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藥液

妖主的目光落在了聶離的身上,眼眸中掠過一道妖異的光芒,他呷了一口茶,顯得泰然自若。

聶離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他感覺到,若是真打起來,他未必是妖主的對手。

看到妖主之後,葉紫芸難以抑制內心的仇恨,想要衝上去,聶離趕緊伸手把葉紫芸攔了下來。

“沒想到這段時間,你的修爲也提升了這麼多。”聶離冷冷地說道,葉宗的仇,不共戴天。

“龍墟界域,不愧是強者雲集的地方,這裏各種功法數不勝數,想要修煉成爲絕頂高手,並非是什麼難事。”妖主淡淡一笑說道,“和小玲瓏世界,是全然不同的兩個領域。”

“你修煉的是噬靈神功。”聶離眼睛微微一眯,盯着妖主說道。

“不錯,沒想到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妖主手中的茶杯略略頓了一下,隨即恢復了自然說道。

“噬靈神功雖然能短時間內吸收妖獸靈魂提升修爲,令修爲達到極其驚人的程度,但是功法兇險,稍有不慎就會被反噬,到時候全身爆裂而死。”聶離冷笑了一聲說道,“修爲提升得越高,就越是兇險,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把噬靈神功修煉到什麼程度。”

“沒想到你居然懂那麼多,真是可惜了。”妖主嘆息了一聲說道。

“可惜什麼?”聶離眼眸中掠過一抹寒光。

“可惜你我是敵非友,若是你能助我,以你我二人之力,想要掌控這龍墟界域又有何難。”妖主哈哈一笑說道。

聽到妖主的話,大殿中的衆人皆都流露出了不滿的神色。

“他是什麼人?”

“居然說這樣的話,簡直狂妄。”

衆人顯得很是惱火的樣子。

聶離淡淡一笑說道:“道不同不相爲謀,更何況,你我之間還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你是說葉宗麼?”妖主笑了笑,“一個小玲瓏世界的人,值得你如此在意麼?”

“他對我而言,是至親之人。”聶離冷冷地說道。

“那真是可惜了。我並不想與你爲敵,至少現在不想,事實上,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說不定可以通力合作。”妖主眼眸中掠過一絲神祕的光芒。

“共同的敵人,你倒是說說看。”聶離嗤之以鼻。

妖主盯着聶離,看了半天,許久之後才緩緩地說道:“聖帝。”

聽到妖主的話,聶離身形微微一頓,也盯着妖主,許久。聶離心中有點不太明白,妖主是怎麼知道聖帝的,雖然聖帝正在煉化整個龍墟界域,但是龍墟界域裏的人,卻毫無所知。

因爲他們這個層次的人,根本沒有能力知道。

千萬年來,但凡有誰的修爲能夠超越武宗,踏入那個境界,就全都莫名其妙地死掉了,誰也不知道那些強者是怎麼死的,但只有聶離知道,那些人都是被聖帝手下的侍神殺掉的。

當年的聶離,突破武宗之後,在時空妖靈之書裏面躲了數百年,這才逃過一劫。

可是後來,還是不得不對上了聖帝,和聖帝決一死戰。

似乎是很滿意聶離的反應,妖主微微一笑,悠然地呷了一口茶。

周圍的人聽到了妖主和聶離的說話,他們不禁疑惑,議論紛紛。

“聖帝是誰?”

“我沒聽過。”

“我也沒聽過。”他們都猜測着,究竟是誰,能夠讓聶離和妖主這兩個年輕一輩的超級天才如此在意。

“我又怎麼知道,你不是他的人。”聶離握緊了旁邊的一個茶杯。

“如果我是他的人,你已經死了。”妖主笑眯眯地說道。

聶離握着茶杯,過了許久,這才慢慢地放開。

“我可以不爲難你,但是你害死了我岳父,跟你合作是沒有可能的。”聶離擡頭看了一眼妖主道,“剛剛我還在奇怪,你的修爲怎麼能提升得如此之快,直到現在才明白了,你應該是上古時期某個靈神轉世吧。”

“想要猜到這個不難,我覺醒也才一個多月。”妖主擡頭看着聶離說道,“聖帝到底有多強,想必你也知道,你我聯手,也未必有百分之一的把握,若是單打獨鬥,只會死得更快。”

“那倒未必,我不覺得你能幫到我什麼。”聶離很是冷淡地說道。

“看來你還在爲葉宗的死耿耿於懷。”妖主笑了笑,右手一動,手中多了一個瓷瓶,他把這個瓷瓶放在了桌面上,道“這個東西給你,雖然我們不一定能合作,但至少可以盡釋前嫌。”

聶離疑惑地看了一眼妖主,拿起那個瓷瓶,略略聞了一下,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從瓶中傳來。

“生命之泉!”聶離陡然睜大了眼睛,掠過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錯,宇宙盡頭的生命之泉,想必你應該知道怎麼用。”妖主看着聶離,“這個東西,至少已經可以證明我的誠意了吧。”

沒等妖主再說什麼,聶離直接把生命之泉收了起來。

“多謝,你給我這個東西,我們雖然不見得會合作,但是之前的仇怨一筆勾銷。”聶離點了點頭說道,有了生命之泉,再加上聶離收攏的葉宗魂魄,就可以施展祕法,將葉宗復活!

葉宗能夠復活,那他們也妖主之間的仇怨,自然也就不復存在了。

“你給我生命之泉,應該不只是想要冰釋前嫌這麼簡單吧。”聶離看着妖主,那銳利的光芒彷彿要將妖主看穿一般。

“不錯,除了冰釋前嫌之外,我還想問你要一些東西。”妖主點了點頭說道。

“什麼東西?”聶離問道。

“無相神果的藥液,不管多少。”妖主定定地看着聶離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有?”聶離問道。

“你分出去的聖藥,應該是用無相神果的藥液所制,可是那個所謂聖藥,濃度太低了,對我來說毫無用處,我要最純的藥液。”妖主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會給?”聶離盯着妖主說道。

“既然你弄了這麼多聖藥,手裏必定有一顆無相神果,給我一些藥液,對你來說根本沒什麼損失。”妖主看着聶離,眼睛微微細眯着說道,“當然你也可以不給,不過你不希望多一個敵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