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劫雷鍛體

轟隆!

厚重狂暴的雷雲中,電光雷鳴不斷的迴盪,一道道如怒龍般的劫雷不斷的噴薄而出,以一種鋪天蓋地的毀滅之勢,狠狠的轟向那雷雲之下的一道白金源氣光罩之中。

虛空都是在那雷鳴轟擊下變得扭曲。

須雷盤坐於雷雲深處,他眼神冷厲的盯着那源氣光罩,在他的感知中,那其中周元的源氣波動似乎是在不斷的減弱,想必是被劫雷所傷。

“哼,任你何等天驕,入了我這劫雲內,你就沒了活命的機會!”須雷冷哼一聲。

只是他的面色,同樣是微微有點蒼白,特別是眉心聖瞳內,隱隱有着暗沉的血光在涌動,畢竟他以聖瞳衍變劫雲,也同樣是需要付出極大的消耗,甚至還會對聖瞳造成一些創傷,往後想要徹底恢復,還得需要一段時間的蘊養。

不過,只要能夠將周元阻攔在這裏,不讓他干擾聖族大計,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倒是看你能夠堅持多久。”

須雷深吸一口氣,眉心聖瞳內幽光流轉,雷雲頓時翻滾得更爲激烈了,一道道劫雷不斷的劈下。

按照他的估計,或許一炷香的時間,應該就能夠將周元徹底的磨滅,化爲飛灰。

“珍惜你最後存世的時間吧。”須雷淡笑一聲,眼目漸漸的閉攏。

而這一閉,便是一炷香時間過去。

一炷香後,須雷睜開眼睛,眉頭卻是忍不住的皺了皺,因爲他發現,那源氣光罩雖然搖搖欲墜起來,但卻始終沒有徹底的破碎,而且其中周元的源氣波動,看似虛弱,卻總是頑固的留存着。

隱隱的,須雷莫名的感覺到一點不安。

這傢伙堅持的時間,未免太久了一些?

他有心想要窺視光罩內的景象,但不知爲何,那光罩中似乎是有着一股特殊的力量,直接是令得他的感知無法侵入。

須雷目光閃爍了幾下,眼中忽的掠過一抹狠色,既然感覺到不對勁,那就必須變招了,不管如何,都不能讓那小子有絲毫的可趁之機!

“轟不死你是吧?那就給你加點威力!”

須雷雙手結印,下一瞬,他的臉龐上忽然有着一道道血絲出現,血絲如蟲子般在其臉上攀爬,最後一條條的盡數涌入到了眉心聖瞳之中。

只見聖瞳中頓時有血光綻放。

轟!

而那翻滾的雷雲中,也是出現了一縷縷血光,那裏的一道劫雷中,竟是呈現淡淡的暗紅色彩,給人一種詭異恐怖的感覺。

四周的劫雲,甚至都是有些無法承受那一道劫雷的力量,開始有些蹦碎。

“去!”

須雷森然出聲,只見得那道暗紅劫雷轟然落下,直接是劈入了那源氣光罩之內。

轟轟!

隨着這一道劫雷的落下,那源氣光罩頓時劇烈的震動起來,隱約有着狂暴的爆炸自其中響起,而周元的源氣波動,也是在此時劇烈的紊亂起來。

一聲蘊含着怒意的悶哼聲響起。

“還真是頑強呢。”須雷陰測測的道,不過他還是爲自己的謹慎點了一個贊,這小子雖然不知道躲在裏面在幹什麼,但必然不會是什麼好事,還好他突然加重了威力,應該是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接下來,直接一鼓作氣,將其摧毀。”

須雷臉龐上的血絲越來越多,匯入聖瞳,而那雷雲中,則是不斷的凝聚出一道道暗紅的劫雷,開始接二連三的轟進那源氣光幕內。

在這種恐怖的攻勢下,只見得源氣光罩四周的空間,都是在呈現崩裂的跡象。

須雷那眉心聖瞳,因爲催動的劫雷太過的強悍,只見得有血跡從其中流淌下來,令得此時的他看上去極爲的可怖。

他體內的源氣,也是漸漸的有些消耗殆盡。

但須雷卻緊咬着牙,沒有絲毫放鬆的打算,他知道周元是一個極爲棘手的對手,所以必須一鼓作氣集中力量將其打殘,否則一旦讓得他緩過氣來,說不得又會生出變故。

須雷死死的盯着源氣光罩,面對着這種程度的攻擊,那光罩明顯開始不支,而在那其中周元的源氣波動,也是極爲的微弱下來。

明顯是被重創了。

“差不多了...”

須雷心有明悟,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下一刻,他將最後的力量催動。

於是,那最後一道暗紅劫雷轟然而落,如絕世兇龍般,落進了源氣光罩。

轟轟!

這一次,源氣光罩終於是達到了極限,轟然間破碎,化爲漫天光點。

須雷淡笑的望着那破碎的光罩中,不過他這般笑容僅僅持續了數息,便是陡然間的凝固。

眼瞳中,有着一絲驚駭升起。

因爲他見到,在那破碎光罩中央處,周元的身影靜靜的盤坐,此時他的上衣盡數的破碎,露出了一副焦黑的身軀,隱隱間,彷彿還散發着淡淡的烤肉香味。

但周元的那對眼眸,卻是格外明亮,宛如星辰。

他擡起頭,望着驚駭的須雷,脣角有着一抹笑意泛起。

“你...你竟然還活着?!”須雷震驚的道。

在捱了他那麼多次的劫雷轟擊,周元竟然還活着?這怎麼可能!這傢伙是什麼怪物?

周元無視了須雷那如同見鬼般的目光,而是有些顫巍巍的站起身來,他望着自己那焦黑的身軀,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你這劫雷威力很強啊,差點就真是將我給劈死了。”

“不過,可惜...終歸還是差了點。”

“另外,還真是得感謝你臨時加大了威力,不然的話,今日還真是有點白捱了...”

他貌似真誠的看着須雷。

“你什麼意思?”須雷寒聲道。

周元身體微微一震,下一刻,只見得其身軀表面那些焦黑竟然直接是在此時一塊塊的脫落,片刻後,焦黑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堅韌中充滿着無邊力量的精壯肉身。

那每一根身材的線條,都是充滿着力量感,但又並不顯得壯碩。

周元伸出手掌,輕輕一握,掌心間猶如是有着炸雷響徹,一掌下,虛空都是有些扭曲的跡象。

他隨意的活動了一下,頓時身體內部傳出了一種奇異的雷鳴嘶吼,那是血液流淌與肌肉震動時所發出的異響,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在四肢百骸涌動,一拳下去,似乎連天都能轟得窟窿。

遠處的須雷望着此時周元的身軀,卻是突然有着一種汗毛倒豎的危險感覺。

下一瞬,他突然見到了周元身軀上微微流轉的一絲光澤。

那光澤如琉璃般的透徹,神聖。

天地間有塵埃飛舞,可在接近周元時,便是盡數的避開。

須雷呆呆的望着這一幕,旋即心頭猛的一震,終於是明白了前因後果,那面龐頓時變得扭曲下來。

“聖琉璃之光?!”

“你...你在用我劫雷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