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有缺陷的大陣

當周元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響起的時候,頓時引來了無數道震驚的目光。

緊接着,那些震驚又是漸漸的衍變成一絲絲的驚喜,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眼神期盼的盯着周元的身影,在這種絕境般的時候,周元此話,無疑是再度給他們帶來了一絲的希望。

“周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白小鹿忍不住的抓住周元的衣袖,烏黑的大眼睛中帶着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的那種希冀。

關青龍他們也是目光灼灼的望着周元,卻是無意識的壓抑了呼吸聲,彷彿生怕將那悄然到來的一絲希望嚇跑了一般。

面對着他們的目光,周元只是盯着遠處那座籠罩天地的大陣結界,平靜的道:“這座結界的確超乎我想象的雄偉龐大,不愧是聖族聖者的手筆,若是其真處於完整形態的話,我恐怕根本無法看透其絲毫奧妙。”

“不過可惜...”

他聲音一頓,視線轉向白小鹿:“你此前說,你們乾坤天得到的情報,是這聖族還並未將這“聖衍化界大陣”推衍完全,其實你說的的確沒錯,眼前這座大陣,並不是真正的完整。”

“它還有着缺陷!”

“而那迦圖,應該也清楚這些缺陷所在,所以他方纔會試圖以言語打散我五大天域的士氣,令我等主動退去,因爲他比較謹慎,擔心真的倒黴碰見了意外。”

周元目光環視周圍,望着那諸多希冀的目光,道:“簡單來說,這聖族精心所佈置的大陣結界,並非是真正的鐵壁銅牆,我們...依舊還有機會!”

轟!

當他此話落下時,五大天域中無數人頓時眼中有熾熱涌起,先前眼中的不甘與絕望,漸漸的衍變成濃郁的戰意。

說到底,他們也不甘心就此而退。

能走到此處者,大多都是心性堅韌之輩,他們不怕戰死,他們怕的是看不見希望的死。

而眼前這座巍峨大陣太過的恐怖,那足以讓得他們絕望,可現在周元的話,卻是將這種絕望抹平了下去。

白小鹿,關青龍他們感受着那再度升騰起來的戰意,也是如釋重負,如果真被那迦圖三言兩語便是瓦解了士氣,那此次他們回了各自天域,真是不知道應該如何交代,說不得,還會落得千夫所指的境地。

只是...周元又如何看出這座大陣的那些缺陷所在?

這種由聖者聯合推衍而出的結界,極爲的複雜,莫說是他,就算是神魂踏入遊神境界的存在,恐怕都不一定有這般能耐。

而周元,卻是如此的肯定,真的不是在胡言亂語,以此穩定士氣嗎?

可若是如此的話,那只是在飲鴆止渴,一旦事情暴露,反而對士氣打擊更爲的嚴重。

一時間,白小鹿他們也是有些心亂如麻起來,先前的歡喜又是消失而去。

不過周元倒並未理會他們,他的目光,只是望着那大陣之中立於山巔上的那道身影,的確,如果光憑神魂境界的話,以他的能力不可能看出這座結界的缺陷所在,但幸運的是,他神魂境界不夠,可卻擁有着破障聖紋。

這道聖紋雖然不具備着多少的戰鬥力,但卻能夠破窺虛妄,在這些年中,給周元帶來了不少的驚喜。

而眼下,又是一樁。

在周元的目光鎖定下,那山巔上的迦圖,面色則是看不出喜怒,他眼眸似是有些饒有興趣浮現出來,望着周元道:“看來這下五天中,也是有些能看的人物。”

“呵呵,你說的沒錯,這座結界大陣,的確尚未真正的完成。”

他竟是主動的承認了下來。

而這頓時讓得白小鹿他們面露大喜之色。

望着他們這邊的歡喜,迦圖微微偏頭,神色玩味戲謔:“你先前分析的很精準,我這個人比較謹慎,先前的言語,的確是打着將你們勸退的心思。”

“因爲我不太想冒險。”

“但眼下來看,似乎這個心思被你打破了。”

迦圖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只是笑容中沒有絲毫的溫度,反而讓人心頭髮寒:“只是,你們知道我不想冒險的那個概率嗎?”

他伸出一根手指頭。

“百分之一。”

“你們有百分之一的概率,可能會攻破“聖衍結界”。”

他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而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你們五大天域的大部隊,會全部的埋骨此處。”

五大天域大部隊臉龐上的喜色又是一點點的收斂,無數人面面相覷,神色微微有些沉重。

“百分之一?”

周元臉龐上有一抹淡笑浮現出來:“危言聳聽,我卻覺得,這破陣概率能有五成,而且退一萬步說,就算是百分之一,那又如何?”

“我五大天域肩負着諸族未來走到此處,別無他求,只求一場死戰。”

轟!

磅礴強悍的源氣在此刻自他的體內爆發出來,他手持天元筆,修長的身軀上,卻是有着一股引得天地微微動搖的浩瀚氣勢,彷彿無可畏懼。

後方,五大天域無數道目光匯聚在他的背影上,那原本沉重的眼神,也是漸漸的變得堅定起來。

“唯有死戰!”

“死戰!”

“.....”

一道道低沉的咆哮聲稀稀落落的響起,很快的變得震耳欲聾,匯聚成龐大音波,衝上天際,將那雲層都是震碎開來。

磅礴戰意在凝聚。

迦圖面色帶着淡漠笑意的望着這一幕,只是那眼眸深處,卻是有着冷酷之意在流動。

他知道,他的言語是不會再有作用了。

不過也罷,本就是隨手而爲,既然沒什麼作用,那就任由他們來撞得頭破血流吧,想必那屍橫遍野的一幕,也算是頗爲的養眼。

於是,他衝着周元淡笑一聲:“五成概率?算了,無知者無畏,他們的死,都將會算在你的頭上,放心吧,到時候我會暫時先留你一條賤命,讓你幫他們收屍埋骨。”

對於五大天域,說實話,他並沒有放在眼中,對方的戰意,在他看來,無疑是螻蟻對巨人絕望的咆哮。

然而巨人會在意這些嗎?一腳踩死就行了。

迦圖搖搖頭,他的身影漸漸的淡去,不帶情感的聲音迴盪在天地間。

“帶着你的人馬來吧,如果你真能夠來到我的面前,或許我還能收你爲奴。”

轟轟!

當他的聲音落下時,只見得那座籠罩天地的浩瀚大陣突然有了劇烈的變幻,空間在劇烈的扭曲着,層層疊疊,隱隱間其中又是出現了無數景象,如羣山,如沙漠,如空中樓閣...

只是,那種殺機的涌動,開始變得令人心神皆顫。

周元望着這一幕,嘴脣也是輕輕的抿了起來,眼神凌厲。

他知道,此時,這座“聖衍結界”,是真正的啓動了。

而最後那九條祖氣主脈的歸屬,也得看這場破陣之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