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覺醒

新聞一、25日伊拉克什葉派聚居區—薩德爾城的血腥襲擊目前已造成215

人喪生,257人受傷,這是自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發生的傷亡最爲慘重的單日襲擊事件之一。

新聞二、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以南約100公里處的希拉市28日發生一起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事件,造成至少106名平民死亡,200人受傷。

新聞三、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臨管會輪值主席穆罕默德?巴赫

爾?烏魯姆3日表示,3月2日在巴格達卡爾巴拉幾乎同時發生的自殺性爆炸事件共造成271人死亡,393人受傷。

……

劉明正在上網瀏覽着新聞,看着一則則觸目驚心的慘劇,他長長的嘆了一口

氣:薩達姆死了,專制獨裁的政權垮臺了!然而人民的苦難結束了嗎?戰爭,饑荒,疾病,爆炸,失業……突然一張照片映入了他的眼簾:

一個失去右腿的伊拉克少女坐在輪椅上,少女面對着路邊一束青白相間的小花,靜靜的凝視着。她身後的大地上開始佈滿了新鮮的綠色,但遠景中升騰而起的黑煙卻飄蕩在天空中,繚繞不散,宛如噬魂的惡魔俯瞰着人間……

春去春又回,戰火燒焦的大地可以再度被綠色覆蓋,但人們肉體和心靈上的創傷也是能被迅速的撫平嗎?

畫面由近及遠,又由遠及近,以強烈的對比和精確的鏡頭給人以極強的衝擊力。攝影師精確的捕捉到了少女的眼神——那是一種平靜而深邃的眼神,清澈中帶着淡淡的哀傷;在這一瞬間,劉明感到了靈魂的震顫……

劉明是江城大學英語系的學生,是個普普通通的青年。他的父母都是北方某工業城市裏的工人,父親的廠子效益不好,而母親早已經病退在家,家中的經濟很是緊張。因此,他從小就很是懂事,學習也比較努力;正因爲如此,他才考進了江城大學這所全國名校。由於家中生活拮据,所以劉明從小也沒什麼特殊的技藝愛好,看書成了他唯一的消遣。尤其是政治軍事書籍,一向是他的最愛。他爲人性格內向善良,但由於生活和性格上的雙重壓抑,他反而喜歡上了那些剛性十足的戰爭兵器和波瀾詭詐的政治鬥爭。

遠離家鄉的學子們喜歡在大學中尋找自己的另一半來打發閒散的時間,但劉明沒有這種奢望。他的木訥,他的內向以及他平平的外貌和乾癟的錢包讓他和桃花運三個字一直沒有什麼聯繫,所以他的另一半就變成了圖書館中的圖書和自己以六百塊錢購買的那臺除了打字和上網外作用不多的二手電腦。

今天是週末,同一宿舍的舍友或者回家,或者找女友快活,宿舍中只餘劉明一人。他既然沒什麼地方可去,只能上上網打發時間。這時夜色已然深沉,時鐘指向了零點,劉明無法抗拒陣陣襲來的睡意,他趴在桌子上想小寐一會兒,結果——他睡着了。

夢中的劉明眼前又出現了剛纔的那幅照片,那少女眼中的哀傷好象一直流淌到他的心底。

陷入夢鄉的劉明沒有發現,他面前原本亮着的電腦屏幕開始變暗,呈現出一種幽深而怪異的黑色。那黑色慢慢變深,竟開始逐漸流動了起來,隨着黑色的迴旋涌動,一個旋渦星雲狀的圖形漸漸從屏幕上顯現出來。這個旋渦越變越大,越來越深邃,越來越有立體感,終於幽深的黑暗開始從電腦屏幕中透出來,填滿了整個房間。

黑色旋渦在劉明身前旋轉着,漆黑一片,深不見底。整個房間籠罩在一種詭異神祕的氣氛中,冥冥之中彷彿有無數的聲音開始吟唱着一首古老而奇異的歌謠。歌謠的聲調漸漸肅穆而高昂,涌動的黑色渦流也越來越快,突然從旋渦的深處開始透出一絲白光,白光初時很是暗淡,但隨着歌聲的吟唱,光線越來越強,越來越亮,猛的它從黑暗的中心飛迸而出。

