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六章 解石師的驚歎

爲確保打撈起來的翡翠原石,在切割過程中最大程度保持完整,自然需要聘請有經驗的解石師。即便需要增加一些成本,可真要能切出好翡翠,一切都是值得的。

望着這些深埋海底多年,終於重見天日的老坑翡翠原石,被邀請來的解石師們,同樣顯得很高興。見獵欣喜,用來形容他們此刻的狀態,無疑再合適不過了。

反觀做爲大股東的莊海洋,更多時候只帶眼睛看,並不過多插話搶風頭。在他看來,跟這些邀請來的老師傅打交道,還是交給趙鵬林這些股東負責。

經過一番討論,經驗最豐富的老師傅,從莊海洋手中接管原石。看到被切開的飄窗,很是高興道:“這翡翠的種水不錯,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滿?”

對這種翡翠行業的專業術語,莊海洋自然知道的不多。聽完解石師的介紹,終於開口道:“老師傅,要不你沿着這個邊緣切一刀,看看這種水面積有多大?”

“從邊緣切嗎?嗯,這樣也不錯!要是切開見漲,那這塊翡翠也將身價倍增啊!”

雖然不知道莊海洋是何身份,可這些見多識廣的解石師,心裏也清楚這個年青人,只怕來頭也不小。能跟趙鵬林這些億萬富豪談笑風生,沒點來頭可能嗎?

隨着請來的四位解石師,各自挑選一塊原石劃好線,仔細檢查過切割機之後,便將手中的原石牢牢固定在切石機內。啓動按鈕,刀片瞬間高速旋轉起來。

伴隨着‘嗚嗚’的切割聲,所有人目光都等待着開啓保護盒的那一刻。等最先切割的原石,被資格最老的師傅打開,隨着清水一衝,切割面很快呈現眼前。

“趙總,恭喜!這塊石頭見漲了!這種水,不得了啊!”

望着被切開的斷面,已然能看到滿綠的切面。最令趙鵬林等人欣喜的,還是切開的斷面種水依然是深綠色,而且看不到什麼雜質。這種翡翠,堪稱極品啊!

看着手中的原石,趙鵬林也笑着道:“朱師傅,開門綠啊!這兆頭,好啊!”

隨着一顆顆原石被切開,除了有一顆原石,切開之後斷面沒見漲外,其餘三顆都漲了。那怕種水沒莊海洋挑的這顆好,可見漲的面積很大,原石價值也隨即爆漲。

拿着手中切開的原石,朱師傅也笑着道:“莊總,這第二刀你打算怎麼切?”

“這個,我還真的不怎麼懂?要不,趙叔,你們拿主意吧?看這切面,這塊翡翠綠的面積比較大。我覺得,還是切薄點,會更好一些吧?”

“不錯!朱師傅,要不從另一面,再切一刀?”

“行!要是兩面都見漲,這塊翡翠的價值,只怕會很驚人。這樣滿綠的翡翠,我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邊緣的也許質量稍差些,中心的堪稱帝王綠啊!”

能切到這樣一塊翡翠,這位老師傅自然也是很高興。而其它的解石師,也沒閒着紛紛開始切第二刀。根據趙鵬林等人要求,他們今天要切的翡翠不少呢!

等到第一塊明料被切割出來,看着這塊飯碗大小的深綠色翡翠,衆人也非常興奮的道:“這麼大塊翡翠,應該夠做幾付手鐲跟戒面了吧?”

“應該夠!最中心的,要是將其扣出來,想必能做成極品的帝王綠翡翠飾品。”

“這樣一塊翡翠,如果送去拍賣會,應該能拍出上千萬的高價吧?”

“雖說明料沒雕刻成飾品值錢,可這麼大一塊極品好料,那些珠寶公司不傻,相信都會高價競拍下來。如今市場上,這種品質的翡翠,可謂一塊難求呢!”

站在旁邊的王言明等人,聽到就這樣一塊翡翠,便能拍出上千萬的高價,內心也極其的震撼。地上還有這麼多原石,要是都能開出翡翠,那能值多少錢啊?

雖然知道翡翠值錢,可對他們而言,真心想象不到,這樣一塊石頭,爲何能值這麼多錢?

反倒是莊海洋,看到欣喜的幾位股東,也很直接的道:“劉叔,這塊翡翠要不然咱們就自己請師傅雕刻。看看能做成多少首飾,到時給我留兩件就行。”

“可以啊!這種極品翡翠,真要賣給別人,我還真有點捨不得。用這翡翠做成飾品,到時送給老婆或母親,相信她們都會高興的。這玩意,有錢難尋啊!”

負責解石的師傅們,聽到這些人的談話,也知道這些都是不差錢的主。難得碰到這樣的好東西,他們怎麼可能爲了錢將其賣掉呢?自己收藏,不好嗎?

