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零章 真是福將啊!

跟王言明等人是第二次過來,林子濤他們則是第一次踏足南大礁。看着連夜開伙的炊事班戰友,王言明等人也很熟絡,從打撈船上搬下一些物資,做爲夜宵的食材。

那怕刀斌覺得用不着這樣,可王言明還是很堅持。他很清楚,南大礁的物資補給,都是定期運過來。多消耗一些,就有可能令駐礁的戰友少吃一些。

儘管如今的守礁生活,要比以前幸福許多。可在王言明等人看來,跟駐紮沿海的部隊相比,守礁官兵的生活無疑更辛苦。有時想吃頓好的,也要等待適當的時間才行。

看着一筐筐擡下船的海鮮,刀斌也笑罵道:“老王,咱們就吃個宵夜,吃的了這麼多嗎?”

“吃不完,你不會讓炊事班凍起來嗎?怎麼着?看不上我們打的漁嗎?”

面對王言明的吐槽,刀斌也覺得很無語。好在看過養在水艙的魚,他知道撈的這些,其實也算不上太多。但對守礁官兵而言,想吃到鮮活海鮮其實並不容易。

很多時候運到礁上的海鮮,大多都是冷凍過的。能吃到這樣新鮮的海鮮,相信戰士們也會很高興。得知消息的陳志均,最終也只是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等莊海洋跟旅部領導通過電話,陳志均也適時道:“走,咱們去食堂吧!這個時候,廚房應該做好宵夜了。晚上,咱們好好喝兩杯!”

“陳排,還是算了吧!你真要放開喝,估計等下肯定要躺着回去。真讓那幫傢伙鬧騰起來,估計還是很麻煩。我這邊,等下還是要回海上,那樣比較好。”

相比駐紮在沿海的部隊,守礁部隊需要承擔的任務也很多。加上今晚發生這些事,之後肯定也會有艦隊的人跟礁上聯繫。做爲礁長,喝醉就有些不像話了。

聽到莊海洋說出的話,陳志均想了想苦笑道:“這麼說,今天又沒辦法暢快喝一次了?”

“有機會的!前次不是說了嗎?等你下次休假,真要想喝酒,隨時給我打電話,到時我派船來接你都行。除了這艘新定製的打撈船,遊艇跟快艇我都買了一艘呢!”

“知道你小子有錢了,找機會跟我顯擺嗎?行,等下次休假,一定找你們喝酒去。”

憑藉這次發現潛艇的事,陳志均在旅部領導心中的印象無疑也更好。將來若有合適的職務,相信也會優先考慮他。畢竟,誰都知道擔任守礁的礁長,工作壓力還是不小的!

正在食堂閒聊的衆人,看到終於出現的陳志均,還有礁上的其它軍官,也紛紛起立問好。即便其它軍官都是第一次見,可做爲退伍軍人,他們還是很尊重這些職業軍人的。

等炊事班準備好三大桌的夜宵,莊海洋也笑着道:“劉班長,辛苦了!知道你們平時不喝酒,可今天機會難得,我敬你一杯,一定要好,陳排,允許吧?”

“行!老劉,那你就跟這小子喝兩杯,你的酒量我還是知道的。”

“是,礁長!”

得到陳志均的允許,炊事班長也笑着道:“先前聽刀排說,你的酒量很好。所以,我就代表炊事班,感謝你們再次提供新鮮的海鮮,讓我們又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這些都是應該的!論番號,咱們好歹也是自家人嘛!要不,吹一瓶?”

隨着莊海洋說出這話,炊事班長看了看其它人,只能苦笑道:“那我只喝這瓶,論兵齡,你們在坐的,都是我的老班長,真要每人喝一瓶,我估計真倒了。”

“也行!你跟我喝一瓶,其它人的話,你隨意就好。陳排他們是軍官,今晚估計還有其它的戰備任務,肯定不能讓他們多喝。那咱們,也隨意喝點,我們等下也要出海呢!”

“好!那就吹一瓶!”

相比一杯一杯的幹,當兵的似乎都喜歡一瓶一瓶的吹。原本還想把陳志均等人灌醉的戰友們,最終只能把集火目標,轉移到刀斌跟炊事班的戰士身上。

等到最後,炊事班準備的菜,並未消耗太多,酒水卻喝了不少。令刀斌無語的是,莊海洋跟前次一樣,那怕喝的最多,看上去依然跟沒事人一樣。

以至結束時,刀斌也很無語道:“等下次有機會,你去我老家玩,我請你喝老家自醉的馬奶酒。我就不相信,灌不醉你小子。”

“怎麼?刀班長要打擊報復嗎?我可記得,當初你在中隊的時候,經常說自己是草原的漢子,喝酒跟喝水一樣。現在看來,你這草原的漢子,也有認熊的時候啊!”

