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八章 消息屬實嗎?

跟往常一樣出海打漁,爲開闢更多的航線,也爲瞭解更多海域的情況。正常情況下,莊海洋都會選擇在其它遠洋漁船活動的海域打漁,不會過於到太遠的海域去。

每到一處新的海域,等打撈船下錨休整時,莊海洋總會溜到海里,讓定海珠汲取這片海域的能量同時,也順便看看這片海域的漁業資源如何,找準下拖網的地方。

只是令莊海洋跟一衆戰友感慨的,還是不論到那片海域,都能看到本國漁船的身影。除了休漁期,很少能看到出海的漁船,其它時候很多漁船都是忙碌不休的。

對從事打漁行業的漁民而言,隨着每年休漁期的出現,真正適合打漁的時間已然少了幾個月。要是其它時間再不努力,一年到頭賺到的錢只怕更少了。

潛入海底,釋放出定海珠暢遊大海的莊海洋,如同海魚一般看着周圍海中的情況。偶爾碰到遊弋的魚羣,對莊海洋這種不速之客,魚羣似乎也不懼怕。

正當莊海洋覺得,這次只怕又沒什麼收穫時,前方水下傳來的動靜,卻令他立刻收回定海珠,並迅速潛入到旁邊的海水中,靜靜看着那艘龐然大物。

“呃!這好像是潛艇吧?從外形看,好像不是國內的潛艇啊!先拍張照再說!”

那怕離開部隊有一些年,可國內服役的潛艇型號,莊海洋多少還是知道的。將潛艇用攜帶的水下相機拍完照,不敢貼太近的他,隨即又釋放出精神力。

當腦海中呈現潛艇內部的艇員情況,莊海洋隨即收回精神力道:“果不其然!”

知曉潛艇來自那個國家,莊海洋也清楚這片海域是公海,按理說各國潛艇都能正常通行。可這片海域的情況,多少還是有些複雜,該國潛艇按理說不應該跑這麼遠。

想到這裏的莊海洋,沒再繼續逗留,而是直接游回打撈船。找到王言明道:“班長,咱們這裏距離南大礁應該不是很遠吧?你現在啓航,咱們去那邊走一趟。”

“出什麼事了嗎?”

“你看?這是我先前在水下潛水,用水下相機拍攝的東西!”

將拍攝到的潛艇相片,遞給王言明看了一下,對方眼神瞬間凌厲起來道:“在那個方向發現的?這潛艇,看編號不是咱們國家的吧?”

“沒錯!你想想,咱們現在所處的這片海域,之前不是一直跟他們有爭議嗎?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的潛艇爲何出現在這裏。但我覺得,這情況應該及時上報。”

“嗯!雖然這裏是公海水域,可咱們的潛艇也經常在這一帶活動。如果我沒看錯,這應該是該國最先進的常規潛艇,具有跟蹤與監測的能力,很不好對付!”

可話剛說完,王言明又道:“這種潛艇,一般在兩三百米的海下潛航,你怎麼發現的?”

“嘿嘿!對我而言,這個深度不算什麼的!行了,我先給陳排打個電話,跟他說明一下情況。咱們要上礁,也需要提前打招呼的。”

“嗯,行!那我立馬開船!”

其它人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可看到明明下錨休整的打撈船,又再次啓航出發。來到駕駛艙的戰友,也好奇道:“老王,怎麼又開船了?要去新的地方嗎?”

“是啊!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藉助衛星電話,莊海洋聯繫之前見過的南大礁礁長陳志均,將發現的情況告知後,陳志均也很激動的道:“海洋,你覺得,這艘潛艇編號是857?”

“是的!潛水時,我剛好帶了水下相機,還拍了幾張相片,艇首的編號很清晰。”

“好!你現在趕緊過來,我立刻向上面彙報。對了,把你發現潛艇的方位告訴我一下!”

隨着莊海洋說出發現潛艇潛航的大概方位參數,掛斷電話的陳志均,立刻用內部電話,撥通旅部的電話。負責值班的軍官,得知消息後道:“消息屬實嗎?”

“參謀長,打來電話的人,也是咱們老部隊的退伍兵。雖然他現在是漁民,可他才下都是潛水中隊退役的士官。而且他說了,還拍到相片呢!”

“好!這個情況,我會立即上報。等他到了,立刻把拍到的相片發出來。該死的,這艘潛艇我們已經碰到過數次,可每次都讓它給溜了。這次,一定要把它挖出來!”

“是,我等下就通知他們,以最快速度趕過來。他們所在的海域,距離這邊並不遠!”

“嗯,好!既然是咱們老部隊的兵,還是你原來帶的兵,那好好招待一下。”

“是!”

