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九章 看我的本事了!

被邀請到食堂休整的戰友們,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看到以前的老班長,還有熟悉的軍營跟海軍藍,這些退役的戰友也覺得非常高興跟親切。

對很多有過軍旅生涯的人而言,尤其是那些將青春奉獻給部隊的人來說,脫下軍裝那一刻的難受,不亞於脫掉一層皮。這也是爲何,即便退伍還愛穿迷彩的原因。

那怕沒了軍銜跟領花,穿着迷彩服也覺得親切自在。對錢雲鵬這些士官而言,看到刀斌肩上的三級士官軍銜,還是有些羨慕。好在他們現在的生活,似乎也令別人羨慕。

閒聊過程中,刀斌也好奇道:“老吳,你們現在跟小莊一起幹活,很自在吧?”

“還行!比在部隊輕鬆,收入方面也不錯。”

“說說,你們現在一個月的工資,有在部隊時高嗎?”

結果令刀斌鬱悶的是,沒等吳興城開口,以前被他帶過的錢雲鵬就笑着道:“刀班長,我勸你還是不知道的好。要是知道了,我估計你會很鬱悶的!”

“什麼話?我現在的工資也不低呢!各項補貼加起來,也不少呢!”

“嘿嘿!班長,雖然我們都知道,部隊這兩年提高了士官的工資待遇。可真要跟我們比,應該還是差一些。只不過,當初要是能留在部隊,我還是願意留下的。”

對很多士官而言,也許退伍後能拿到比在部隊更高的工資。可事實上,人在部隊的話,基本沒什麼開銷花費可言。衣食住行部隊都包了,發的工資基本都能存起來。

越是如此,刀斌反倒越是好奇道:“錢雲鵬,你小子皮癢了是吧?趕緊說,你們現在收入多高?要是待遇好,服完這一期的士官,我估計也要退伍回地方了。”

“以你的軍齡,應該可以轉業吧?”

跟一級以及二級士官不同,三級士官退役基本會安排轉業。當然,如果退役的士官,選擇放棄就業安置,也能領到更高的補助金。

所以刀斌也很直接搖頭道:“我老家在草原,我轉業回去的話,除非能分到公檢法部門,真要給我分到其它的部門,你覺得那些工作我做的來嗎?還不如自主擇業呢!”

“離你轉業,時間還早吧?安心服你的役,指不定還能轉四期呢?”

“難!咱們部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除非是技術兵種,否則想轉四期,難啊!”

老戰友共聚一堂,自然有說不盡的話題。而此時的莊海洋,則待在南大礁的通訊室,跟旅部的現任領導彙報有關發現潛艇的事。在此之前,旅部領導也有拿到有關他的資料。

現任旅部一號,看到莊海洋之前還替老部隊,打撈到幾具外軍放置的潛航器,也很高興的道:“徐參謀,這是你帶過的兵?”

“是的,一號!原本當初,有想過讓他留隊轉士官,結果這小子有點心高氣傲。參加蛙人選拔落選,就選擇了退伍。現在看來,這小子的潛水能力,確實很厲害。”

“嗯!那怕退伍了,還能心繫戰友跟老部隊,這小子不錯。據我所知,當時他註冊一家私營打撈公司,咱們旅部也跟地方打過招呼。看來這小子,現在混的不錯啊!”

“是的!從目前我們所掌握的資料,短短兩年左右的時間,他就積累了上億的財富。值得欣慰的是,這小子跟其它人不一樣,交納稅收還是很積極的,是當地的納稅大戶呢!”

“不錯!雖說眼下咱們海軍也在快速發展,可每年依舊有不少優秀的士官復員轉業。若是能多培養幾個這樣的人出來,咱們退伍安置工作也會好做許多啊!”

“是的!最重要的是,潛水中隊退役的那些士官,到了他創辦的公司,一直都保持不錯的專業水準。他定製的那艘打撈船,如果有需要,也能隨時做爲應急救援船。”

被調到旅部擔任作戰參謀的徐輝,也從未想過這位帶過的兵,退伍後會給他帶來這麼多的好處。現任中隊長苗新民跟他說起過時,他還是覺得很欣慰。

現在旅部領導詢問,做爲老連長的他,自然也會爲老部下美言幾句嘛!

等陳志均彙報完,拿着電話道:“小莊,徐連想跟你說幾句,他現在是旅部的作戰參謀!”

“啊!老連長嗎?這會,應該是兩毛一,高升了吧?”

結果這話被徐輝,還有旅部領導聽到後,也忍不住會心一笑。唯有徐輝稍稍黑臉,無奈的對着開了免提的電話道:“莊海洋!”