“沒辦法!碰上你這樣的海量,不認熊也不行啊!”

經過這次的再聚,刀斌跟這些老戰友的感情,無疑又被重新續了起來。對刀斌而言,調到南大礁這邊來帶兵,早年相識的戰友,或許僅有調過來當礁長的陳志均。

在守礁官兵眼中,他雖然是三級士官,又代理了排長職務。可對刀斌而言,他還是更喜歡以前老部隊的氣氛。到了這邊,一切似乎都要重新開始啊!

正如莊海洋所說的那樣,陪着喝酒的時間裏,值班的軍官也派戰士過來喝陳志均,告知有艦艇抵達南大礁附近。除了水面艦艇之外,上面還派遣了潛艇圍堵那艘‘857’。

離礁之時,需要待在值班室的陳志均,也只能在門口送行道:“小莊,老王,兄弟們,多保重!往後要是在附近,想過來歇歇腳,隨時我給打電話。”

對於這樣的邀請,莊海洋還是笑着道:“雖然你是礁長,可我們現在畢竟是老百姓。要是我們的船,經常進去南大礁,別人還指不定會怎麼想呢?無事不擾,有事才來!”

“臭小子,客氣一下都不行嗎?那好,那就祝你們一路順風。另外等下,要是有什麼需要,上面也會有人直接聯繫你的。有什麼情況,你給我打電話都行!”

“明白!守衛海防,人人有責!陳排,你們也多保重!”

雖然已經退伍,可衆人離開時,還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對戰士而言,軍禮才是最親切最鄭重的禮節。而刀斌的話,還是將衆人直接送到碼頭這邊。

沒握手,也沒道什麼珍重,兄弟式的擁抱後,衆人也紛紛登船。在守礁官兵的目送下,停靠不久的打撈船,很快趁着夜色,又駛進了遠處茫茫的大海之中。

面對王言明的詢問,莊海洋看了看海圖道:“往這個地方開吧!我也想看看,那艘潛艇這個時候,是不是還沒走,依然待在附近的公海遊弋潛伏呢!”

“你先前不是說,艦隊已經派水面艦艇跟潛艇展開搜索嗎?咱們過去,不合適吧”

“沒事!又不是演習,附近這片海域,相信漁船應該也不少。實在不行,等下找個水位稍淺的海域,你們下錨休息,我繼續去海里浪幾圈。”

“行!不過,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看似莊海洋提供的情報很及時也很清晰,可後續艦艇趕來,能否找到那艘在附近遊弋的他國潛艇,還真是未知數。對此,莊海洋也想出份力嘛!

對這艘舷號‘857’的潛艇而言,只怕他們的指揮官,應該也喜歡玩這種海底躲貓貓的遊戲。在艦隊搜尋它們蹤跡時,它們何嘗不是對艦隊實施反跟蹤跟收集情報呢?

到達距離先前下錨不遠的海域,莊海洋再次潛入水中。望着很快消失的身影,打撈船上的戰友也感慨道:“這傢伙,越來越BT了!這外號,改成人魚應該再適合不過了。”

“行!別跟這傢伙比,要不然你會鬱悶至死的!咱們的話,還是洗洗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幹活呢?那家夥,下了水,估計又要折騰到很晚才會回來呢!”

如同這些戰友所想的那樣,入海之後的莊海洋,也開始在三百米水深的地方,開始釋放精神力展開搜索。在這個位置,他能感應到五百米水深的物體存在。

那麼大一艘潛艇,只要被他搜索到,肯定逃不出他的監控。令莊海洋意外的是,他很快發現了一艘潛艇的存在。只不過,這艘潛艇似乎是本國的常規潛艇。

看到本國的潛艇,莊海洋想了想道:“看這樣子,估計那艘潛艇還沒找到!頭上有水面艦艇,下面還有己方的潛艇,那艘潛艇又會躲到什麼地方呢?”

想到這裏,莊海洋開始沿着有海溝的地方展開搜索。在他看來,附近海溝衆多,那艘潛艇如果沒走,勢必還躲在海溝裏,避開潛艇跟水面艦艇的搜索。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莊海洋,終於再次看到那艘舷號‘857’的潛艇。雖然很想,讓其直接沉到海底。可他知道,這樣做後果還是很嚴重的。

迅速浮出水面的同時,掏出攜帶的潛水手機,查看到相應的參數,找準打撈船所在的方向,莊海洋又迅速游回打撈船,再次撥通南大礁陳志均的電話。

接到電話的陳志均,也很驚訝的道:“你小子,真是福將啊!行,我立刻彙報上去!”

得知那艘潛艇,躲在海溝深處隱藏了起來。負責搜索的水面艦艇跟潛艇,也迅速合圍過去。而此時的莊海洋,則依舊躲在附近看熱鬧,他想看看那艘潛艇這下又會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