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三章 別輕易越線

對很多從事沉船打撈這個行業的人而言,他們都清楚打撈沉船其實不難,真正難的是如何找到沉船。真正好打撈的沉船,以現在的科技水平,基本都已經打撈完了。

誰都知道海洋中埋藏着數量驚人的財富,可真正有能力將其找到的又有幾人呢?

接到趙鵬林打來的電話,認購打撈公司股份的幾位富豪,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別的打撈公司,三年不開張都很常見。而他們,今年剛開始便又有收穫。

以至這些富豪在電話中也笑道:“看來老趙說的沒錯,這個小莊年齡雖不大,可這運氣真沒的說。看來咱們花錢認購的股份,很快就能回本,還能賺一筆呢!”

“這點錢我倒不在意,認購股份一看老趙的面子,二來自己也喜好這一塊。趕緊準備一下,等晚上東西運過來,咱們也好好看看,有什麼心儀的好東西。”

“你們這幫傢伙,又想先下手爲強,是吧?”

“再快,也快不過老趙那家夥啊!”

如同莊海洋所想的那樣,這些人之所以賞識他,更多也是看趙鵬林的面子。可這些富豪心裏也清楚,若非有趙鵬林這層關係,莊海洋又怎麼可能認識他們呢?

論親疏關係,肯定還是趙鵬林跟莊海洋更親。有關沉船打撈的事,首先得到消息的不都是趙鵬林嗎?很多時候,他們得知消息,都是趙鵬林代爲轉告的呢!

趁着中午去小鎮採購東西的機會,莊海洋直接開快艇,把已經跟老婆打好招呼的趙鵬林還有幾個保鏢接上。等離開小鎮,快艇交給王言明負責開,而趙鵬林負責看貨。

望着裝在乘物筐裏的打撈物品,趙鵬林也忍不住吐槽道:“你這傢伙,東西打撈上來,就不知道清理一下嗎?別告訴我,你不懂這些?”

面對趙鵬林的吐槽,莊海洋也笑着道:“叔,你還真說對了,如何保養這些東西,我還真不怎麼懂。既然你是這一塊的行家,那肯定還是讓你動手了。”

“少來!附在這石頭上的東西,你就不能清理一下?還有這些瓷器,你就不能清洗乾淨泥沙嗎?幸好船上溼氣還不錯,真要讓泥沙硬化,清理起來會更麻煩的。”

“行,那下次一定注意!”

如此乾脆的承認錯誤,着實令趙鵬林不知說什麼好。等看到那些首飾,捏起其中一顆珍珠,仔細擦拭了幾下,趙鵬林很感慨的道:“這珍珠,怕是南珠啊!”

“南珠,珍珠中等級最高的嗎?”

“你這樣說倒也沒錯!南珠,以前都是做爲貢品,要送貢給皇室的。其實出產南珠的地方,距離南洲也不算太遠。那邊出產的珍珠,能稱之爲南珠的也不多。”

“那這樣一顆珍珠,應該蠻值錢吧?”

“臭小子,好歹你也身家上億,能別張嘴閉嘴錢嗎?恁俗!”

聽着趙鵬林說出的話,莊海洋也是笑笑不說話。事實上,此次打撈到的南珠,他已經挑了六顆放進自己的小金庫。其中有一顆,還是粉紅色的珍珠,價值更是難以預估。

看到那些簡單清洗的金磚,趙鵬林仔細看了看道:“好小子,如果我沒猜錯,你這次打撈到的,應該是早年前往京城上貢的貢船。這些金磚,都是用來上貢的!”

“上貢的?那幹嘛不走陸路呢?相比陸路運輸,海路無疑更危險吧?”

“你這歷史跟誰學的?早前的西南諸境,你以爲很太平嗎?如果不是貢船,想來也是一艘寶船。等下你把打撈沉船的視頻給我看一下,應該能看出一些來。”

“行啊!這些,等下就能看!”

輪到檢查那些翡翠原石時,趙鵬林把之前莊海洋特意清洗過的原石,抓在手裏仔細看了一下道:“這確實是半開料!如果我沒猜錯,其它原石估計都差不多。”

“這麼說,每塊原石都有翡翠?那這價值,估計不可限量吧?”

“也難說!開一個口,也不敢保證內部的翡翠就一定好。何況,翡翠也分等級,種水的好壞,也決定翡翠的價格。不過,那個年代開採的翡翠原石,想來品質都不錯!”

雖說如今每年都有所謂的翡翠原石拍賣會,甚至還有一些富豪,專程去競標或賭石。可真正的行家都知道,真正極品的翡翠原石,早就被開採的差不多。

如今開採出來的原石,雖然也能開出翡翠,可論及品質的話,肯定不如以前老坑的原石。以至看到這些沉沒大海多年的原石再次現世,趙鵬林也是充滿期待。

相比其它的沉船物品,翡翠這種東西一旦切割出來,想要將其出售,也會變得很容易。甚至於,得知消息的各大珠寶公司,相信都會瘋狂競價。

想到這裏,趙鵬林隨即道:“對於這些翡翠原石,你打算怎麼賣?”

