵的經歷,相信下次他們再跑這邊來,也會變得更加慎重小心。

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發現,‘857’潛艇還是主動上浮,而後很乖巧告知它們的身份,並表示這只是一次例行的試航。接到警告後,潛艇還是乖乖的朝本國方向離去。

通過這次圍堵,水面艦艇跟水下艦艇,對於這艘新型常規潛艇的技術性能參數,都有了更直觀的瞭解。下次若是再遇上,他們想要搜索防範,也會變得更輕鬆一些。

只不過,這一切跟莊海洋都沒什麼關係。他也相信,部隊不會透露這些消息。而至今都不明白,爲何會被突然圍堵的‘857’潛艇,只怕也不知道它們真正栽在誰手裏。

聽着王言明說出的話,莊海洋也笑着道:“是啊!正是知道這些,每次接近都會混入魚羣之中。雖然我體積顯得大些,可潛艇上的人,應該想不到有人能潛這麼深的海下!”

“也是!不過這種事,往後還是要小心。真要被發現,估計又會成爲一次異常事件呢!”

對王言明而言,那怕他清楚莊海洋的潛水實力,已然超乎常人的範籌。可包括他在內,所有戰友都清楚這事不能對外透露。即便說了,估計也不會有人信。

面對準時且平安歸來的莊海洋一行,留在島上的衆人都很高興。那怕林欣等人,已經習慣這種不時分別的場景,可相比分開,團聚無疑更值得高興。

漁獲賣完,在照例進行的慶功夜宵宴上,莊海洋也很直接道:“過兩天,我準備回老部隊慰問。你們的話,有沒有興趣一起回去?”

“啊!海洋,真的嗎?咱們這麼多人回去,上面同意嗎?”

“放心!早前在南大礁,我跟咱們老連長通過電話,旅部已經同意。只要確認好時間,他們也會安排好的。即便咱們退役了,好歹也是娘家人嘛!”

“去!這次回去,剛好看看我以前帶的那幫兔崽子。”

對這些戰友而言,在中隊的時候,大多都帶過新兵,甚至當過班長。離開部隊後,他們還是會偶爾想起,這些當初退伍時跟他們相擁淚別的戰友。

鑑於這個情況,莊海洋也很直接的道:“那行!只是這樣一來,嫂子,估計你們又要留在家裏看家了。家裏這邊,暫時還真不能沒人。”

“沒事!你們去就好,我們在家待着,反正也習慣了。”

雖然林欣等人也想去,可她們此刻的身份,並非現役軍人的家屬。要是把她們也帶過去,多少還是顯得有些不方便。甚至於,莊海洋原本還想留幾個戰友看家。

可他知道,連他這個退伍時間最長的兵都想回老部隊,何況這些退伍時間不長的戰友呢?有機會回老部隊,他們又怎麼會錯過這樣難得的機會呢?

跟其它部隊有所部隊,莊海洋等人服役的部隊,保密級別還是比較高的。正常情況下,如果沒提前獲得許可,也是不允許隨便靠近營地的。

談妥回老部隊慰問的事,莊海洋也很直接道:“班長,你覺得這次回老部隊,咱們送點什麼慰問品比較好?眼下部隊待遇提升了,副食什麼的,不好送吧?”

“也是哦!按理說,你直接捐錢的話,顯得有些太俗氣了。送其它的,好像部隊也不怎麼缺。要不這樣,你直接採購一批水果,再挑些其它的東西吧!”

“行!那到時候,咱們再好好合計一下,看看送些什麼慰問品過去。具體的數額,暫定一百萬。雖然我也想多送點,可我怕別人會說我燒包啊!”

“可以了!價值上百萬的慰問品,已經是大手筆了。”

相比直接送錢,莊海洋覺得將錢換成物資,應該會更合適些。經過一番合計後,一衆戰友也推薦了不少部隊需要的東西,類似水果、茶葉跟液晶電視之類的都安排在其中。

當徐輝接到莊海洋打來的電話,得知準備了這麼多慰問品,徐輝也笑着道:“你小子,看來真發財了!這些東西,你打算送給中隊還是旅部呢?”

“真要全部送中隊,估計苗排肯定會罵我。早前那幫傢伙,跟部隊的老部隊通過電話,知道咱們中隊的電視有些舊,這次我採購了三十臺高清液晶電視。

我琢磨着,這麼多液晶電視,應該夠旅部分放下去吧?雖然我也想,給部隊贈送一批電子產品。可我知道,部隊採購這方面的物資,都是內部採購的吧?”

“嗯!看來退伍了,你的警覺性還沒丟。行吧!你準備的這些東西,相信旅部領導也不會拒絕。要不是那天去開會,我還真不知道,你小子身家近億了。”

“沒這麼誇張!想過億,估計還要努力打拼兩年才行。”

“說你胖,你還喘上來。行,等下我跟旅部領導彙報一下,到時再回你電話。”

除了給調到旅部的老連長打去電話,莊海洋自然忘不了,給現任的潛水中隊長苗新民打出電話。得知王言明等人都會回來,苗新民也笑着道:“歡迎啊!”

“苗排,其它慰問品,估計要讓旅部直接下發。你跟中隊的領導,直接送你們幾瓶好酒,應該不犯紀律吧?這好酒,等我們到中隊時,再把它消滅掉,如何?”

“你這傢伙,回老部隊慰問,還自帶酒水嗎?行!那我就等着你的好酒!”

考慮到這麼多物資,肯定無法在南洲這邊採購。畢竟,旅部駐地在嶺南下轄的一個市區,莊海洋直接委託朋友,幫忙準備好這些東西。等人到了,直接裝車啓運就行。

將家裏的事情安排妥當,莊海洋一行直接開着遊艇抵達本島。而後一行人,直接乘座飛機抵達旅部所在市的機場。雖然一行人穿着便裝,可還是吸引了不少旁人的注意。

究其原因,或許還是王言明一行退伍時間都不算太長,身上還留有一絲兵味。坐立行的姿勢,只怕跟普通人也不一樣。想不受人矚目,似乎都有點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