如此品質的翡翠飾品,相信在未來身價只會漲不會跌。誰都清楚,翡翠也是不可再生的資源。那些產翡翠的礦場,這些年能挖出來的原石已然稀少。

即便能挖掘到原石,能開出翡翠的又有多少呢?

待在倉庫這邊,看着一塊塊翡翠明料,被請來的解石時解剖出來。那怕有些原石切出的翡翠種水不算太好,可解石師們依然知道,這種翡翠同樣價值不菲。

如此多的翡翠明料,一旦投入市場的話,相信又會引來市場轟動。可對趙鵬林等人而言,爲了利益最大化,他們肯定不會一次性出手這麼多,先拋一批出去炒熱市場。

那些採購到極品翡翠明料的珠寶公司,肯定會大肆宣傳用這些極品翡翠製成的飾品價值有多稀有。沒採購到的珠寶公司,肯定也會想辦法高價購買一塊。

一句話,眼下珠寶公司都嫌翡翠太少,難得有這樣一批好貨,他們怎麼可能不心動呢?

最令解石師們興奮的,還是他們除了切出綠色跟冰種的翡翠,還開出了目前很少見的紫色翡翠。望着這塊紫色翡翠沒任何的雜質,誰都知道這又是一塊極品。

忙碌一上午,直到莊海洋提醒時間不早,衆人在戀戀不捨離開倉庫,來到公司旁邊的一家酒店用餐。至於那些解石師,他們只能待在倉庫用餐。

唯有將所有原石切割出來,他們才能拿到相應的報酬。如果不是怕累到這些解石師,估計這些解石師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這麼多好料,都想多切幾塊啊!

趁着吃飯的功夫,莊海洋也適時道:“趙叔,下午我就不過去了!我估計,就現在的速度,那些原石一天都切不完。我就不守着,還是回去等消息就好。”

“你這小子,還真會偷懶。你就不怕,我們貪墨幾塊嗎?”

對於這樣的話,莊海洋卻笑着道:“如果是瓷器之類的古董,我倒相信你們會感興趣。可這種沒做成飾品的明料,其實價值也就那樣,有一塊應該就夠了吧?”

聽着莊海洋說出的話,衆人也是哈哈大笑。對他們而言,收藏這樣一套極品翡翠製作的飾品,或許會有些興趣。如果再多的話,其實也沒什麼意思。

有些東西,多了也許就不那麼值錢了!

吃過飯,莊海洋直接在酒店門口,跟這些公司股東揮手告別。當一行人回到碼頭,啓動遊艇開到海上後,王言明才道:“咱不看着,真沒事嗎?”

“留下看着,又有什麼意思呢?說到底,如何把那些翡翠銷售出去,也是趙叔他們考慮的事。咱們要做的,就是等着分錢就好。相比於翡翠,你們更在意錢吧?”

“這倒是!真沒想到,那麼一塊石頭,竟然也值這麼多錢?”

“也是哦!換做是什麼,如果有人說,給你們一塊翡翠料子,就抵一千萬,我相信你們更願意拿一千萬,不願意拿一塊翡翠料子吧?”

“那肯定啊!一塊石頭,給我們又有什麼用呢?要是一千萬,那就不一樣了!”

財富值的不同,意味着看待事物的眼光也有所不同。對這些戰友而言,以他們現在的經濟實力,也許買個幾萬十幾萬的首飾,他們可能捨得掏錢置辦一套。

可要花費百萬甚至上千萬,置辦一套所謂的翡翠飾品,他們就未必捨得買。原因是,爲了買這樣一套飾品,很有可能掏空他們的積累。那日子,還要不要過呢?

等一行人回到島上,莊海洋也沒下達禁口令。關於翡翠原石的價值,隨着王言明等人透露的一些情況,也立刻引起一衆戰友的興奮跟期待。

如果這些翡翠,賣一批就能價值上億,那麼他們能夠分到的錢,相信也不少。加上平時打漁的收入,年賺百萬不是夢,甚至可以期待一下翻一倍。

最重要的是,根據王言明告知的情況,前次打撈到的沉船物品,目前都沒全部銷售乾淨。這也意味着,後續他們很有可能,還能分到更多的錢。

這兩次打撈到的沉船寶物,真要估價的話,肯定價值四五億。即便只能分享百分之十的收益,對這些戰友而言,一人也能進帳兩三百萬啊!

想到這些,很多戰友都覺得,也許正如莊海洋所說的那樣。這份工作,其實真不用幹太久。幹上幾年,他們便能賺到足夠下半輩子花費的錢。

等他們結了婚有了孩子,也許就能提前進入退休養老的生活。那樣的生活也許會很無聊,但一定很悠閒。至少從今往後,他們應該不用再爲金錢的事而苦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