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聖火焚滅

蒼玄聖紋有四道,皆是自蒼玄聖印之上剝離而下。

而周元第一次看見那最爲神祕的第四紋的時候,應該是蒼玄宗玄老的背上,而此後陰差陽錯下,四道聖紋帶着一塊最大的蒼玄聖印碎片藏在了他的神府之中。

四道聖紋的前三道,如今的周元都已是極爲的熟悉,這些年來,它們也算是幫了周元許多的忙。

但唯有這第四道聖紋,周元始終未曾見過其真面目。

甚至連其名字都不知曉。

在周元的感知中,這第四道聖紋,應該是四紋中最強大的一道,以往難以窺得其真容,實力不足是一部分原因,但周元覺得,更多的原因應該是契機不到。

什麼契機?

經過周元這些年的試探,他感覺這所謂的契機其實就是...威脅度還不夠高。

沒錯,雖說那第四道聖紋總是讓得周元難以真正的接觸,可畢竟後者在他的神府中也待了數年時間了,憑藉着某些特殊的感知,他覺得...這第四道聖紋的靈性要比前面三道更強,它始終不曾真正的出現,原因就是因爲周元遇見的危險還不夠強!

可能它覺得以它的地位,它不能隨隨便便出現,那樣會降低它的身份一樣。

一道聖紋也能有這般靈性?

周元每次帶着這種想法的時候,內心都是有點懵。

而正因爲隱隱的探究到了那第四紋出現的契機,周元方纔會將自己陷入到那迦圖的星河磨滅之中...

迦圖很強,這些年來,周元也遇見過不少同等級的強者,但卻並沒有一個人能夠將他逼得堪稱是有點山窮水盡的地步。

不過,也正是這種危機,方纔是周元將那傲嬌的第四紋引出來的最好契機。

所以,當毀滅力量來臨的時候,周元毫不猶豫的燃燒血肉,催動了所有的力量,盡數的灌注向那神府內的第四道聖紋之中。

“大佬,在我體內待了那麼多年,也該給點租金了吧?!”

伴隨着周元的聲音在體內迴盪,神府之中,那一道聖紋光球上,一道黯淡了很多年的古老的光紋,終於是在這一瞬,猛然間變得明亮起來。

宛如一輪大日綻放。

...

當星河塌縮所帶來的毀滅力量碾碎空間,直接籠罩向周元的時候。

那五大天域無數人眼中最後殘留的光彩也是一點點的變得灰暗下來,這般絕望的時候,沒有人失態的罵出聲,只是一道道人影皆是無力的癱坐了下來。

遠處的聖族人馬,則是在發出刺耳而冷漠的大笑聲。

迦圖立於虛空,他也是面帶着細微笑意的望着這一幕,彷彿是在欣賞自己的傑作。

“將這傢伙幹掉後,那些五大天域的人要怎麼處理呢?”

“這麼多人,都煉成血源丹吧...呵呵,倒是可惜了五大天域這一代辛苦培養出來的精英了。”

迦圖望着星河磨滅的毀滅力量已經將周元的身軀所淹沒,接下來那家夥,應該就會直接化爲虛無了,倒真是有點可惜啊,這傢伙的血肉,應該能煉製出味道極好的血源丹。

而也就是在心中想着這些的時候,迦圖渾身的汗毛突然間倒豎了起來。

他的瞳孔,在此時一點點的緊縮,險些變成蛇一般的豎瞳。

他的面色,也是從先前的愜意,變得有些震驚與陰冷。

因爲他見到,在那星河磨滅力量中央處,一道身影靜靜的站立,任由那股毀滅力量的衝擊,他卻宛如是一塊萬載磐石,絲毫不爲所動。

迦圖的心神感知得更爲清楚,在他的感知中,星河磨滅的力量並沒有衝擊到周元的身軀上。

而是在距離他還有寸許距離的時候,突然間的蒸發了。

也就是在這般時刻,聖衍結界內,無數道視線同樣是察覺到這種情況。

那些五大天域的人馬晦暗到失去所有光彩的眼中,突有點點光澤閃現起來。

聖族的人馬,則是爆發出驚疑的竊竊私語聲,就連其中的一些佼佼者,都是面露驚意與不可思議,他們同樣不明白,爲何周元的身影竟然屹立於星河深處而不滅...

面對着那種力量,天陽境內,應該是無人能夠承受才是!

可那家夥...怎麼沒死?!

迦圖也是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此時的周元渾身血肉依舊是處於乾枯的狀態,看上去如同乾屍,可在他的感知中,後者那乾枯的身軀之中,似乎是有着一種極爲恐怖的力量在凝聚。

那種力量,連他都感覺到了心悸。

“裝神弄鬼!”

迦圖眼中殺機流淌,雙手結印,頓時那如星河般的圖卷中,再度有着一道宛如星辰所化的星河咆哮而出,如看不見盡頭的巨龍,對着周元鎮壓而下。

周元緩緩的擡起那有些乾枯的臉龐,注視着咆哮而下星辰星河。

然後,他張開嘴巴。

其中發出了一些乾澀的聲音,竟是有着點讓人想要發笑的淡淡煙霧冒出來。

於是周元用力的乾咳了起來。

而此時星辰星河已是破空而至,與那星河相比,他的身影渺小得如同塵埃一般...

噗!

不過,就在此時,他那不斷乾咳的嘴中,終於是如同被打通了一般,下一刻,一縷小指頭粗細的火苗竄了出來。

那火苗似乎極爲的平凡,沒有絲毫大招的賣相。

可是當其輕飄飄的竄出來然後與那星辰星河相撞的時候...

嗤!

天地間沒有任何的聲響以及恐怖的源氣波動爆發,但那星河,卻直接是在無數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猶如是被蒸發了一般,瞬間憑空散去,散得乾乾淨淨,不留一絲一毫的痕跡。

天地間有微風拂過。

周元撓了撓喉嚨,乾枯的身軀癢癢的。

而虛空中,迦圖的神情在此時凝固了下來,此前的那種戲謔從容開始一點點的退散,那一對始終居高臨下的眼眸,也是有着一縷縷的驚駭在涌出來。

到了這般時刻,他還如何不明白...

眼前這個一直都被他握在掌中戲耍的周元,已經開始脫離了他的掌控。

那縷看上去極爲平凡普通的火苗,雖然的確很普通,但迦圖從上面察覺到了一些比較熟悉的波動,而那種波動,唯有聖者方纔擁有,所以...

那小小的火苗,雖然極爲的微小,但它應該就是傳說之中屬於聖者方纔能夠擁有的...

聖火。

這一刻,即便是迦圖,都有着一種要破口大罵的衝動。

天陽境你給我整了聖火出來?!

這他娘的,真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