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須雷

山巔上,迦圖面色冷漠的注視着面前的光幕,眼中殺機宛如實質,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都是變得冰寒下來。

他沒想到,那周元竟然直接一掌就將霄印給斬殺了。

“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

“品階位列八品頂峯的源氣...”

“堪比聖源術的掌印...”

迦圖的眼力極爲的毒辣,先前的窺視,已是看清楚了周元的大致實力,不過霄印會被秒殺,終歸還是自己過於的託大,原本他是指派了兩位同脈者與其聯合對付周元的。

若是他們聯手,周元未必能夠如此的摧枯拉朽。

可這蠢貨偏偏要先自己展現一下本事,結果,就沒了...

迦圖面無表情,袖袍一揮,面前的光幕中有着一副極爲複雜的光線脈絡浮現出來。

這些交織的光線,便是這座“聖衍化界大陣”的結界脈絡,而那些光線交織處,則是一個個結界節點所在。

而如今,這些節點已是有一些地方出現了黯淡,這是被破壞的跡象。

“這個周元,當真是個禍害,早知道如此,就應該提前將其滅殺。”迦圖冷聲道。

可惜,此前他們蒐集的情報中,根本連周元的名字都沒有,一個區區天陽境中期,連他們的眼都入不了。

可那時候誰又能知曉,這個周元會帶來如此大的威脅。

“看來此次我們佈置大陣,試圖吞下九條主脈,果真是有些冒險了。”一道聲音從迦圖身後傳來,那是一名白髮男子,他揹着一根赤金長棍,雙目開闔間,隱隱有金色雷霆閃現。

此人名爲須雷,乃是聖祖天中僅次於迦圖的聖天驕。

迦圖神色淡淡,道:“這座聖衍化界大陣雖說還有點缺陷,但終歸是我們聖族的聖者聯合推衍而出,其複雜深奧程度,就算是神魂踏入遊神境的強者,都不一定能夠找出其隱藏的破綻所在。”

“那個周元...應該是身懷某種異寶。”

如果不是因爲周元的話,那五大天域的人馬就算是將命給拼光了,恐怕也踏入不了大陣半步。

可惜...偏偏出了這般差錯。

須雷凝視着光幕,突然道:“此時結界尚未徹底運轉起來,如果解除結界的話,集合力量,要滅這五大天域的人應該不難,這,應該也是最爲保險的方法。”

“不行!”

迦圖毫不猶豫的拒絕:“結界一散,憑我們的力量便是再也無法布成,那樣的話,九條主脈,我們就不可能全部吞下。”

須雷眉頭微皺,不過卻並未反駁,因爲如此做的話,他同樣也會有些不甘心,而且那樣一來,其他的聖天驕也會反對,到時候搞不好羣起激憤,他們也兜不住。

這回了聖祖天,也不好交代,說不得還會受罰,畢竟諸位聖者爲了盡吞這些祖氣主脈,可是籌備多年。

“雖說局面稍微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也沒必要驚慌,憑這些賤種螻蟻,不可能真的動搖這座結界。”

迦圖看向須雷,道:“前面這些都只是開胃小菜罷了,難不成你覺得,他們真能闖過由我們鎮守的最後節點?”

須雷聞言,想了想,旋即輕笑着搖搖頭。

“蚍蜉撼樹而已。”

迦圖也是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從容的道:“所以一切都在掌控,現在讓他們感覺到一點希望,再最後將其掐滅,想必那時候他們的神情會分外的精彩。”

“也罷,那就讓他們先高興一下吧。”須雷點頭。

於是兩人便是一坐一立於那光幕之前,靜靜的注視着結界之內的變化。

這一看,便又是大半日的時間過去。

前方光幕內的一道道代表着節點的光點,不斷的黯淡...

這說明越來越多的節點在被破壞。

而結界內的動盪,也是在漸漸的有些加劇起來。

迦圖神色冷漠,他並未在意五大天域那些普通的隊伍,那些隊伍在外圍鬧翻天,也不可能真的摧毀結界,他的目光始終盯着那最深處的一些節點所在。

那裏是最重要的路線。

而這裏,正是五大天域那些頂尖強者突破的方向。

經過整整一日的推進,他們已經開始有些接觸到深層次的防線了。

“差不多了,沒必要再放任下去了,不然就真是在玩火了。”一旁的須雷淡聲道。

迦圖也是輕輕點頭,接下來這道防線,將算是結界中樞的最後一道防線。

“傳令下去,讓他們都準備動手吧。”

然後迦圖看向某一處節點所在,那裏應該是周元所在的位置,他眼中有殺機流淌,緩緩的道:“須雷,這周元就交給你去對付吧。”

須雷是聖祖天中僅次於他的天陽境,以其實力對付周元應該是夠了,而能夠將須雷派出,也可以看出此時的迦圖對周元倒是並不算小看了。

須雷伸了一個懶腰,漫不經心的道:“若是我去的話,恐怕你就玩不了了。”

言語間,同樣是有着掩飾不住的傲氣。

迦圖笑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終歸得坐鎮此處,以防萬一。”

須雷眉頭一挑,道:“這萬一,是指我敗在了那周元手中?”

迦圖道:“可別挑我話裏的毛病...我總得爲了我們的任務負責,雖說我也覺得你出馬不可能會有什麼問題...”

“對了,你若是解決了那周元,將他打斷四肢帶來,我以後將他煉成血奴,然後帶着他去將他的家人全部殺光。”說到此處,他的嘴角有着殘忍與血腥之色浮現出來。

對於屢屢破壞他謀劃的周元,顯然迦圖也是恨意很深。

“如你所願。”

須雷隨意的擺了擺手,沒有再多說,直接一步踏出,面前的虛空破碎,他的身影便是消失而去。

望着須雷離去的身影,迦圖神色這才變得漠然下來,他望着周元所處的那個結界光點,有些憐憫的道:“可憐的賤種螻蟻,辛苦一日,最終卻是在做一些無用之功。”

“接下來,你們就會體驗到,什麼叫做絕望...”

他屈指一彈,有無形的波動自大陣內盪漾,然後傳播開來。

在這同一時間,這聖衍結界內,忽有一道道聖族頂尖強者爆發出極爲驚人的源氣波動,他們身影一動,穿破結界,最終投向了那些最後的防線。

之前的那些,除開周元遇見的那位聖天驕,其他的都不算是什麼威脅。

而現在...

方纔是正戲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