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天龍掌印

“下五天的賤種螻蟻,你們差不多就該停下來了。”

當周元他們踏入這處結界節點的時候,那立於遠處山巔上空的那三道人影中居首者,已是淡淡的開口,他的聲音如滾雷,轟鳴在天地間,引得下方的山脈都是在震動。

而且他也毫不掩飾的將自身四十億的源氣底蘊爆發出來,威壓瀰漫。

“你就是聖祖天的聖天驕?”周元打量着眼前之人,只見其手持暗紅大槍,魁梧的身軀散發着強橫的壓迫感,其臉龐倒是普通,雙目中閃爍着讓人心悸的猙獰與兇橫。

宛如一頭人形兇獸。

從感知而來的壓迫感中,此人的確是比此前所遇見的彌石彌山兩兄弟更強。

“我乃聖祖天聖天驕,霄印!”

那聖祖天聖天驕手中暗紅大槍遙遙的指向周元,咧嘴笑着,滿是兇橫與居高臨下的傲慢。

“據說你就是下五天在這古源天中的總指揮?看上去似乎沒什麼出奇啊,若是能夠在這裏將你斬殺了,倒是大功一件。”

周元眼神淡漠的望着他,卻並未被其言語所激怒,只是偏頭對着李卿嬋等人道:“你們去佈置陣旗,此處交給我來。”

李卿嬋螓首微點:“小心點。”

旋即毫不猶豫的帶着人飛身而退,四散開來,開始找尋方位落下陣旗。

“走哪去?!”

那霄印見狀,卻是森然一笑,手臂一震,那暗紅大槍便是咆哮而出,帶着滾滾血紅洪流,宛如一頭血蛟,裹挾着滔天源氣撕裂天際,直接對着李卿嬋等衆人籠罩而去。

不過就當那凌厲兇橫的攻勢尚未接近李卿嬋他們千丈範圍時,一道身影便是如鬼魅般的擋在了前方。

周元五指緊握,雪白筆毫自皮膚下涌出來,化爲拳套覆蓋了拳頭。

轟!

他一拳直接與那如血蛟般的洪流硬憾在一起,頓時有金鐵之聲響徹,整片虛空都是在此時劇烈的扭曲起來,下一瞬,那血蛟大槍猶如是發出了一道哀鳴聲,直接是倒射而回,沿途撞進了一座座山峯中,將其盡數的洞穿震塌。

“四十億的源氣底蘊,你就敢如此張狂,你聖族的聖天驕,是都缺少腦子嗎?”

周元眼神銳利的盯着那霄印,身後三輪天陽若隱若現,與此同時,那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恐怖的源氣威壓如萬丈巨浪,一波波的對着四面八方衝擊而去。

“四十三億源氣底蘊?!”

那霄印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縮。

“而且,這傢伙的源氣...”霄印望着周元那白金色的源氣,在那源氣之中,他能夠感覺到一種獨特的威壓,顯然品質不低。

轟!

不過,還不待他所想,周元已是一步踏出,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霄印的前方,面無表情,一拳轟出。

那一拳下,有滔天源氣嘶嘯,白金色的源氣深處,隱隱有威嚴古老的龍吟響徹,那龍吟之聲,能夠震懾神魂。

這一拳,周元直接是運轉了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所以那一拳轟出,只見得虛空中有肉眼可見的漣漪綻放開來,緊接着一道道空間裂痕隨之蔓延。

“當我懼你這賤種螻蟻不成?!”

見到周元直面主動挑釁,那霄印頓時面目猙獰,眼神羞惱,雖說對方那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比他更強,但霄印卻並不打算退避,因爲聖族的驕傲,不允許他在這下五天的賤種面前後退。

“神碑祕法!”

霄印厲嘯出聲,他的衣衫直接是爆碎開來,只見其胸膛上,竟是有着一座石碑紋身,紋身蠕動,綻放出玄妙之光,一道道光線蔓延開來,迅速的波及霄印身軀的每一個角落。

而他的源氣底蘊,也是在此時以驚人的速度暴漲!

短短數息,其源氣底蘊便是達到四十二億的程度!

“玄蛟神拳!”

霄印五指緊握,一拳轟出,只見得其身軀上竟是有着一條蛟龍之影升騰而起,蛟龍俯衝而下,與其拳勁相融,下一瞬,只見得一道千丈龐大的蛟龍拳印裹挾着滾滾源氣,直撲周元。

這一拳,霄印同樣是毫無保留,將自身力量盡數的爆發。

“跟我聖族比底蘊,你憑什麼?!”霄印狂笑,他所修的怒蛟源氣乃是八品源氣,威能霸道,如今再輔以祕法,這般攻勢就算對方擁有着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也必然不敢硬憾。

只是...這終歸只是他以爲。

面對着霄印那傾盡全力的兇橫反撲,周元面龐依舊沒有任何的波瀾,他感受着體內奔騰涌動的鎮世天龍氣,那種雄厚之感,是以往從未有過的。

在此次突破到天陽境後期,現在還算是周元第一次真正的徹底催動起體內源氣。

吼!

古老威嚴的龍吟聲在體內不斷的迴盪,沖刷着血肉,而在那種龍吟聲中,周元腦海中有靈光閃現,彷彿醍醐灌頂,於是他突然變拳爲掌,指間結印。

“鎮世天龍氣...”

“天龍掌印!”

