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荒廢的漁村

我想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一首詩中描繪的幸福景象,亦是當下很多都市人所追求跟嚮往的生活。

站在長滿雜草的院子裏,放眼望去便是海天成一色的美景。曾幾何時,年少的莊海洋很討厭看到眼前這些風景。可兜兜轉轉十餘年,他卻又主動回到了這裏。

“湛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深藍的大海,翠綠的椰子樹,金黃的沙灘與碧波盪漾。心境不一樣,看同一風景的心情也不一樣。心安之處即吾家,南山島,好久不見!”

心有感嘆的莊海洋,從未想過當年迫不及待離開這裏的他,又會帶着同樣迫切的心情回到這裏。只是看到身後荒廢的老屋,莊海洋心裏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這幢承載着兒時記憶的老屋,荒廢十餘年依舊堅挺。可斑斑駁駁的石牆,密佈着綠蔥蔥的爬山虎。類似這樣的石屋,旁邊還有幾幢,頗有幾分綠野仙蹤的韻味。

看着生鏽的門鎖,還有發黴的木門,莊海洋表情無奈又心酸的道:“門也要換了!”

當年的鑰匙,早就不知丟到什麼地方,直接用錘子將鎖砸落,推門吱吱作響的木門,一股難聞的潮黴之氣撲面而來。捂住鼻子的莊海洋,也只能在門口待上一會。

準備進門時,莊海洋想了想道:“把屋子收拾乾淨,估計也要通風一兩天才能住進來。好在把帳篷帶來了,這兩天就在院子搭個帳篷住兩天吧!”

說完話轉身來到堆放生活物資的地方,莊海洋從一個防水袋中,找出幾串鞭炮。點燃一根香菸,拎着鞭炮便走進自家老屋,點燃一串鞭炮扔進老屋的客廳。

噼裏啪啦的鞭炮聲響起,令寂靜許久的老屋跟小島,似乎都變得熱鬧起來。等鞭炮聲結束,聞着充斥老屋的硝煙之氣,莊海洋反倒覺得比先前味道更好聞。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可還是求個心安吧!冷清這麼多年,熱鬧一下也理所應當。再怎麼說,我這也算喬遷之喜,多放幾串鞭炮不過份吧!”

決定從城裏搬回荒廢多年的南山島前,莊海洋也拜訪過其它搬遷到鎮上的鄰居。那些老人雖然也想搬回來,卻知道幾乎沒什麼可能。這南山島荒廢許久,如何住人呢?

得知莊海洋打算回村住段時間,老人們還是細心叮囑道:“海洋,沒住人的老屋時間長了有邪氣,搬進去之前先通通風,多放幾串鞭炮驅邪,再去村頭的海王廟燒柱香!”

邪氣是什麼,莊海洋自問搞不懂。可他多少知道,久未住人的老屋溼氣住,要是不通風消毒乾燥一下,人直接搬進去住,還真有可能生病。

將老屋每個房間的門窗都打開,實在腐壞不能用的門窗,莊海洋直接拆掉扔院子裏。扔了幾串鞭炮後,整個老屋也被籠罩在翻滾的硝煙之中。

看到這一幕,莊海洋也笑着道:“這一幕,房子看上去更有仙氣了!”

並未急着進屋打掃,再次來到堆積物資的地方,莊海洋從裏面挑出一臺割草機,開始清理長滿自家院子的雜草。這次搬回來長住,莊海洋還是準備的很充分。

齒輪旋轉,雜草飛濺,看着清理乾淨雜草的院子,依舊還殘存不少草根。可莊海洋相信,只要院子天天有人走動打理,這些雜草就很難死灰復燃。

清理乾淨院中的雜草,揹着割草機的莊海洋,又將自家老屋附近的雜草叢也清理了一遍。將這些雜草堆放在一起暴曬兩天,而後再找時間將其燒成草木灰。

這些家務雜活,對莊海洋而言還真沒多大難度!

花費一上午時間,幹到渾身冒汗的莊海洋也覺得很痛快。看到身上沾滿的草碎跟灰塵,從行李箱中找了兩件衣服,莊海洋又來到村後的礁石凹打算洗個澡。

相比夜間這裏風高浪急,白天礁石凹還是顯得風平浪靜。站在一個圓形礁石上,莊海洋也覺得這地方很親切。小時候,他經常坐在這塊礁石上釣魚呢!

脫下被汗水浸溼的衣服,穿着一條四角褲衩的莊海洋,略顯期待般道:“這麼多年沒人來這垂釣,想來這礁石凹裏應該有不少好貨吧!”

從小在海邊長大,莊海洋水性自不用說。眼前這片面積不大的礁石區,分佈着數個大小不等的水坑。早年在這片礁岩區,村民時常釣到龍蝦跟石斑魚。

縱身躍入水坑中的莊海洋,也不擔心碰到下面的礁石。即便放眼看去,這片礁岩區生長着很多露出水面的礁石。可旁邊坑裏的水並不淺,尤其那些大小不等的水坑更深。

並未佩戴任何潛泳設備跟泳鏡的莊海洋,躍入水坑中瞬間有種如魚得水般的暢快感。潛了幾米後,莊海洋睜開眼,開始打量着身邊的水坑。

換做常人,想看清水下的情況,大多都需要佩戴護目鏡。可對莊海洋而言,他卻根本不用。當然,如果有旁人在場,他還是會佩戴護目鏡,不想讓人覺得他很另類。

潛入水坑的莊海洋,內心也暗笑道:“小時候,每次釣不到魚,總好奇坑裏到底有沒有魚。這一回,也算圓了小時候的夢,終於能一睹水坑下的世界是什麼樣了。”

十幾米深的水坑,對莊海洋而言根本沒壓力。在別人看來,他獨自一人搬回島上住,似乎有點避世的味道。唯有莊海洋自己清楚,他搬回南山島的真正原因。

失戀給莊海洋留下的創傷雖不少,可對此刻的莊海洋而言,用不着‘三十年’,或許只需兩到三年,他就會讓那個棄他如草履的女人知道,放棄他是她的遺憾。

“錢,也許很重要!可有些東西,錢也未必能買到。”

迴歸南山島的莊海洋,很清楚憑藉他所得到的奇遇,賺錢與他而言並不難。就憑他現在擁有的水性,當個靠海吃海的漁夫,相信也會賺到令人羨慕的財富。

如果不是租賃一座島嶼太貴,現階段根本拿不出這樣一大筆錢的莊海洋,真想將這座承載兒時記憶的島租下來。那樣的話,當個島主應該是件很有面子的事吧!

想到定下的這個小目標,莊海洋微微一笑道:“還是先找點什麼解決午餐吧!搬家宴,怎麼着也要吃點豐盛一點,希望這片礁坑,不要讓我太失望才好!”

清楚租賃一座島嶼是件很繁瑣的事,此番迴歸的莊海洋突然覺得,即便他不租,相信別人也趕不走他吧!再怎麼說,他本就是南山島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現在其它村民都搬走,整座小島也僅有他一人生活,這跟島主又有什麼區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