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聖瞳化雷劫

轟轟!

厚重的雷雲在天際翻滾,遮天蔽日,那所散發出來的毀滅波動,直接是引得天地都是在劇烈的動盪。

須雷盤坐於雷雲深處,他的神色頗爲的從容,顯然對於他這一道手段極爲的自信。

因爲一旦他以聖瞳衍變雷劫,就算是迦圖進入其中,都得對其造成極大的麻煩。

只是此術也有所缺陷,那就是無法用以主動進攻,一旦人家退走,這雷劫就成擺設。

但用在眼前的情況,卻是極爲的完美。

他以雷劫圍住了空間門戶,那周元若是想要通往聖衍大陣核心,那就必須闖過雷劫,所以現在的須雷感覺自身是穩坐釣魚臺。

雖說被逼得採取這種防禦措施有些不甘心,但只要能夠將周元阻攔在這裏,不讓他去打擾聖族獨吞的大計,一切都是值得的。

轟隆隆!

周元仰頭望着那厚重雷雲,他能夠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危險波動,不過他卻並沒有太多的猶豫,面色平靜的踏出步伐。

一步之下,直接是闖進了劫雲之中。

轟!

而就在他剛剛踏入其中的那一瞬,只見得那雷雲翻滾,猶如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渦之狀,而漩渦之中,無邊的雷霆瘋狂的匯聚,融合,壓縮。

數息之後,一道千丈龐大的劫雷裹挾着毀滅氣息轟然落下。

周元天靈蓋上,白金源氣咆哮而出,宛如是在頭頂上空形成了一朵巨大的慶雲,慶雲垂落,將其護在其中。

劫雷落在源氣慶雲之上,頓時轟得慶雲劇烈的震盪起來,慶雲面積也是急縮了一些。

轟轟!

而雷雲中,劫雷開始不斷的被凝聚出來,一道道兇悍無匹的劈下來,短短不過十數息間,周元便是見到源氣慶雲陡然破碎,一道劫雷宛如是穿透了空間,直接是出現在其頭頂上風,狠狠劈落。

“大炎魔!”

周元肉身之上,一道道如岩漿般的赤紅紋路浮現出來,一股高溫散發出來,扭曲了空間,肉身之中也是有着極爲強悍的力量在涌動。

轟!

劫雷狠狠的落在其肉身上。

雷光四溢,周元身影直接是被生生的轟落下百丈,這才穩住身影,此時的他皮膚上有白霧升騰起來,皮膚隱隱有些焦黑,顯然是被轟得不輕。

“好厲害的劫雷!”

周元心頭微驚,這劫雷的威力的確極爲的兇悍,連他全力防禦之下的肉身,都是被轟得隱隱刺痛,而且最麻煩的是,這劫雷中蘊含着一絲絲毀滅之意,這種特殊的力量侵入肉身,竟是連血肉都是有點被侵蝕。

“若不是因爲在那玄跡機緣中,大炎魔同樣是晉入大乘,恐怕此時我這肉身真有可能難以承受這劫雷之威。”周元面色凝重,全力運轉源氣以及血肉之力,消磨着那侵入體內的毀滅之意。

而隨着這雙管齊下的力量,那在體內肆虐的毀滅之意,倒是漸漸的被清除。

“咦?”

不過就在那股毀滅之意被清除的瞬間,周元心頭忽然一動,一道驚訝的情緒涌上來。

因爲在此時,他憑藉着神魂對肉身的入微感知,竟是隱隱的察覺到,他的肉身,彷彿是在這一瞬,有所增強。

“這...是因爲劫雷中蘊含的毀滅之力的磨練?”

周元腦海中有靈光閃過,肉身到了他這般的層次,尋常磨練,錘鍛已是難以有多大的作用,可這須雷的劫雷中,卻能夠蘊含一絲毀滅之力,這如果能夠承受下來,剛好是能夠對他現在的肉身達到一種磨練。

“竟然還有這等好處?”

但轉念間,周元又是眉頭微皺:“若是想要藉助這傢伙的劫雷來煉體的話,必然需要引動大量的劫雷,可這劫雷威力極大,其中蘊含毀滅與暴戾,平白的收入體內,積累下來甚至可能會動搖心神,到時一個不慎,說不得還會陰溝翻船。”

“如果能減弱一些劫雷的威力,再將其中蘊含的暴戾之意消除,那就好了!”

周元撓了撓頭,感覺自己是不是要求得有點過分了,不過就當他打算放棄這般想法的時候,其眉頭忽然一挑。

“其實...倒也不是不可能。”

周元目光閃爍,下一瞬他的身影直接是出現在雷雲深處,只見得白金源氣爆發而出,形成了一道光罩,將其護在其中,光罩還有着隔絕窺視的作用。

而雷雲中,須雷見到這一幕,冷笑道:“裝神弄鬼,管你是什麼,今日在我劫雷下都將灰飛煙滅!”

他心念一動,只見得雷雲翻滾,十數道粗大如龍的雷劫便是咆哮而下,狠狠的轟向了那一道源氣光罩。

光罩內,周元盤坐,他望着那落下的一道道威能驚人的劫雷,輕聲道:“天誅法域。”

嗡。

一道丈許左右的玄妙法域以其爲源點,擴散而開。

只見得那劫雷衝下,直接是破開光罩,一頭鑽進了那丈許法域中。

而劫雷剛進法域,便是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生生的削弱,而且最驚人的是,其中所蘊含的那種暴戾之意,竟然也是在這一刻被那股法域之力,生生的抹除。

這就是法域的偉力!

即便周元這法域不過是丈許左右,遠遠比不上真正的法域強者,可任何闖入這法域中的事與物,都將會受到法域的壓制。

想要對抗法域的力量,唯有法域。

或者...以更強大的聖火直接生生的將其燒了。

這須雷的劫雷雖然強悍,可終歸還只能算做天陽境的力量,所以只要進了這丈許範圍,就將會任由揉捏。

“不愧是法域。”周元暗贊一聲,不過可惜的是他這法域跟須雷的劫雲一樣,都是有着範圍的限制,這丈許範圍太過的狹窄,若是想要用其困人,實在難以辦到。

轟!

而在他心思轉動的時候,那經過法域削弱,剔除暴戾的劫雷直接是一道道的落下,劈在了他的身軀上。

頓時間,其身軀上雷光流轉,一團團焦黑不斷的出現於皮膚之上,甚至隱隱有鮮血自毛孔中滲透出來。

周元的眉頭也是緊皺起來,即便被削弱了,可如此數量落下來,依舊是帶來了無邊的痛苦。

他咬牙承受着劇痛,然後運轉力量,開始消磨着體內那些毀滅之意。

片刻後。

周元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難以遏制的驚喜之意,因爲隨着將那些毀滅之意盡數的消磨,他的肉身,果然是再度隱隱有所增強。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周元臉龐上有着一抹笑意盪漾開來,他擡起頭,目光透過光罩,有些熾熱的望着上空那翻滾的劫雲。

或許,他能夠藉助這須雷的劫雲力量,讓得他肉身再度踏出一步。

那個時候,說不定他也是能夠感受一下聖琉璃之軀的玄妙...

畢竟,對於白小鹿那聖琉璃之體,如果說他不眼饞,那簡直就是假話!

“須雷...”

“你可得給點力,我能否觸及到那一步,就得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