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守城之戰

轟轟轟。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萬魔妖靈大陣周圍爆炸開來。

有一些小妖獸撞擊在萬魔妖靈大陣的周圍,他們屍漿爆裂,恐怖的爆炸聲此起彼伏。

萬魔妖靈大陣不停地顫抖着,綻開了一絲絲的裂紋。

萬魔妖靈大陣裏面的人們,拿起了武器,目光堅定地看着外面這些妖獸。

多少年了,他們知道這一刻終會來到,但是哪怕人類最後的文明之火都湮滅了,他們也會將英勇的事蹟,刻在碑林之中。光輝之城可以被毀滅,但是總會有一些故事流傳下去。

或許到了某一天,某些人來到這裏的時候,依然可以看到他們悍不畏死戰鬥過的痕跡。

楊欣理事給大家分發着丹藥,聶離給她留下了很多丹藥配方,自從聶離走後,她便全身心地投入了煉丹的事業當中,可以煉製出一些很強的增幅丹藥。她悄悄地將一枚燃魂丹扣在了手裏。

一旦精疲力盡之時,吃下這枚燃魂丹,就可以爆發出十倍的力量,但是與之同時,靈魂也會慢慢燃燒湮滅。

這是與敵同歸於盡的手段,但是此時此刻,她別無選擇。

不單單是她,葉墨、葉修以及光輝之城各大世家的家主們,都拿到了燃魂丹,他們隨時準備,哪怕是靈魂湮滅,也要守護光輝之城。

呼延蘭若一身暗金色的戰甲,更是將她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她手持着大劍,英姿颯爽。如今她已經是一家之主了,實力也達到了黑金級別,身周圍攏着幾十個高手,都是身高兩米的壯漢。

只要她一聲令下,這些高手都將爲她衝殺。

看着漸漸破裂的萬魔妖靈大陣,以及那無窮無盡,洶涌不絕的獸潮,呼延蘭若長長嘆息了一口氣。

以光輝之城目前的實力,面對如此龐大的獸潮,縱然拼盡全力,恐怕也會落得身死城破的下場。她倒不是怕死,只是……呼延蘭若看着遠方,心中暗暗嘆息了一聲:“聶離小弟弟,你若是再不回來,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姐姐了。”

聶雨堅定地和天痕世家的人們站在一起,因爲有聶離的功法,加上本身又是天痕之體,她小小年紀便突破到了黑金級,已然是光輝之城小一輩當中的第一天才,若是再給她一段時間,或許便能踏入傳奇級。

“哥哥……聶雨一定會保護好族人們的。”聶雨堅定地看着前方,縱然面對洶涌的獸潮,聶雨的心中依然充滿了勇氣,因爲聶離曾經說過,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就由聶雨來保護族人們。

看着萬魔妖靈大陣慢慢崩裂,黑霧地龍哈哈狂笑着。

“萬年之前,人族有數十座這種大陣,還不是被我們妖獸一族慢慢踏平了?你們以爲,光憑這麼一座大陣,能夠抵擋得住我們嗎?”黑霧地龍張口噴出一道黑色火柱,轟擊在了大陣的護盾之上。

轟轟轟。

萬魔妖靈大陣的防護,終於堅持不住,四分五裂了出去。

成羣的妖獸們怒吼着,撲向了光輝之城的人們。

在這一刻,這些人們弱小,同時堅定,他們怒吼着,揮起手中的武器,殺向了妖獸大軍。

瞬間血肉翻飛,人族強者和妖獸大軍交戰的地方,猶如一臺巨大的絞肉機,不停地絞殺着,妖獸和人類的屍體瞬間堆滿。

黑霧地龍哈哈狂笑着:“掙扎吧,哀嚎吧,嘶吼吧,你們都會被吃掉,然後屍骨無存!”

戰爭陷入了白熱化,光輝之城的高手們全部融合了妖靈,怒吼着衝進了獸羣。

黑霧地龍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只見樹萬重山脈之中,一道道流光飛起,朝着這邊飛來。

這每一道流光,都是一隻傳奇級的妖獸。

剛開始是十幾道,片刻之後是幾十道,再便是成百上千,無數道流光飛起,全都飛向了光輝之城。

光輝之城當中,站起了一個巨大的風雪靈神,這個風雪靈神怒吼着,將一羣又一羣妖獸拍飛了出去。

“妖獸一族是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如果不是留着你們還有一點用,萬年之前人族就已經被毀滅了!”玄水冥鳥冷笑着,它們已經隨時準備動手了。

葉墨、葉修、楊欣、呼延蘭若、聶雨等都陷入了苦戰之中,隨時命懸一線。

就在這混戰的時刻,一股恐怖的氣浪,宛如海嘯一般,朝着那羣妖獸們捲去,轟轟轟,瞬間數千只妖獸被卷飛了出去。

只見轟的一聲,一個身影落了下來,瞬間將地面踩出了一個巨坑,這個人緩緩地站了起來,他正是杜澤。

“攻擊我光輝之城者,殺!”杜澤的眼眸中,充滿了森冷的殺意,他一道掌勁拍出去,數千只妖獸瞬間湮滅融化,化爲虛無。

“好可怕的力量!”看到這一幕,黑霧地龍和玄水冥鳥都嚇得心驚膽戰。

這是,超越傳奇級的力量,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力量!

就在這時,轟轟轟,獸潮之中一個又一個身影落了下來,這些身影落下之時,那恐怖的威壓,瞬間將無數的妖獸碾壓成肉末。

最可怕的是其中一個身後有着黑色翅膀的一個人,他揮出一道劍氣,數千米之內,目光所及之處,無數的妖獸瞬間被滅殺。其中有一隻,是傳奇級的妖獸,還有數百隻黑金級的妖獸。

縱然這些妖獸,實力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峯,但是依然抵擋不住那一劍之威。

這個人正是段劍。

段劍一劍揮出之後,瞬間向前突進了數千米,他手中的劍斬出幾百道劍氣,方圓數萬米的妖獸,瞬間全部被清空,只留下一片光禿禿的地面。

妖獸的血液,化作了河流,妖獸的血肉,全部細碎得融入了土地之中。

段劍的目光,落在了天空之中的黑霧地龍和玄水冥鳥身上,黑霧地龍和玄水冥鳥瞬間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氣息鎖定,它們被壓迫得窒息,整個身體彷彿都要被壓碎了一般。

“好可怕的氣息!”黑霧地龍和玄水冥鳥嚇得魂膽俱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