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七章 越來越專業了!

如同很多戰友所想的那樣,打漁才是他們的主業,打撈沉船反倒成了副業。可不論主業還是副業,只要能增加收入,他們都是願意的,無非都是出海作業而已。

關於解出的翡翠,後續如何銷售的事,莊海洋也不會過多插手。那堆打撈到的翡翠原石中,真正極品的翡翠已經被他收入囊中,只待適當時機將其解出來即可。

現階段,不差錢收藏寶貝也不少的莊海洋,自然用不着把這些可保存的東西消耗掉。只是想到老屋存放的寶貝,他覺得安保措施,確實有必要加強一下。

考慮到自家老屋存放的東西越來越多,跟王言明還有周紅傑商量一番,莊海洋最終決定將一幢老屋改造成食堂。那樣的話,或許對他跟戰友們都方便。

面對莊海洋的考慮,王言明也笑着道:“早就應該這樣了!雖然我們都知道,你小子每天都早起,可紅傑天天早起過來,只怕也會不方便。

反正島上空的房子不少,改裝一幢老屋做食堂,下次遊客過來也方便。老屋大多都兩層,上面甚至還能搞些包廂,方便一些情侶遊客,不受打擾進餐呢!”

聽完王言明講述的這些話,莊海洋也笑着道:“那你以前幹嘛不說?”

“怎麼說呢!有了食堂,確實方便許多。可天天聚在你家吃飯,其實也熱鬧,更容易促進咱們之間的感情。真要有食堂,到時吃飯時間肯定就沒那麼固定了。”

對待同一件事情,每個人的看法肯定不一樣。有人覺得,天天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吃飯,有種大家庭其樂融融的感覺。也有人覺得,這樣不衛生而且太鬧騰了。

不管如何,既然莊海洋想改造一個食堂,那其它人肯定不會有什麼意見。反正村子面積不算大,就算往後去食堂吃飯,戰友還是能經常湊一起熱鬧的。

有了改造出來的食堂,往後遊客過來玩,相信也更願意點些自己愛吃的。反正有遊客在的時候,島上有兩個廚師,遊客有需要,還能吃點小竈什麼的。

只不過,享受這種單獨的服務,自然也是需要額外收費的。這種變化,暫時也不知是好是壞,或許只有等下批遊客過來時,聽取那些遊客的意見才會知道。

但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往後島上有遊客,莊海洋的老屋就不會顯得那樣鬧騰。比如李子妃愛折騰的花花草草,院子裏也有位置種植更多一些了。

關於這個想法,李子妃也笑着道:“可以啊!有了固定的食堂,其實遊客也方便。要是天天在咱家吃飯,有些遊客也會覺得打擾。我相信,遊客不會有意見的!”

趁着打撈到第二艘沉船,莊海洋也在島上多待了兩天。一來,也是讓戰友更好的休息調整,二來也正好做一些規劃跟佈局,把漁村各項設施搞的更完善些。

閒不住的戰友,也能駕着漁船出海,一邊訓練保持身體素質的同時,還能額外打些魚蟹,將其放養在後山的網箱內。至於錢不錢的,這些戰友其實也不在意。

趁着在家休息的時間,莊海洋又連續開了兩天的直播。對於關注直播間的用戶,看到這位主播,帶着戰友在海里抓龍蝦,甚至還摸到鮑魚,也是非常感興趣。

很多用戶在直播後都道:“相比看錄播出遠海打漁,我覺得這種直播更真實些!”

“嗯!其實漁人老家附近的漁業資源,還是蠻豐富的!”

“是啊!就是不知道,主播啥時再開門迎客啊!”

每次開直播,李子妃大多都會收集用戶反饋的一些問題跟信息。針對這種情況,莊海洋也只能順從民意,又接待了兩批有錢還有閒暇時間的遊客光顧。

當這些遊客抵達南山島,看到用餐的地方,已經有了專門的食堂,也覺得很新鮮。以前那些遊客享受的待遇,他們自然都能享受。但食堂,他們算是首批體驗的遊客。

看到二樓改裝出來的包廂,很快有遊客道:“漁人,看來你的小日子,越來越有滋味了!”

“想說我小資是吧?可惜,我個人不太愛喝咖啡,可我知道你們當中,肯定有人會喜歡。二樓包廂的位置,也能看到不錯的風景。沒事,泡杯咖啡閒坐一會,也很享受吧!”

“嗯!確實不錯!要是不去海上,沒事來這坐坐,應該很有趣!”