“趙叔的意思是?”

“就這樣直接拍賣,還是把原石切開,直接賣翡翠呢?”

“我覺得,還是切開賣吧!不論翡翠品質如何,反正咱們也沒花多少錢將其打撈上來。好與壞,那就賭運氣。要是翡翠的品質好,咱們就高價賣,不好就低價賣。

這樣的話,我們做爲賣家也不虧,買家也不用擔心,買到原石卻切不到翡翠。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具體如何銷售,還是你們拿主意吧!”

“也行!只是有一點,要是開出極品的翡翠,那幾個傢伙估計都會收藏幾塊!”

“沒關係啊!我還是那句話,只要別讓我虧太多就行。但有一點,咱們內部買的話,價格肯定不用算那麼高。可我希望,別內部拿貨,又自己去賣就行。”

此話一出,趙鵬林想了想道:“放心!公司這幾個董事,人品還是靠譜。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真做這樣的事,他們也丟不起這樣的人。”

關於股東可以優先挑選東西的規矩,之前入股的時候,莊海洋也答應過。做爲公司的大股東,他自己不也一樣?甚至於,他挑了什麼,別人也未必知道呢!

藏點私貨,莊海洋覺得也沒什麼。雖說那些戰友也辛苦打撈,可真正耗費精力的還是他。即便有戰友知道,相信也不會多說什麼,反倒覺得這是莊海洋應得的。

相比他們在打撈沉船時輪番作業,莊海洋卻一直待在海里。這也意味着,如果莊海洋不把他們找來,即便自己一人打撈,相信也不存在任何的問題。

看完此次打撈出來的東西,趙鵬林簡單預估了一下道:“若是開出的翡翠品質上佳,那麼這次打撈到的物品價值,還有可能會超過前次,你這運氣真是沒的說!”

“還好吧!只是這樣一來,怕是又會有更多人,再次注意到我們公司吧?”

“放心!短時間,你別走太遠,相信問題都不大。南洲周邊海域,咱們國家基本都能掌控。即便有人起了什麼壞心思,相信也不敢亂來,何況你小子又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面對趙鵬林的打趣,莊海洋想了想道:“嗯!也對!實在不行,我今年就帶戰友,老老實實當漁民。我倒要看看,那些人能否有這個耐心,一直跟蹤下去。”

“也是哦!就你現在打漁的收入,只怕不比別人開公司的營收差啊!”

“趙叔,你就別調侃我了。打漁再怎麼賺錢,也賺不過你們這些造房子的吧?”

隨着兩人接觸次數的增多,莊海洋有時也會開趙鵬林的玩笑。房地產利潤有多高,已然是人所皆知的事。可真正能玩轉房地產的商人,又有幾個呢?

笑過之後,莊海洋也很直接的道:“待這次的事情結束,我打算回老部隊慰問一次,順便請老部隊的領導幫忙,介紹幾個退伍的士官,不再找潛水隊,而是專精戰鬥偵察的!”

聽到這話趙鵬林也點頭道:“這想法不錯!就你現在的成績,只要捨得花錢,相信部隊那些領導也會重視你。如今士官安置,部隊跟國家其實都很關心。

至少我知道,你小子給這些戰友開的工資,比我給保鏢開的工資都高。這樣的福利待遇,相信你那些戰友都拒絕不了。只是有一點,一定別輕易越線,我的意思,你懂吧?”

“放心!趙叔,你應該知道,我這人其實很怕麻煩,更不願做什麼違法的事。只不過,將來我肯定會去更遠的海域,有所準備,我覺得還是應該的!”

“那倒是!真到了公海上,太過軟弱還真不行。這事,你自己掌握好分寸就行!”

知道莊海洋聽懂自己話中的意思,趙鵬林也不再多說什麼。縱橫商海這麼多年,這個世界陰暗的一面,他見到的肯定比莊海洋更多。

只是趙鵬林擔心,一旦莊海洋越過那條線,便有可能變得行事無所顧及。那樣下去,即便政府不會把他怎麼着,將來也難保會出什麼事。

爭強鬥狠,終究難成大氣。就拿海外那些劫持商船貨輪的海盜來說,真惹到那些霸道的國家,只怕下場也不會太好。常在海邊走,早晚都會溼鞋的啊!

類似現在這樣,以打漁爲主業,打撈沉船做爲副業,不是更好嗎?錢賺的同樣不少,還不至於招惹什麼棘手的麻煩。有時越了線,再想收回來,只怕會很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