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五章 賭石之議

對很多應聘珍寶打撈公司的職員而言,有時他們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進了一個皮包公司。會產生這種想法,也是緣於公司有董事,卻很少能看到這些董事的身影。

那怕公司任命的總經理,每天來公司上班,也跟打卡報道一般。說的再簡單點,公司每天處理的事情並不多。至於別人所說加班什麼的,很多員工更是沒體會過。

要不是每個月工資一分不少打到卡里,估計很多職員都會選擇辭職。可今天不少上班的職員,剛來公司便看到,自家總經理一早便等候在大堂。

“怎麼回事?今天總經理,怎麼來的這麼早?”

“不知道!看他不時往外看,估計在等什麼人吧?”

“值得老總在樓下等候的人,應該是公司的董事吧?”

“就是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見到那位神祕的年青董事長啊!”

在職員好奇的眼神下,一輛輛高檔的私家車,在保鏢車的護送下抵達公司。看着紛紛下車的人,有些老職員也很快認出,這些都是公司的董事跟股東。

望着總經理恭敬的上前行禮問好,這些職員也很快認出,其中幾位董事的身份。驚歎公司股東如此有來頭之餘,他們更好奇那位年青的董事長,又會有什麼來頭。

當趙鵬林等人,進入公司的會客室,很快有股東問道:“海洋還沒到嗎?”

“在路上!到了這裏,他才是大股東,大人物不都是最後一個到嗎?”

伴隨有股東說出這話,剛好進門的莊海洋也苦笑道:“劉叔,你這是捧殺嗎?”

“喲,說曹操,曹操就到啊!怎麼樣?昨晚休息的可好?”

“還行!只是相比住酒店,我還是更喜歡睡自家的硬板牀。”

進入公司會客室的路上,莊海洋也有傾聽到,那些公司職員的竊竊私語。雖然公司不是第一次來,可再次來公司,他也能看到公司規模似乎更大了一些。

簡單來說,如今名下擁有三家公司的莊海洋,也有了近百名需要他發工資的員工。只是相比身邊戰友領到的工資,打撈公司職員領到的薪水,只能說還算過的去。

真正的紅利,還是每年的年終獎。對老職員而言,打撈公司去年發的年終獎,還是令這些老職員高興。工作輕鬆,收入也不低,他們自然不會放棄這份工作。

平時享受被人伺候的總經理,今天也成爲被使喚的那個人。其餘的公司員工,自然沒機會進入會客室。那怕莊海洋帶來的戰友,也僅有王言明被允許進入會客室。

茶過三巡,莊海洋才主動道:“趙叔,切石的師傅到了嗎?”

“這會應該在路上!怎麼?你小子趕時間?”

“那倒不是!只是覺得,你們都是一分鐘幾萬上下的人,坐在這裏喝茶,不是浪費嗎?”

此話一出,衆人也笑着道:“一分鐘幾萬上下?你小子,還真看的起我們啊!行了,看時間也差不多,要不去倉庫那邊。小劉,安保措施到位了嗎?”

“趙總,都搞定了。”

“行!那咱們就過去吧!你們這些老貨,一個個這麼積極,肯定也是想先一睹爲快。先說好,真切出什麼極品的翡翠,咱們也要商量着來,不能全私下瓜分了。”

“那能呢!要是有好的翡翠,到時我要一塊,掏兩付鐲子就行。”

原石還沒切,這些都不差錢的股東,便紛紛預定起極品的翡翠來。對於這種情況,莊海洋也沒多說什麼。雖然會少一些錢,可這些股東還是有分寸的。

況且,真正極品的翡翠,莊海洋已經私藏了幾塊。剩下送來的那批翡翠,相信推出市場,也會令珠寶市場陷入一片火爆吧!這年頭,品質好的翡翠,同樣有價無市啊!

在劉澤晨的帶領下,趙鵬林一行很快來到公司後面,二十四小時有專人看守的倉庫。看着那些堆放在地上的翡翠原石,所有人都對此充滿期待。

幾架專門採購來的切石機,已經全部擺放在旁邊。而趙鵬林也適時道:“哥幾個,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親自動手,挑些石頭清洗一下,等切石師傅來了咱們賭一把。”

“有趣!賭什麼?”

對這些不差錢的富豪而言,賭自然不陌生。可對他們而言,自然不會賭錢之類的東西。經過一番商討,衆人決定就賭挑選翡翠明料的順序。

誰挑的原石,開出的翡翠品質最好,誰就擁有優先挑一塊翡翠明料的資格。這也意味着,賭贏了的傢伙,肯定能挑走最好的那塊翡翠。雕成飾品,也是很有面子的事啊!

看到站在一旁不吭聲的莊海洋,趙鵬林也笑着道:“海洋,你不參與嗎?”

“趙叔,你確定讓我參加?你知道,我運氣一向很好的哦!”

