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兩人戰死

滿地狼藉的荒原中,一處處巨坑以及如深淵般的裂痕顯露着此前此處所經歷的大戰是何等的激烈。

而此時,在一處巨坑內,有着一條暗黃色的巨龍趴伏,其龐大身軀上的龍鱗盡數的破碎,龍血流淌出來,將地面都是染成了閃爍着淡淡金光的色澤。

巨龍身軀紋絲不動,那一對龍目雖然睜得滾圓,但其中的生機,卻是消散殆盡。

咚!

在巨龍前方,一道滿身鮮血的人影笑眯眯的掏出了一座鼎爐,然後加入材料將鼎爐點燃,熊熊大火升騰間,高溫引得虛空都是微微的扭曲。

那道人影袖袍一揮,掀開了鼎蓋,然後屈指一彈,一道血光掠過,直接是將那巨龍的龍爪盡數的斬下,投入到鼎爐中。

“呵呵,玄龍族血肉煉製出來的血源丹,還真是讓人嘴饞啊。”他笑吟吟的道。

他在從巨龍身軀上切割着龍肉的時候,也是湊上來,盯着那生機散去,彷彿依稀還殘留着難以置信與驚恐的龍目,笑道:“你這傢伙其實本事還不差,竟能夠將我傷成這樣,不過可惜,最後你還是死了。”

“而你這一身龍肉,我會認認真真的吃掉的。”

那道人影雙目血紅,宛如漩渦一般,給人一種無比的陰森之感,特別是當其笑起來的時候,那種森然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此人,正是那聖祖天的聖天驕。

而他眼前那具生機散去的龍屍...顯然便是他的對手,來自萬獸天玄龍族的...姜金鱗。

...

鐺!鐺!

羣山間,一道人影用錘子敲打着巨石,慢慢的開闢出了一具棺蓋。

那人一身黑衣,模樣猶如少年一般,笑得燦爛。

他打量了一下棺蓋,滿意的點點頭,而在他的身後,還有着一具雕紋得極爲精美的石棺,而此時,石棺內,一道四肢近乎被扭斷的人影躺着,身軀冰涼,顯然已是屍體。

那般模樣,正是五行天那位總指揮,名爲李符。

黑衣少年扛起棺蓋,轉身望着石棺內的那具屍體,此時他的衣衫也是突然的破碎開來,只見得他的身軀上滿是猙獰的傷痕,如雷劈,火燒,水切...

“你這傢伙,把我打得可痛了。”黑衣少年咧咧嘴,然後笑道:“不過我可是大人有大量,並沒有跟你計較,現在還給你打造了一副這麼漂亮的棺材。”

“所以,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黑衣少年挖出深坑,將石棺給埋了進去,然後點燃三根香,面露悲意的深深一拜。

待得他再度擡頭時,臉龐上的笑容則是開始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我已經幫你入葬了...接下來,我可以把你煉了吃嗎?”

...

“姜金鱗...李符...”

周元望着面前的光幕,他已經感知到那兩顆消失的光點所代表的是哪兩人。

他沉默了好半晌,方纔將心情平復下來,微微低頭,對着戰死的兩人哀悼。

雖然那姜金鱗與他之間關係算不得多好,但現在不管如何,他們總歸是同一條戰線,算是並肩作戰的戰友。

兔死狐尚悲,更何況人。

“呵呵,看來你們死了兩人了...”而此時,那位於虛空中的須雷也是笑出聲來,顯然他也是經過某些渠道,知曉了這個結果。

於是他戲謔的盯着周元,道:“你開始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了嗎?通往最後核心的大門就在你面前,而你也是將自身所能夠做的做到了極限,可惜...你還是進不去。”

“放棄吧,這就是你們這些卑賤螻蟻與我聖族之間的差距,即便偶爾有你這般驚世妖孽,但可惜,依舊改變不了什麼,在大勢面前,你不過如塵埃般渺小與無力。”

周元擡起頭,那看向須雷的眼神中,不帶絲毫的情感,其中的那種漠然與殺機,甚至是看得後者心頭都是微微一顫。

不過他並沒有與須雷多說什麼廢話,而是手掌緊握着那紫金玉簡,微微沉默,有着一縷傳音順着玉簡傳遞了出去。

“我是周元,現在告訴你們兩個消息。”

“第一個消息是我打敗了阻攔我的聖天驕,如今就處於通往最後核心之處的空間門戶之外。”

“而二個消息是...姜金鱗與李符,皆已戰死。”

“若是其他的重要節點未能大部分被破壞,我們此次的賭博,應該就會以失敗而告終...”

“我們已經無路可退。”

“所以,在這裏我希望...”

“諸位,不論是爲了誰,死戰吧!”

...

咚!

一座看不見盡頭的廣場上,無數石像在此時猛然爆碎。

兩道身影皆是倒射而出,腳掌在那地面上踏出深深的痕跡。

白小鹿此時烏黑長髮披散在身後,她的身軀已是變得纖細修長,腰肢細如柳枝,看上去柔柔弱弱,然而那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足以一拳轟碎一座山嶽。

不過此時的白小鹿,狀態也不是很好,她那如琉璃般的肌膚上,有着一道道正在迅速癒合的血痕。

她的右臂,呈現扭曲的姿態,似乎是被巨力所震斷。

白小鹿握住纖細的手臂,面無表情的一扭,咔嚓一聲,便是將手臂扭了回來,一對眼眸無比冰寒的望着前方。

只見得那裏,一頭約莫十數丈的壯碩身影如鐵塔般的矗立,此時的後者,身軀上血肉蠕動,竟是探出了一隻只兇惡無比的兇獸,這些兇獸半截身體被卡在其體內,另外半截則是在咆哮,揮舞。

遠遠看去,宛如一頭由諸多兇獸融合在一起的怪物。

這就是阻攔白小鹿的那位聖天驕,地摩嶽。

先前的兩人已是經過極爲激烈的交戰,那戰鬥可謂是慘烈無比。

不過,從整體上來看,地摩嶽略佔上風。

白小鹿眼眸冰寒,剛欲繼續進攻,其身影忽的一頓,因爲她聽見了一道傳進耳中的聲音。

那是周元的傳音,通過玉簡所傳來。

“姜金鱗,李符皆已戰死嗎?”

白小鹿的臉色微微一變,她認真的聽着周元所說的每一個字,到得最後,方纔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局面,竟然如此艱難了嗎...”

她明白,如果他們無法打破大部分的節點,那麼周元就不可能進入到結界核心處將其破壞,但也正如周元所說,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就算他們現在選擇放棄,那最終,也是死。

而且是帶着五大天域這一代的天陽境精銳全軍覆沒。

這恐怕將會給五大天域帶來極大的損失。

雖然他們這些天陽境或許算不得什麼,但這卻是一股新鮮血液,五大天域爲了培養他們,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心血與資源。

“看來...”

“唯有死戰了。”白小鹿喃喃道。

她雙手結印,下一刻,只見得其光潔眉心處,有着一道琉璃般的符文浮現出來,一道道光線迅速的蔓延開來,最終將她的身軀盡數的覆蓋。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她的體內醞釀而生。

遠處,那地摩嶽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微微一縮。

“竟然燃燒血肉...還真是個瘋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