那光華如此耀眼,簡直不可逼視,剎那間將一切吞沒其中……

一切靜了下來,白光消失了,旋渦消失了,黑色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如火焰般燃燒的文字: 我將降下天神去援助你們!(選自《古蘭經(安法勒)》)

一縷陽光照到了劉明的臉上,他醒了過來,映入眼簾的是高高的黃色穹頂,上面雕刻滿了古拙奇特的花紋,充滿了異域風情。四周有些黑暗,只有上方有幾束明亮的陽光順着一個大洞透下來。

“我——我這是在哪裏?”他艱難的掙扎起來,全身感到陣陣劇痛。他擡頭看看周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身在一個巨大的地宮遺蹟中。四周赫然是一座氣勢恢弘的圓形宮殿,十幾根高達數丈的巨型石柱支撐起殿堂高大的頂棚,每一根石柱上都雕刻着精美如生的動物浮雕,石柱周圍的欄杆、臺階都用刻滿花紋的黃色石頭作成,顯得華麗而奇異。一面高大寬闊的土牆巍然聳立在宮殿內的北面,那牆上卻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裝飾文字,簡單平實至極,但卻隱隱然有一股傲視蒼生,古樸壯觀的氣勢。

劉明被那面牆壁的氣勢所震撼,他緩緩走到那塊巨大的空白牆壁面前,好奇的用手輕輕的撫摩了一下,那牆壁突然發出了啪啦啪啦的聲音,他嚇的連忙向後一跳。只見那牆壁上的塵土紛紛掉落,掉落泥沙和塵土揚起了一片巨大的土幕,宛如沙漠中的塵暴一般久久不散。劉明用雙手捂住嘴臉,仍然被嗆的連連咳嗽。過了足有十多分鍾,牆壁上的塵沙才掉落完畢,露出黑色石質的牆體。

劉明定睛看去,只見這石壁是由黑色的大石頭砌成,表面光滑如鏡。石壁正中央鑲嵌着一整塊巨大的黑色隕石,隕石上刻着一排火紅色的巨大字母。那些字母如燃燒着的火焰,靈龍夭矯,氣象萬千,簡直非人力之所爲。

它們組成了一句話:受苦的人們啊,我將降下天神去援助你們!

壯闊的黑色石牆如屹立於天地間的神靈,帶着高高在上的高傲感,蔑視着面前如螻蟻般渺小的劉明。看着那奔騰飛舞的文字,無數場景涌入了劉明的腦海,他的眼前出現了父親被生活壓彎的佝僂身軀,出現了母親在燈光下愁苦的白髮皺紋,還有——那個好象要屬於自己的,美麗的,在夕陽下永遠離去的身影……

神靈?你存在嗎?當受苦的人們需要你時,你在哪裏?

劉明看着高大的石牆,有些輕蔑的笑了。神靈?他突然搖了搖頭,世間是沒有什麼神靈的吧?

他轉過身來,準備離開。突然,他惡作劇一樣的跑到石牆面前,“啊——呸——”他一口唾沫吐到了石牆上。我讓你裝神弄鬼!劉明心中充滿快意的想着,充滿了蔑視神靈的快感:反正是在夢裏,不需要付什麼責任,嘿嘿!他轉身向洞口處走去……

那面石牆彷彿突然沉默了下來,那巨大的壓抑感和震撼感減退了,它好象帶着陰沉的眼光打量着眼前的這個倔強的凡人。慢慢的牆體上的黑色更加深沉了,而那火焰般的文字卻開始越來越亮,最後簡直如燃燒的烈火,熾烈奪目。

劉明向前走了幾步,突然感到身後越來越熱,他不禁有些愕然的回過頭來,只見——“轟”的一聲驚天巨響,熾烈奪目的紅色火焰從牆壁上飛騰而下,化爲一條咆哮的巨大火龍升騰在宮殿之中。

滾滾火焰,鋪天蓋地,彷彿帶着宿命向劉明逼近。

“不好!”面對此情此景,劉明感覺到不對了,他轉身欲逃。然而那火龍瞬間撲到了眼前,劉明只感覺眼前一亮,一道熾熱的熱浪佈滿了周身,然後他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消失融化在了火焰之中。

TMD,再也不敢褻瀆神靈了!劉明的最後一個念頭浮上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