“到!”

“你小子說話注意點,我現在是代表旅部領導問話呢!”

“是,老連長,你問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

詢問莊海洋如何發現這艘神祕潛艇的過程,很快有領導詢問道:“小莊,當時你在什麼深度?另外你發現潛艇的同時,潛艇是否有發現你的存在?”

“報告,深度應該在二百八十米左右!當時潛艇處於勻速巡航狀態,應該沒發現我!”

聽到這裏,很快又有領導問道:“據我所知,你應該有一家涉及沉船打撈的公司。那麼你跟那些退役的士官,應該有一直堅持潛水訓練吧?成績如何?”

關於這個問題,莊海洋想了想道:“領導,這個還真沒具體統計過!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平時在海上打漁,或在我老家的島上,我們都會進行一些適應性訓練跟體能訓練。

除我之外,其它戰友的深潛深度,跟他們在部隊差不多。正常情況下,我們潛水訓練都不會超出三百米的深度。對於我的話,攜帶氧氣瓶的話,這個深度還是沒問題。”

“那你潛過最深的水深是多少?”

“三百五十米左右吧!”

此話一出,徐輝也趕忙道:“小莊,在領導們面前,不要說大話,知道嗎?”

“連長,放心!要是沒試過,我肯定不敢說。事實上,退伍之後,我一直從事相關的工作,也有保持部隊養成的鍛鍊習慣。這個深度,我確實能做到。”

攜帶水肺潛水的世界紀錄,應該也在這個深度。可在潛水中隊待過的莊海洋,很清楚部隊有些真正的精英,他們真正擁有的實力,絲毫不亞於所謂的紀錄保持者。

這種情況,不光在國內的軍隊中存在,在外軍的專業兵種中同樣存在。既然別人可以做到,那麼莊海洋能做到,應該顯得有些過於突出,卻也不至於成爲另類。

如果這些領導知道,即便不攜帶水肺氧氣瓶,莊海洋也能潛入五百米深的海水下,估計那才會被真正的震驚。因爲這種能力,已經超出常人所能達到的範籌。

根據莊海洋提供的情況,似乎也應證作戰參謀也分析出的情況。發現潛艇的那片海域,深度也在三百至五百米左右。正常情況下,潛艇也不會潛的太深。

談到最後,旅部一號也笑着道:“小莊同志,鑑於你提供了這麼重要的信息,你想要什麼獎勵呢?當然,太實質性的獎勵,只怕我們也給不了哦!”

面對旅部一號的詢問,莊海洋隨即道:“領導,我想回老部隊慰問一次,送點慰問品,看望一下老領導跟部隊的戰友。當然,除了我之外,還有其它的戰友。”

“這個可以啊!再怎麼說,你也是部隊出去的,回來探親,我們歡迎啊!”

“那好!另外有個不情之請,也希望領導可以考慮一下。”

“行,你先說說!”

“情況是這樣的!領導應該知道,我註冊了一家私營打撈公司。雖然這家公司成立時間不長,可去年跟今年都有所收穫。可這樣一來,我們也被國外的公司給盯上。

打漁或打撈沉船,我跟我戰友自然都是專業的。可安保方面,我還是需要請些專業人士。我知道,老部隊每年也有退役的陸戰精英甚至蛙人,我能不能招聘幾個?”

“你跟國外打撈公司有衝突?”

做爲周邊海域的守衛者,近年來有關外籍打撈船,經常越境盜撈沉船的事,也時有發生。這種情況下,旅部其實也有接到上面的通知,加強這方面的管控。

等莊海洋把前次,被跟蹤監視還有在海上差點正面衝突的事說出後,旅部領導也很直接道:“給南洲海事大隊去電,將前次打撈船越境的案件資料,發一份過來。”

“是!”

清楚莊海洋會有這種擔心,其實也實屬正常。從部隊退役的士官中,調濟幾個戰鬥精英推薦給莊海洋,無疑也是一件好事。再怎麼說,他們也算照顧一下娘家人嘛!

結果到最後,旅部一號也很直接道:“這事,等你下次過來,咱們再談。涉及士官安置,我們原則是尊重他們的選擇。能不能招攬到他們,就看你的本事了!”

“是,謝謝領導!我相信,他們來我公司工作,一定不會失望的!”

相比招聘潛水中隊的老戰友,那些戰鬥部隊出來的精英,有些退役後,幾年內都無法離境,部隊自然也會格外重視。所以,他們的就業安置,也就顯得很重要。

正常情況下,這一類退役的士官,也是很多公司優先招聘的對象。反觀莊海洋註冊的公司,想參與這種人才競爭,也要先獲得旅部領導的首肯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