針對這些遊客說出的話,莊海洋也很直接的道:“讓你們高興而來,滿意而歸,一直也是我希望做到的。這座新開的食堂,其實也是爲了方便你們休閒娛樂之用。

只是有一點希望大家都體諒一下,那就是這些服務,肯定需要另行收取一些費用。當然,我這裏都是明碼標價,你們要是覺得接受不了,那我只能說聲抱歉。

還有就是,島上沒專業的咖啡師,咖啡卻是我專門託人採購的好貨。其它的小吃或酒水,聚餐的時候自然都是免費。如果額外提供,還是需要額外付費的。”

按人均收取的費用,能享受到的待遇自然也是一樣的。現在有人想額外獲得一些與衆不同的服務,多付出一些成本,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在看過收費的價目表,再看過提供的飲料,跟外面超市沒什麼不同,這些遊客都顯得長鬆一口氣。從價目表也能看出,莊海洋提供這些服務,真心沒想過賺錢。

一些經常喝咖啡的遊客,看到莊海洋提供的咖啡豆,也很意外的道:“漁人,這些咖啡品質很高啊!你這些咖啡豆,應該都是進口的吧?”

“嗯!託朋友買的,他比較懂行。我的話,你們都知道的,茶還能分清好壞,咖啡是真不懂。不過,我還是蠻相信我朋友,他推薦的咖啡豆,想來品質還是有保證的。”

“確實!看來下午或晚上,沒事也能過來嘗一杯咖啡了。”

不出海待在島上,除了四處閒逛,確實沒什麼休閒娛樂的地方。現在有了改裝出來的食堂餐廳,沒事來二樓坐坐,聽聽音樂喝喝茶或咖啡,確實也不錯。

最令遊客們意外的,還是島上有了看上去很專業的導遊。看到負責講解的阿瓦依,遊客也笑着道:“漁人,你這接待遊客的項目,看上去越來越專業了。”

“還行吧!阿瓦依是我戰友的未婚妻,以前在老家幹過幾年導遊。平時不接待遊客,她也會在島上幫忙做點事。現在你們來了,她也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確實!要不是你說,我們還真不敢相信,她會是少數民族的人呢!”

儘管以往遊客登島,都是莊海洋兼職解說跟導遊。現在有了阿瓦依這個更專業,也更令人賞心悅目的女導遊,前來遊玩的遊客自然也覺得更舒服些。

事實上,今年登島的兩個女家眷,莊海洋還是對阿瓦依最滿意。相比吳興城的女友,或許因爲在都市長大顯得有些嬌氣,阿瓦依則顯得更樸實更勤快一些。

可對阿瓦依而言,看到莊海洋給予的這些工資待遇,她也是很高興的。年底即將完婚的小兩口,都指望這位老闆發工資攢錢,這樣優厚的工作誰不珍惜呢?

何況,相比以前在家幹的那些活,如今在島上的工作,跟以前在老家幹導遊時完全不同。收入高了,工作量還少了。難得有表現的機會,自然要好好表現一下了。

對其它負責接待的戰友而言,那怕接待遊客的收入比不上打漁。可他們現在,也都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偶爾接待上島來玩的遊客,其實也能多接觸一些外面的事。

都是年青人,平時工作跟以前待在部隊差不多。有遊客過來,他們也能知道更多外面發生的事。這樣也不至於讓他們產生一種,似乎跟繁華都市隔離的感覺。

接待完兩批登島的遊客,在趙鵬林一行忙着接待國內外珠寶公司的採購負責人時,莊海洋再次帶着戰友出海打漁。得知消息的趙鵬林,也着實顯得有些無奈。

最終道:“既然那小子這麼放心,那咱們還是少打撈他。畢竟,之前我們便說好,他只負責搞來東西,而銷售這種事,就全權交給我們負責了。”

“這傢伙,當成甩手掌櫃來,比我們都牛啊!”

跟趙鵬林基本不怎麼管事相比,其它股東經營的集團或公司,大多都聘請了專業的經理人團隊。即便如此,有關公司的一些事務跟決策,依然離不開他們過問跟做決定。

就股份而言,打撈公司莊海洋佔的股最多,可涉及銷售方面的事,他還真的不怎麼插手。好在公司這些股東,說到底都比莊海洋有錢,自然做不出貪墨公款的事情來。

同樣知道這一點,那莊海洋又何必插手,去做自己所不擅長的事呢?

跟前次私拍會所不同,這次趙鵬林等人聯手籌備的私拍會,更多隻接待國內外珠寶公司的負責人。看到那些切出來的翡翠,這些珠寶公司都希望多拍下一些。

錯過這次的機會,下次再想採購這樣一批高品質的翡翠原料,只怕就沒那麼容易。拍下來即便現在不賣,用做公司庫存,這些翡翠也能當做應對風險或危機的硬通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