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四章 超越常人的力量

依舊是前次的私人遊艇碼頭,傍晚時分抵達的莊海洋,也再次見到公司的幾位股東。邀請衆人上船看貨,而後又將這些貨物,全部轉運至公司租賃的倉庫。

面對此次打撈上來的東西,很多股東都覺得,真正值錢的貨,估計還是那些翡翠原石。相比其它打撈出來的瓷器還有金銀珠寶,數量上還是顯得並不多。

即便如此,這些股東都覺得,這次打撈到的沉船物品,應該會比前次的更容易銷售出去。這也意味着,開張快三年的公司,其創造的價值已經超越之前的預估價。

對於這樣的結果,股東也是很高興,其中一人更是道:“小莊,這次你不會又急着回去吧?難得來一趟,今天晚上怎麼着,也要讓我們盡一下地主之誼吧?”

前次已經在趙鵬林的莊園聚過,現在再拒絕這些也算朋友的邀請,自然還是不太好。想了想道:“行,那今晚,就有勞李叔你們招待了!”

“這才對嘛!把跟你來的戰友也帶上,今晚我給你們安排吃飯休息的地方。你小子要是想要什麼娛樂活動,我也能替你安排。只是這些,估計你不喜歡吧?”

所謂的娛樂活動是什麼,莊海洋自然也是知道的。想了想道:“多謝李叔!喝喝酒,聊聊天倒沒什麼關係。至於其它的,沒辦法,我家那口子查崗比較嚴!”

“那行!那咱們今晚,就吃吃飯喝喝酒,別的行程就不安排了。”

事實上,對這些公司的股東而言,大多都已經到了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年紀。最重要的是,該瘋狂的時候,他們也早瘋狂過。所以莊海洋的拒絕,他們反倒覺得很欣慰。

酒色財氣這種東西,最容易腐蝕人心。尤其對莊海洋這般年紀的人而言,一旦沉迷其中,想必再大的家業,早晚都會敗過。不沾不碰,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考慮到明天才能回去,莊海洋也讓王言明給家裏回個電話告知一下。對於王言明夜宿本島不回來,林欣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交待他盡量少喝點酒。

對此王言明也很直接的道:“放心,就算有宴請,海洋才是主角,我只是充當陪客。晚上沒什麼事,你也早點休息。等明天辦完事,我們就回來了。”

“嗯!知道了,那你們也記得早點休息。”

乘座股東們開來的船,莊海洋一行也抵達距離公司不遠的一家高檔酒店。雖然莊海洋明確表示,不用搞的太隆重。可這些股東,還是找了一家高檔餐廳邀請。

這一次,股東們似乎很想看看,莊海洋究竟有多大的酒量。結果喝到最後,這些股東都搖頭苦笑道:“不行!不能再喝了,再喝估計真要躺着回去了。”

“年青就是好啊!海洋這酒量,真是沒的說啊!”

“要換我們年青時,肯定能把你灌倒!”

看着身邊這些老友都喝的面紅耳赤,只喝了幾口酒的趙鵬林,卻一臉笑意的道:“老李,怎麼着?這下服氣了吧?早跟你們說了,別跟你小子拼酒,你們還不信。”

“耳聽爲虛,眼見爲實嘛!這次,我們真信了。海洋,你小子到底能喝多少?”

對於這樣的詢問,莊海洋也苦笑道:“這個真沒試過!讀書的時候,喝個五六瓶啤酒就會醉。剛從部隊出來那會,酒量其實也差不多。現在,好像一直沒醉過。”

“小王,你們這麼多戰友,就沒灌醉過他一次?”

被叫做小王的人,自然也是被邀請一起用餐的王言明。對他而言,這樣的聚會是首次,可跟這些所謂的富豪接觸一番,他覺得其實也沒什麼與衆不同。

聊的話題,似乎也跟他們平時戰友間閒聊差不多。至於說談吐,好像也沒高雅到那裏。甚至喝多了,有些富豪嘴裏,也動不動吐出一些粗俗的字眼來。

面對這樣的詢問,王言明也很老實的點頭道:“喝過!事實上,我們現在已經不跟他喝酒。所有人都知道,跟他拼酒純屬自己找醉。這傢伙,酒量跟名字差不多!”

“海量!往後要有什麼酒局,看來真要把你小子帶上。那樣的話,估計我們就輕鬆了。”

也許因爲想喝倒莊海洋,以至衆人都喝的很盡興。相應的,等酒席結束,這些人也紛紛回家。反觀莊海洋一行,則直接安排到提前預定的酒店休息。

休息前,莊海洋也免不了給女友打出電話,通報一下晚上被請客的事。得知這個消息,李子妃也笑着道:“估計又喝了不少酒吧?知道你能喝,也盡量少喝點。”

“沒事!再怎麼說,一起吃飯的都是公司股東,還是趙叔的朋友。人家主動敬酒,我總不能不喝吧!你看我現在說話,像喝多了酒的人嗎?”

