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古神經?

望着那地面上如深淵般的裂痕,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渾身冰冷,特別是那些熟悉周元的人,更是面色難看。

因爲他們此前見證過周元一次次面對對手時,都是強勢的取勝,類似這種一個照面近乎被秒殺的情況,幾乎是從未遇見過...

而這也能夠說明,那迦圖的實力,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在那無數視線的注視中,立於虛空的迦圖,則是面無波瀾的望着下方大地上的裂痕,眼中有着一抹微微的訝異之色浮現。

“竟然沒被一掌擊斃?”

在先前力量傾瀉的瞬間,迦圖能夠感知到,有着一道奇異的力量從周元體內散發,那道力量,將他的攻勢化解了不少。

砰!

深淵中,有一道巨聲響徹,緊接着一道身影沖天而起。

那道身影自然便是周元,只不過此時的他看上去略微有些狼狽,其上身衣衫破碎,他的雙臂處,血肉模糊,甚至連骨骼都是出現了一些斷裂。

他的神色有些陰沉,這迦圖的暴起出手,速度之快,力量之強,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五十六億的源氣強度,威力超乎想象的恐怖。

在那碰撞的時候,若非周元及時的催動了天誅法域削弱了對方的力量,再加上自身肉體有琉璃玄光保護,恐怕那一掌,真的是有可能將他轟殺。

周元手臂輕輕一抖,那被扭曲的骨骼便是迅速的恢復原位,撕裂的血肉也是在強大的肉身恢復能力下迅速的癒合。

但周元並沒有太過在意身體上的一些傷勢,而是望着迦圖周身涌動的那種暗銀色彩的源氣,心中有驚濤駭浪在涌動。

他並非是驚駭於對方的源氣之強,而是...

在先前兩者接觸的瞬間,他隱隱的感覺到,對方的源氣,竟然與他所修煉的祖龍經有着一點似是而非的相似。

只是,在他的感知中,對方的源氣雖然品質也是極爲不凡,但卻並沒有他這般的純正。

周元目光閃爍,他感覺,這傢伙所修煉的源氣,恐怕與祖龍經有着一點關係...

“你這源氣,倒是有些厲害。”周元緩緩的道。

他想要從迦圖那裏得到一些信息。

原本並不太想理會的迦圖聞言,倒是忽的一笑,道:“你倒是有點眼力勁,我所修之源氣,源自古神經,乃是我聖族之神所傳,唯有每一代聖族天賦最高者,方纔能夠得賜修煉。”

顯然,他所修煉的這所謂“古神經”乃是迦圖引以爲傲的一點,周元問出此話,剛好是撓到了他的癢處。

“古神經?”

周元目光一閃,並非是祖龍經?

但周元卻冥冥的感覺到,這兩者間說不定有些關係。

可祖龍經乃是夭夭給他的,這般神祕功法舉世罕見,對方這似乎與祖龍經有些關係的古神經,又究竟是個什麼來路?

難道,夭夭與聖族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嗎?

可如果真是如此,以諸族與聖族的仇恨對立,蒼淵師尊怎麼可能會將夭夭帶着身旁,付出感情的全心撫養?

周元眉頭緊鎖,夭夭的身份太過的神祕,如果此次她能夠甦醒過來,定然要讓蒼淵師尊將事情說個明白了,有些事情,現在的他,也應該有資格和立場去知道了。

心中閃過這些情緒,然後周元就迅速將其按了下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得先將這迦圖解決掉。

只有解決了迦圖,他才能夠得到祖龍血肉,讓夭夭甦醒過來。

另外,那迦圖顯然並沒有察覺到他們兩者的源氣有着一些特殊的相似,這讓得周元有些驚訝,明明迦圖的源氣底蘊比他更強,但他卻並沒有察覺,反而是源氣要弱一些的周元感知到了。

“是因爲祖龍經似乎要更爲的正統一點?”周元猜測着。

不過此時的猜測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爲周元已經感覺到迦圖周身再度涌動起來的強悍源氣。

面對着如此強橫的迦圖,周元現在的狀態根本不是對手,即便是有着天誅法域的護身以及琉璃玄光的存在,但這種被動的防禦不可能一直的持續,畢竟維持天誅法域的存在也需要不小的消耗。

所以一旦持續下去的話,最終周元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危險。

呼。

周元目光閃爍,再不猶豫,手掌伸出,一顆銀色圓球閃現而出。

正是銀影。

不過這一次周元並未將銀影化爲人形,而是指間結印,只見得那銀色圓球頓時化爲銀色液體流淌下來,然後沿着他的皮膚開始蔓延。

但卻並非是以往那種覆蓋全身形成盔甲。

而是形成了一條條極爲玄妙的銀色紋路,這些紋路彼此交織成一道道奧妙晦澀的痕跡,最終漸漸的沁入到了皮膚之中,遠遠看去,彷彿是一道神祕的銀色紋身。

當然最顯目的,還是那自周元背後延展而出的一對銀色雙翼。

銀翼長約丈許,在陽光之下耀耀生輝,有着一絲神聖的味道。

而當那銀色紋路以及銀色雙翼形成時,天地間的源氣猶如都是受到了某種引動,源源不斷的對着周元所在的方向匯聚而去。

周元五指緩緩的握攏,他低頭看着手掌上的那些銀色紋路,眼中有着一抹驚歎之色掠過。

這就是銀影的新形態,周元將其稱爲,銀神之紋。

而銀影能夠衍變出這種形態,也正是此前在那玄跡石碑中所得到的好處,現在的它,光論源氣底蘊的話,已是暴漲到了三十五億的層次,不過這種源氣強度在面對着迦圖這般強敵的時候,其實效果依舊算不得多大。

畢竟源氣的強度,並非是簡單的疊加,周元那四十三億的底蘊加上銀影的三十五億,最終的結果也不可能會是七十八億....

但若是以這銀神之紋的狀態融合在周元身軀上的話,卻的確是能夠讓得他的戰鬥力大大的增強。

這也算是他爲了迦圖所準備的底牌之一。

周元眼神冷冽,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如槍尖般的筆毫,遙遙的指向了迦圖。

“哦?”

望着這一幕的迦圖有點訝異的挑了挑眉,周元的源氣底蘊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其氣勢,卻是變得強橫了許多。

不過他的神情依舊是從容不迫,反而似是有些欣賞的點點頭。

那種感覺,猶如是在觀看着鬥獸場內所選中的獵物,突然間爆發出了讓他感興趣的力量。

但是...獵物再怎麼瘋狂的爆發,那始終都只是獵物,它的作用,只是爲了取樂。

而一旦樂子享受完了,這獵物,也就該直接宰了。

“周元,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給我帶來幾分的樂子吧?”

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迦圖的身影再度消失於原地。

恐怖的攻勢,又降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