“反正也是玩!你不參加,那才沒意思呢!”

見衆人紛紛鼓動自己參加,莊海洋只能道:“那行!衆位先挑,我最後選一顆就行,如何?不過先說好,要挑就挑這些沒沖洗過的,這裏面有不少半開料呢!”

“也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哥幾個,動手吧!”

站在倉庫負責警戒安保的保鏢們,看着這些富豪,一點不嫌髒,開始在擺放的翡翠原石中,挑選他們認爲有可能擁有翡翠的原石。結果到最後,大多都撿大的挑。

輪到莊海洋上前時,他卻沒怎麼猶豫,很快挑了一塊不大不小的翡翠。看到這一幕,衆人也沒說什麼,紛紛拎來高壓水槍,開始沖洗粘附在原石上的污垢。

隨着粘附在原石上的污垢被沖洗乾淨,很快有人欣喜道:“哈哈!看來這次,我運氣不錯!這塊料子開了天窗,已經能看到種水不錯的翡翠了。”

此話一出,衆人也紛紛擡頭望去,看到切開的原石天窗,開始能看到濃郁的綠色,很快也有人笑罵道:“老劉這傢伙,看來今天有點走運啊!”

“這麼小的天窗,裏面翡翠有多少,也不好說呢!你看,我這塊半開料,好像也不賴!”

在衆人爭論着,誰挑的原石翡翠品質最好時。趙鵬林卻將眼神,看着莊海洋挑的原石。看到被沖洗乾淨,切開過的外皮,那一抹深綠也清晰可見。

看了一眼自己挑的原石,再看莊海洋手中的原石,趙鵬林也感慨道:“你小子,這運氣還真不是一般好。看這種水,你這塊翡翠,看出極品種水的可能很大啊!”

伴隨趙鵬林一說,其它人也紛紛湊過來看。望着開了天窗的原石,能看到那一抹深綠色,對翡翠有所瞭解的人隨即道:“這種水,有點帝王綠的感覺啊!”

“是不是,等下請來的解石師傅到了,就先解海洋挑的這塊。要是真開出帝王綠級別的翡翠,那咱們肯定要留下。這種翡翠,如今真的有錢難買啊!”

“問題是?真開出帝王綠,開出的料子,海洋要先選啊!”

當衆人眼神看着莊海洋時,被衆人盯着的莊海洋只能苦笑道:“是不是帝王級的翡翠,還要解開才知道。真要大的話,你們覺得這麼一塊,我用的了嗎?”

“也是哦!真要開出帝王綠的翡翠,只賣明料的話太虧了。剛好我認識一些雕刻大師,到時把它們雕刻成飾品,咱們有喜歡的挑兩件,剩下的再拿去送拍。”

“嗯!沒錯!老李這主意,還是靠譜!”

就在衆人閒談之時,劉澤晨適時上前道:“趙總,諸位老總,請來的師傅到了。”

“快請!小劉,你辛苦一下,等下把這些沒清洗的原石,全部都清洗乾淨。開了天窗的料子如何解,那些師傅應該比我們更有經驗,最好別破損太多。”

解石雖然誰都可以,可如何保證切開的翡翠,不會被破壞太多,卻需要豐富的經驗。有些翡翠原石,可以直接一切兩半,有些卻必須一小片一小的切。

唯有如此,才能確保將蘊藏於原石中的翡翠,最大程度的完整保存下來。保存越完整的翡翠料子,最後用來雕刻成飾品,也容易供雕刻師規劃篩選。

隨着幾位被特意請來的解石師進入倉庫,看到擺放在地上的翡翠原石,其中一名老者瞬間眼神大亮的道:“趙總,這些原石你們是從那裏買來的?”

“朱師傅,這些原石不錯吧?”

“如果我沒看錯,這些翡翠原石,只怕都是最早開採的老坑料。這種原石,如今存世可不多見啊!這種原石一旦能開出翡翠,那種水肯定不得了啊!”

做爲專業解石的老師傅,他們跟原石打交道的次數自然不少。對於原石的好壞,他們多少也有一定的判斷力。而這批翡翠原石,無疑令請來的解石師傅都爲之心動。

對他們而言,此生最大的心願,或許就是從自己手中,開出真正稀有的極品翡翠。那怕他們只是解石師,可開出過稀有的極品翡翠,也能增長他們的名氣啊!

面對爲首老者的詢問,趙鵬林也笑着道:“朱師傅,好眼力!這些原石,都有兩三百年的歷史,自然不可多見。今天,恐怕要麻煩幾位師傅了!”

“我等的榮幸!”

這話倒不是客氣,對解石師而言,解出極品翡翠,是他們的宿願。對從事翡翠雕刻的師傅而言,他們也希望雕刻極品翡翠。唯有如此,才能體會他們的技藝價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