“嗯!這麼看,好像還真沒事。可就算這樣,酒喝多了進肚子,也容易傷身的!”

“行吧!既然老婆有所交待,那我肯定遵命。留着好身體,好好伺候你,對吧?”

“少來!你這傢伙,剛說幾句就沒正形。對了,這次的事,不會很麻煩吧?”

其實昨天晚上通話時,李子妃已經知道男友這趟出海,似乎又打撈了一艘沉船。對於男友的這種運氣,她確實也很羨慕跟佩服,感嘆這沉船什麼時候這麼好撈了?

清楚每次打撈到沉船,想來都會令男友身家爆漲。說的簡單點,她有時想到這些,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在她看來,男友賺錢的速度,應該比別人搶錢還快吧!

面對詢問,莊海洋也笑着道:“沒什麼問題!等明天,有專業的師傅會過來解石。其實我倒希望,你能在我身邊,那樣的話,你也能親眼目睹開石見寶的過程。”

“沒事!要是有漂亮的翡翠,你到時留一塊給我看看不就行了。”

“那肯定的!事實上,家裏我還留了幾塊原石,等你有時間回來。到時我買臺小型的切石機,咱們慢慢切開來看。你知道的,我運氣一向都很好的哦!”

“嗯,知道你運氣好,知道你厲害。行了,那你好好工作,記得想我哦!”

除了出海的日子,兩人基本每晚都有短信或電話。在其它室友眼中,兩人處於熱戀的時間似乎有點太長了。但在李子妃看來,她卻很享受這種熱戀的階段。

即便比她更晚進入戀情的林婉,也覺得相比莊海洋的紳士還有疼人,她找的男友,似乎還是少那麼一點意思。好在她清楚,真要人比人,這段感情早晚玩完!

說到底,羨慕李子妃找一個這樣男友的女孩,又何嘗她一個呢?

難得住一趟高檔酒店,莊海洋卻還是選擇了不修行。原因是,嘗試一下修煉,他發現酒店附近的環境,似乎並不適合修行。這種情況下,還不如躺着睡覺呢!

臨睡之前,莊海洋也感嘆道:“看來往後,我要去其它內陸城市待太久,恐怕會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在這種機會應該不多,沒事還是多待在海邊生活吧!”

修行至今,莊海洋也有過懷疑,這世上有沒有其它人跟他一樣懂修行。也許有,可這種人一定很少。至少到現在,他還沒碰到過,能讓他有所感應的同類人。

難得安穩睡一夜,第二天一早的莊海洋,考慮到酒店周邊環境不怎麼熟悉,也沒起身鍛鍊。而是在房間活動了一下身體,還進行了一番體能訓練。

確認身體活動開,甚至還流了一點汗,莊海洋也自嘲道:“要讓那幫傢伙,看過我鍛鍊體能的速度跟數量,估計也會驚掉下巴吧!我這力量跟速度,確實超出常人太多了。”

雖然沒具體嘗試過,可莊海洋依然知道,他現在的力量,一旦全力施展的話,只需一拳便能讓人徹底掛掉。在海里修行時,他曾經試過用拳頭打擊岩石。

按理說,拳頭與岩石的碰撞,肯定是以拳頭皮開肉綻爲代價。結果卻出人意料,那塊堅硬的岩石,竟然被拳頭打出一個凹坑。反觀拳頭,看上去沒任何問題。

除了感覺到少許疼痛,把修煉出來的氣運轉一下,這種疼痛感很快便消息。連堅硬的岩石都能打出凹坑,如果打到人體身上,那又會是什麼後果呢?

也許稱不上鋼筋鐵骨,可莊海洋已經能感受到,還是肉體凡胎的他,卻已然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除非發生什麼特殊的情況,否則這種能力,他也會一直隱藏起來的。

接到王言明打來的電話,莊海洋也正好鍛鍊結束並且簡單洗漱了一下。一行人,直接在酒店的餐廳用過早餐,趙鵬林的電話也隨即打來。

相比他們住酒店,趙鵬林在本島也有自己的度假別墅。雖然有邀請,可莊海洋還是覺得不便打擾。住別人家,多少顯得有些不方便,還不如住酒店自由呢!

帶着戰友走到樓下,看到前來接人的司機,莊海洋也笑着道:“劉哥,何德何能,讓你親自來接,我還真有點受寵若驚啊!”

“行了!我只是奉命行事!怎麼樣?要是沒什麼事,咱們出發吧!”

“行!那就麻煩你了!”

清楚前來接車的劉澤晨,也屬於趙鵬林真正的嫡系心腹。跟其打交道時,莊海洋自然也會客氣三分。相應的,在其它人眼中,王言明等人又何嘗不是他的嫡系心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