在這祖龍經所修的源氣中,本就蘊含着一些強大之術,只是很多時候唯有源氣達到某種層次後,方纔能夠將其挖掘,參悟。

而這一道突然如電光般閃現的源術,周元隱隱的有所感覺,其威能,恐怕相當不一般。

轟!

當周元那掌印拍出的霎那,只見得一道白金色的光陣自其掌心間陡然擴散出來,而下一瞬,光陣撕裂,一道萬丈巨大的白金龍影裹挾着無法形容的威勢與壓迫,陡然衝擊而出。

虛空都是在那白金龍影下破碎開來。

萬千空間碎片四射。

白金龍影在那霄印眼瞳中急速的放大,那種隱隱間散發出來的強大危險氣息,讓得其渾身汗毛都是陡然間倒豎起來,而且最可怕的是,他那一道蛟龍拳影,竟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是在懼怕。

他所修煉的這道玄蛟神拳,乃是需要一頭蛟龍之魂血祭,方纔能夠具備其兇威,可如今,他這蛟龍殘留的印記,被那白金龍影徹底的壓制。

“轟!”

但這般時候,變招退避已經來不及,所以這霄印眼中有兇芒閃爍,不進反退,身軀上有血紅蛟鱗浮現。

“這小子有些門道,先將此次攻勢抗下,接下來便與他們結陣,施展底牌將其斬殺。”

霄印所說的他們,自然是那兩位源氣底蘊在三十八億左右的同族之人,他們源氣同爲一脈,有一祕法一旦催動,便可三人合一,到時候自然能夠將這周元壓制。

只是這霄印爲人狂傲,他不願意一上來就聯合他人之力,而是打算先憑藉自身實力挫挫這周元的銳氣!

“我就不信,我堂堂聖祖天聖天驕,竟會不如你這卑微賤種!”

霄印兇性被激發,速度陡然暴漲,最終裹挾着磅礴之力,與那咆哮而下的白金龍影轟然相撞。

轟隆!

狂暴無匹的源氣衝擊自虛空間肆虐開來。

下方的山林瞬間被摧毀,直接被生生夷爲平地。

砰!

遠處的李卿嬋等人也是停下了動作,有些震撼的望着那裏的碰撞。

這同樣是他們見到周元在突破後的第一次出手。

他們望着虛空上,那裏的周元凌空而立,而在他的前方,那兇橫無匹的霄印也是腳踏虛空,但李卿嬋他們臉頰上的震驚卻是越來越濃郁。

因爲他們見到,在那霄印的胸膛上,直接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血洞洞穿其胸膛,甚至可見白金色的源氣在瘋狂的侵蝕着。

在那後方,那兩名源氣底蘊在三十八億左右的聖族強者,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這一幕。

“怎麼...可能...”

霄印低頭望着胸膛上的血洞,面龐也佈滿着難以置信,他沒想到周元這一道攻勢竟然會如此的可怕...

體內的生機在迅速的消散。

霄印的眼瞳中有着濃濃的不甘與驚駭欲絕涌現出來,他還有手段沒有施展,他還有聖瞳沒有催動,他還有更多的底牌也沒有動用...不該如此的,他原本是想要擋住周元這一道攻勢,然後就開始瘋狂反撲的...

但...現在,卻沒有反撲了。

啊!

霄印仰天咆哮,聲音中滿是不甘與憤怒,然後下一刻,嘯聲戛然而止,他的身影便是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轟然自那虛空上墜落而下,在那大地上砸出了一個深深的巨坑。

李卿嬋他們嘴巴微微張大...

他們這邊連陣旗都還沒插好呢!

怎麼戰鬥就結束了?!

那可是一名聖祖天的聖天驕啊!竟然直接被周元一掌給打死了?!

那後方兩名聖祖天的強者也是渾身顫抖的望着這一幕,此時的他們簡直是要忍不住的破口大罵,罵霄印那個混蛋如此的託大,原本他們的計劃是以祕法合擊周元的,可現在...連主導者的霄印都被打死了,他們兩人還能合個屁啊?!

“蠢貨!蠢貨!”

這一刻,兩人的心中不斷的怒吼着。

虛空上,周元望着那生機斷絕的霄印,面色漠然,但那眼瞳中也是劃過一抹驚詫之色,他預感到這天龍掌印似乎威力不凡,但卻沒想到竟然能夠一掌將其轟死。

這般威能,已是不遜色於一道七彩斬天劍光了。

當然,這更多的應該是那霄印的怒蛟神拳剛好被其所剋制。

其似乎是煉化了一道蛟龍之魂,同樣因此,在那天龍威壓下,直接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毀。

這傢伙...簡單來說就是倒黴透了。

正巧周元心領神會的自鎮世天龍氣中感悟到一道源術,將其剋制得死死的。

不過周元感覺這恐怕也不是巧合,或許正是因爲這傢伙的蛟龍拳印的挑釁,方纔將鎮世天龍氣給引動...

他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目光投向那兩名聖族的強者。

而那兩人見狀,頓時一個激靈,轉身就破開結界而逃。

周元也沒去追趕,只是擡起頭望着虛空某處,在那裏,他隱隱的感覺到一股窺探之意,當即他臉龐上有着一抹冷笑浮現,然後伸出手指,指了指地面上死去的霄印。

與此同時。

在這座聖衍結界深處,一座山巔上,迦圖望着面前的光幕,面無表情的一掌拍出,不遠處的一座巨山直接是在此時悄無聲息的湮滅。

“周元...”

低低的聲音響起,其中的殺意,幾乎是濃郁着帶來了血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