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對戰須雷

周元所在之處,乃是一座遼闊寬敞的古城廢墟,殘破的建築聳立其中,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可見其規模。

不過此時的周元卻沒心情理會這些,他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前方一座破塔塔頂處,那裏有着一名白髮男子盤坐,他手中輕輕的拋着一些血紅的丹丸,時不時的丟起,落在其微張的嘴中。

周元目光掠過那些血丹,眼神變得幽冷了一些,從那上面他能夠感覺到濃郁的血腥味道,顯然,這是血源丹,聖族最常見的一種丹藥,將諸多生靈一身血肉與源氣活活煉化而成。

同時,這也是聖族之人最喜歡的一種...打嘴零食?

“要吃嗎?”

須雷察覺到周元眼神的變化,笑了笑,道:“沒必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正如同你人族也殺豬吃肉一般,在我聖族眼中,你們這些天源界的下賤生靈,又與豬狗何異?”

“你們能吃得豬狗之肉,我聖族就吃不得你們這一身血肉?”

周元神色淡漠,並未理會他這般詭辯之語,眼前這名爲須雷的男子,實力極爲的強橫,比起之前所遇見的那位聖天驕不知道強上了多少,這是一個真正的勁敵。

“原本以爲會在這裏撞見迦圖。”周元道。

須雷笑道:“相信我,見到他的話,你會絕望的。”

“而且...讓你們這些下五天的賤種螻蟻走到了聖衍大陣的核心處,那豈不是在說我等的無能?”

“無不無能倒是還沒試過,但你們的胃口,是真的不小。”周元淡淡的嘲諷道。

他所說的胃口大,自然是聖族此次竟然打算獨吞九條祖氣主脈。

須雷漫不經心的道:“我聖族乃是天源界最爲尊貴的種族,自然應當享用這天地間最好的機緣,你們這些卑賤螻蟻能夠存活至今,應該對我聖族心懷感激纔是,如今卻還想與我聖族奪食,當真是沒有自知之明。”

“最高貴?可笑。”周元搖搖頭。

“你這般螻蟻當然不知曉我聖族之尊貴,你們這諸天生靈,不過只是祖龍身化萬物所誕生,而我聖族卻並非如此,我們...有着屬於自己的...神!”須雷輕笑一聲,而說起最後一個字時,他的神色變得狂熱而尊崇。

“神?”

周元眉頭微皺,此等有關聖族的祕辛,憑他的實力,的確還沒資格知曉。

不過須雷顯然沒興趣與他多說,他手中赤金棍輕輕一跺,霎那間,天地間雷鳴響徹,只見得金色的雷光以其爲源頭猛的肆虐開來,直接是將附近那些建築物瞬間化爲虛無。

感受着那須雷眼神中的森然殺意,周元也就收斂了心思,他面色平靜間,神府之內的三輪天陽陡然爆發。

轟!

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橫掃,白金光柱直衝雲霄,帶來無比強悍的威壓。

“四十三億...”

須雷雙目微眯,道:“下五天中能夠出現你這般程度的天陽境,還真是不容易,不過可惜,在我看來,你還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他一步踏出,身後三輪天陽浮現出來。

轟!

金色如雷光般的源氣環繞其周身,引得虛空震盪,那般源氣底蘊,竟然是達到了四十四億之多,甚至隱隱的有着接近四十五億的程度!

這,就是聖祖天中排名第二的聖天驕的強橫底蘊!

而且,最讓得周元眼瞳微縮的是,他在那須雷身後的三輪天陽上,看見了一些熟悉的古老紋路。

那是龍紋!

龍爪天陽!

還是六爪天陽!

周元神色肅然,不過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以聖族的資源以及他們獨有的天賦,這些聖天驕能夠凝鍊出龍爪天陽並不奇怪。

果真是強敵。

周元再不猶豫,源氣催動間,身後同樣是有三輪天陽浮現,與天地共鳴,頓時引得那天地源氣的匯聚變得更迅猛了。

“哦?”

在他召喚出天陽時,那須雷顯然也是發現了其上的龍紋,當即便是一怔,臉龐上首次出現了一些驚愕波動。

“七爪天陽?!”

因爲他發現,周元居然同樣是龍紋天陽,而且那爪趾的數量,比他還多一個!

“有意思,看來你下五天還真是有些氣運殘留,竟能夠養出一個七爪天陽來!”須雷緩緩的道,只是其眼中的殺機,倒是在此時變得極爲濃郁起來了。

“若是在這裏將你殺了,或許你可能就會是下五天最後一位七爪天陽了吧?”須雷輕輕一笑。

轟!

就在他聲音剛剛落下的那一瞬,似是有金雷乍現,其身影直接消失。

“好快的速度!”

周元瞳孔微縮,這須雷的速度,簡直是他見過同輩之中最快的人,那金雷掠過,即便是以他的眼力,都是難以捕捉其軌跡。

“破障聖紋!”

周元眼瞳深處,有聖紋流轉。

旋即他身影化爲陰影對着右側掠去。

砰!

就在他身影剛動的那一瞬,一根赤金棍裹挾着金色雷光自虛空中砸下,狠狠的落在了他先前所立之地。

咔嚓!

整個地面瞬間被撕裂開來,宛如地龍翻滾般,一道道裂痕對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震碎了無數殘破建築。

“咦?”

虛空中有着一道驚訝的聲音響起:“不錯,竟能避開我的攻擊。”

要知道,在這聖祖天的天陽境內,如果純比較速度的話,就算是迦圖都要稍微遜色他一絲。

周元身形化爲模糊,在諸多陰影之中閃爍。

“喂,你跑不掉的!”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戲謔的笑聲突然的傳進耳中,只見得周元所處之地的四周大地中,有着金色雷光暴射而出,雷光交織成網,直接是封鎖了周元的所有退路。

轟!

赤金棍裹挾着磅礴浩瀚的金雷海洋,以泰山壓頂之勢,狠狠的轟向了周元天靈蓋。

這一棍,氣勢巍峨,猶如凝固了空間。

周元眼神也是變得凝重起來,對方攻勢太猛,此時已是無法躲避。

既然躲不過,那就直接硬碰吧!

他手掌一抓,天元筆閃現而出,雪白筆尖瞬間化爲深邃幽黑之色。

筆鋒之上,白金源氣咆哮涌動,猶如是天龍匍匐其上,將要吞天滅地。

鐺!

下一瞬間,赤金棍與那斑駁黑筆轟然相撞。

這一擊,兩人皆是將自身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兇悍無匹。

轟隆!

撞擊彷彿令得虛空凝滯了瞬間,緊接着,無法形容的源氣風暴宛如是化爲了龍捲風,直接是以兩人爲源點,陡然肆虐開來,萬千建築,瞬間蒸發。

砰!

而在那源氣龍捲風暴中,兩道身影倒射而出。

他們的腳掌踏在虛空上,直接是將空間都是踏碎開來。

須雷手掌緊握赤金棍,他眼神冷冽的注視着遠處那道年輕身影。

“有意思了...”

先前的對碰,他的源氣底蘊雖然勝過對方一籌,但卻並沒有取得想象中壓倒的優勢,對方的源氣品質之強,遠遠的出乎他的意料。

周元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他盯着那須雷,眼神同樣是變得熾熱起來。

“也罷,在解決掉迦圖之前...”

“就用你來熱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