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祕法之王

轟!轟!

巨大的廢墟古城中,兩道身影在那半空中閃電般的交鋒,短短不過霎那的時間,便是碰撞了千百次。

每一次的碰撞,都是爆發出極爲恐怖的源氣衝擊,將下方無數殘破建築,紛紛夷爲平地。

那種級別的交鋒,僅僅只是一些餘波的擴散,都能夠把一些源氣底蘊低於三十五億的天陽境強者重創,由此可見兩人的交手究竟是何等的兇悍與激烈。

砰!

又是一次硬憾,源氣爆發,須雷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他面無表情,眼神倒是顯得格外的冷厲。

他的源氣底蘊比周元強上了一億之多,而且他所修煉的源氣,也是位列八品的金霄雷劫氣,這般源氣以破壞力強橫著稱,剛猛兇悍,可即便如此,在此前的交鋒中,他卻並沒有取得太多的優勢。

“這傢伙所修煉的源氣,品質恐怕比我這金霄雷劫氣還要更勝一籌...”這種發現讓得須雷有些心驚,他所修煉的源氣,即便是在八品中,都當算是上乘。

這種級別的源氣,在那下五天中,必然是最爲頂尖級別的,而至於真正的九品源氣,莫說是那下五天,就算是在聖族內,都是極爲的罕見。

所以當他在察覺到周元所修煉的那白金源氣居然如此之強時,不免感到錯愕。

這雖然並非是九品源氣,但也絕對算是八品之中的巔峯了!

而且,周元手中那斑駁黑筆,應該也算是觸及到了聖物的門檻,不然的話,不可能與他的赤雷棍硬碰而不落下風,要知道他這赤雷棍,可是聖祖天的聖者親自爲他所煉製,假以時日機緣到來的話,未必不能踏入真正的聖物層次。

正因爲對方所修源氣的品階以及那斑駁黑筆的緣故,方纔能夠阻攔下他先前的攻勢。

“既然如此...”

須雷眼神冰寒,下一刻,其雙手陡然結印。

只見得有金色光華自其天靈蓋噴薄而出,金光直接是在其上空匯聚,竟是化爲了一片金色雷雲,雷雲中,金雷蜿蜒流轉,釋放着恐怖之威,震動天地。

“金雷伐體術!”

伴隨着須雷一聲大喝,那雷雲中頓時有着道道金雷落將而下,狠狠的劈在了須雷身軀上。

不過那金雷卻並未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反而其體內的源氣在那種雷擊的劈打下,直接是以一種極爲驚人的速度節節攀升。

短短數息,那須雷的源氣底蘊便是踏入到了四十八億的程度!

足足提升了將近四億!

須雷立於虛空,周身金雷不斷的吞吐閃爍,令得他看上去宛如雷霆之神,威壓驚人。

須雷俯視下方的周元,神色隱有傲然:“周元,我這般祕法,放眼我聖族的天陽境內,都算是頂尖,你能將我逼得以祕法來勝你,也算是你的能耐了。”

當實力達到他們這種地步,幾乎算是天陽境的巔峯了,所以在這個程度上,一般的祕法幾乎是沒有了多大的效果,可這須雷依舊能夠暴漲四個億的源氣底蘊,這般祕法,的確是相當的厲害了。

“竟然能夠提升四億源氣底蘊的祕法,當真是厲害。”

周元也是驚歎了一聲,旋即手中天元筆斑駁筆身上,一道古老晦澀的符文陡然明亮,天地間源氣瘋狂的呼嘯而來。

“晉升!”

這一瞬間,周元的源氣底蘊也是瘋狂暴漲!

直接從四十三億踏入到了四十八億的地步!

足足五億源氣底蘊的提升!

在周元未曾突破到天陽境後期之前,他催動“晉升”的話,幾乎能夠爲他提供七億乃至更多的源氣底蘊提升,可正如那須雷所說,隨着他們踏入天陽境後期,也是漸漸的抵達這個境界的巔峯,那個時候想要再有所提升,難度自然比以前高了太多。

所以周元的“晉升”,也受到了一些削弱,變成了五個億。

但即便如此,也讓得那須雷臉龐上的傲然之色陡然一滯。

“五億底蘊的提升?!怎麼可能?”須雷眼中有些難以置信之色,這是什麼祕法,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提升?

他的目光停在了周元手中的天元筆,從那上面,他隱隱的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威壓。

那種威壓...有些像是真正的聖物!