廣闊的大海之中,每天遊弋的潛艇數量自然不少。對很多潛艇而言,如何先一步發現對手,也是很關鍵的一環。誰率先發現目標,戰時便能提前發射魚雷擊沉對手。

相應的,潛艇一旦在公海水域碰到,往往都會上演一出‘躲貓貓’的戰術。如果明知對手的潛艇在附近,偏偏己方又找不出來,那無疑是件很危險的事。

這艘舷號‘857’的潛艇,對負責這片海域戰備巡航的潛艇而言,也碰到過幾次。結果每次,都被它悄無聲息的躲開。這對巡航的潛艇而言,也是種無聲的羞辱。

明知對手在附近卻找不到並且跟蹤不了,那麼一旦交手,其後果不言而喻!

當參謀長把情況迅速彙報後,很多人都被連夜召集起來。幾位作戰參謀,拿着陳志均提供的潛艇方位參數,很快道:“參謀長,情況應該屬實,857經常在這一帶活動!”

“好!通知我們臨近的水面及水下艦艇,立刻趕往附近海域。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它溜了。我就不相信,這艘潛艇不會露出任何馬腳來。”

“是,參謀長!”

而此時的南大礁,很多正準備休息的戰友,也聽到急促的緊急集合聲。看到迅速集結的守礁官兵,陳志均也適時道:“等下有船過來,所有人做好警戒!”

“是!”

跟前次一樣,剛剛抵達南大礁附近,站在船頭的莊海洋,便看到提前在附近海域巡邏的守礁快艇。隨即道:“班長,發信號,告知巡邏快艇,我們到了。”

“收到!”

將打撈船的大燈,連續關開了三下,兩艘快艇隨即迎了上來。看到登船的陳志均,莊海洋也笑着道:“陳排,親自來接,有點受寵若驚啊!”

“你小子,行了!不跟你廢話,相片呢?”

將水下相機,直接遞到陳志均的手中。看到相機中,莊海洋把潛艇的前後左右都拍的很清晰,他也很興奮的道:“果然是它!這下,終於知道它的廬山真面目了。”

聽到這話的莊海洋,也隨即道:“這艘潛艇,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這應該是他們最新研製的新型常規潛艇,靜音跟動力系統,只怕都有很大的提升。最短這段時間,這傢伙經常在附近活動,監視咱們的艦隊行蹤。”

“如此囂張嗎?咱們的艦艇,發現不了它的存在嗎?”

“很難!行了,告訴你這些,已經有些違反紀律了。繼續開船,等到了礁上,咱們再慢慢聊!這件事,旅裏跟基地都很重視,我需要把相片第一時間傳過去。”

“好!班長,加速前進吧!”

打出‘前進’的手勢,王言明也沒多說什麼,跟在兩艘巡邏快艇下,再次把船停靠在南大礁的碼頭上。等看到刀斌時,不少戰友都顯得極其興奮。

高興的道:“老刀班長,好久不見啊!”

雖然前次莊海洋來過一次,可這次登島的人,無一例外都是潛水中隊的老戰友。對調到南大礁的刀斌而言,看到這麼多以前的老戰友,同樣顯得很高興。

有些守礁官兵,看到從船上下來的人,也認出有幾人以前來過。不同的是,之前開來的船,跟今晚開來的船,似乎有些不一樣。

考慮到有正事要做,陳志均也適時道:“刀斌,你負責招待一下這些老戰友,帶他們去食堂坐。讓炊事班,搞點夜宵,等下陪戰友喝兩杯,不許喝多。

海洋,你跟着我,等下估計上面有領導,會詢問你具體的情況。放心,旅部領導都知道你小子的事。要是他們問什麼,你放心大膽說就行。”

“嗯!行啊!沒想到,退伍了反倒有機會,跟旅部首長們打交道啊!”

那怕有人會懷疑,莊海洋爲何能拍攝到這麼清晰的潛艇相片。可當時莊海洋所處的深度,應該在兩百米左右。穿戴潛水裝備,要潛到這種深度,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只要莊海洋不說,旅部那些領導又怎麼可能知道,當時他是自由潛水呢?

真要知道的話,只怕真會有領導考慮,把他再召回部隊去。雖然以前也想過,可現在還是希望生活的更自由一些,替國家做事可以,約束太多反倒不方便。

當幾張相片被迅速傳回旅部作戰會議室,看到如此清晰的圖片,很快有相應的作戰參謀道:“這艘潛艇的動力系統,果然跟以前的不一樣,外型也有所改變!”

有了如此清晰的相片,通過潛艇的外形結構,這些經驗豐富的參謀,也能判斷出這艘新型潛艇,性能相比其它的有那些程度的改變跟提升。

這也意味着,這幾張相片確實彌足珍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