不過比起聖物,威能弱了太多。

“難道是一件曾經的聖物?”須雷眼界也是極廣,很快就猜到了答案,當即面色都是微微一沉。

而在須雷心中驚疑時,周元卻是嘴角帶着一絲戲謔的望着他:“你以爲這就結束了嗎?”

他微微蹲身,手掌拍向了地面,掌心間,有着一道聖紋浮現。

“地聖紋!”

轟!

大地震動,肉眼可見的漣漪蔓延開來。

下一刻,大地深處,有無比厚重的源氣蠻橫的衝進了身軀之中。

周元的皮膚下,彷彿是有一條條小蛇在竄動,試圖破體而出,但最終還是被那堅韌的肉身牢牢的束縛在了體內。

而周元的源氣,則是再度在那須雷震驚的目光中,以一種穩定的速度增漲起來。

五十億!

又是兩億的增幅!

“你!”面對着此時威壓恐怖的周元,即便是須雷,都是有些說不出話來,瞪圓的眼珠,顯露着內心的震動。

到了他們這種程度,尋常祕法的作用本就已經不大,可這周元,竟然身懷兩種?!而且還是互不衝突的兩種?

周元擡起頭,他望着有些震驚的須雷,嘴角的戲謔變得更爲的濃郁:“不好意思,你可以叫我...祕法之王!”

轟!

他的聲音剛落,不待那須雷有迴應,其身影已是猛然破空而出。

音爆響徹,彷彿是有着無形的漣漪爆發。

周元的速度原本不及須雷,可如今在這五十億源氣的強行催動下,那瞬間的爆發,竟是反超了須雷!

所以當須雷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元已是如同瞬移般的出現在了面前。

轟隆!

“萬鯨!”

古老鯨吟聲迴盪天地,斑駁筆身宛如是化爲了那擎天巨柱,裹挾着無法形容的偉力,狠狠的砸向了須雷。

須雷也並非是常人,危急時刻,一聲長嘯,赤金棍上有雷光大放,同樣是運轉了全力,身後有萬千金雷綻放,威嚴霸道,直接迎了上去。

鐺!

金鐵之聲炸響,虛空直接被撕裂。

砰!

不過緊接着,一道身影狼狽的倒飛了出去,身軀砸落在廢墟古城中,直接是撕裂出一道數千丈的深深裂痕,沿途更是不知道將多少建築震成了粉末。

待得那人自廢墟中再度衝出時,方纔看清其面目,正是須雷!

此時的他面色有些陰沉,先前的對碰,他竟然被周元徹底的壓制了。

“好...”他眼神森冷。

轟!

然而一句話還未曾說完,面前虛空再度炸碎,周元身影如蠻荒兇獸般的踏空而出,恐怖的源氣攻勢當面就如暴雨般的轟了過來。

面對着周元的咄咄逼人,那須雷也是怒吼一聲,身軀上雷光纏繞,不堪示弱,全力相迎。

轟隆隆!

廢墟古城上空,兩道人影瘋狂互相進攻,化爲無數道殘影。

每一道餘波的擴散,都是會撕裂虛空,掃平大片的廢墟。

但是,不管那須雷如何不願承認,在這般憑藉着源氣的硬碰間,他是真正的落入了下風。

周元那五十億的源氣底蘊,全方位的讓得他陷入劣勢。

鐺!

於是,在那又一次的硬憾中,須雷再度狼狽的倒飛而出,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再莽撞的上前,因爲他知道這沒有意義,繼續依靠源氣底蘊對拼的話,只會讓得他傷勢加重。

呼。

須雷深吸一口氣,雙掌在面前虛空交叉劃過,劃過神妙的軌跡,引動得星空搖動。

轟轟!

在其身後,虛空震顫,金雷在瘋狂的咆哮,無數雷光交織間,似是化爲了一副古老的雷霆圖紋,在那圖紋之中,似是有着一座巨人仰天嘶嘯,仿若雷神。

一股極爲可怕的危險氣息籠罩天地。

周元的身影也是停了下來,眼神微顯凝重。

“這一招...”

而在周元渾身緊繃時,那須雷冰冷中蘊含着濃濃殺機的聲音,已是裹挾着雷鳴,迴盪天地。

“聖源術,九宮雷鳴!”

周元瞳孔猛然一縮。

果然是...聖源術!

看來這傢伙,是被真的打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