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鋒芒

看到段劍穩步走來,那沖天的氣勢,竟讓南宮仙音,也不禁感覺到極強的壓力。

“雖然此人的修爲,還沒有跨入武宗境界,但是身上的意境氣息,竟也不在我之下了。”南宮仙音心中震驚地想着,“若是此人踏入武宗境界,那他的實力將何其了得。”

段劍站在了聶離的前面,聶離微微閉上雙目,感受着段劍身上的氣息。

段劍和聶離就這麼面對着,站在那裏,殿上衆人都不禁投注出驚奇的目光。

他們紛紛猜測着,段劍和聶離之間的關係。這兩個人,一個是無相神宗的頂尖天才,另外一個是羽神宗的宗主,都是年輕一輩當中叱吒風雲的人物。

“這兩個人,之前會不會有些什麼過節?”

“難說,這兩個人都是絕頂天才,彼此間有點交鋒也很正常。”

衆人議論紛紛着,感覺到大殿裏面的氣氛有點不對,修宗主正準備說些什麼,只見聶離睜開了眼睛,臉上流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看到聶離睜眼,段劍對着聶離微微拱手,道:“主人。”

聽到段劍的話,整個大殿的人都震動了。

“剛纔段劍說了什麼?”

“段劍叫聶離主人?”

周圍那些人都震驚了,不管是天音神宗還是無相神宗,亦或是羽神宗的弟子們,都震驚了。

段劍那驚才絕豔的天賦,衆人都有所耳聞,據說有好事的人將各大神宗的天才弟子,都瞭解了一下,然後做了一個排行,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段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實力強大的段劍,衆人雖不知道他的具體等級,但他們猜測,段劍應該是龍道境巔峯,還沒有踏入武宗境。

一方面,段劍修煉的速度,簡直快得無法想象,短短時間內,就從一個一文不名的小子,修煉到了龍道境巔峯的境界,另外一方面,段劍雖然只是龍道境巔峯,但他表現出來的實力,恐怕不亞於武宗境的強者了。

只有聶離知道,段劍的修煉速度爲什麼這麼快,短短時間就將其他人拉開了那麼多。

一方面,段劍的修煉天賦,確實是驚才絕豔,另外一方面,也因爲他那強悍的身體素質。渾身流淌着龍血的他,身體強度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企及的。

再者,就是得益於聶離的聖藥。

聶離的聖藥藥性極其強大,普通人吞下去之後,一般都要個把月以上才能煉化,消化完全部的藥力。如果吃太多,那是會爆體而亡的。而段劍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憂慮,所以他吞吃的聖藥,濃度是普通武宗級高手所吃聖藥的幾百倍。而且他十天就能將藥力徹底煉化。

如此可想而知,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段劍的修爲達到何等驚人的程度,尤其是他的肉身強度,也是進化到了一種極其恐怖的境界。

可是,這樣的天才,居然張口叫聶離主人,這是多麼令人震驚的一件事情。

尤其是修宗主等一衆無相神宗的人,更是震驚。雖然他們對實力恐怖、修爲提升快得嚇人的段劍,一直還是心存警惕和敬畏,但毫不誇張地說,他們已經把段劍當成無相神宗崛起的重要籌碼,假如宗門之中,真的誕生了一方霸主,他們也是與有榮焉。

段劍未來,在龍墟界域裏面,必然會是一方霸主級的存在。

所以就連無相神宗的宗主,對段劍的態度也是客客氣氣的。

段劍爲什麼會叫聶離主人?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衆人都不禁有點疑惑猜疑了起來。

聶離看向段劍,微微一笑說道:“不錯,你已經修煉出黃金龍體了,黃金龍體的層次還不夠高一些,沒有到達不敗金身的程度,但對付普通武宗境高手是綽綽有餘了。等你修爲突破到武宗境,你的實力縱然連武宗境巔峯的人也無法匹敵。”

“若非主人,段劍斷然不會有今天!”段劍拱手說道,看着聶離的眼神裏面,充滿了無比的敬畏和崇敬。

雖然段劍的修爲已經遠遠地超過了聶離,但是在段劍的眼中,聶離簡直猶如無所不知的神人一般,在修煉的道路上一直指引着他,給他方向。在他的眼裏,聶離纔是真正的深不可測,任何人都無法企及。

縱然是各大神宗的宗主,在修煉一道上,跟聶離都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今日你我相聚,便是值得慶賀的事情!”聶離拍了拍段劍的肩膀。

南宮仙音許久才慢慢壓下心中的震驚,略略有點尷尬地說道:“不知聶宗主和段劍,是什麼關係?”

“在小玲瓏世界的時候,他和我便是主僕關係,後來我投入了羽神宗門下,他去了無相神宗,僅此而已!”聶離哈哈一笑說道,看向一旁無相神宗的修宗主,道:“修宗主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修宗主訕訕笑道,內心不禁吐槽了一下,他能介意麼?

說起來,無相神宗可是收了聶離不少好處,光是那些聖藥,就令無相神宗的實力大幅度提升。縱然心裏有點不爽和驚懼,段劍這樣的人居然都被聶離給收服了,但是嘴上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

以後少不了,還得和羽神宗合作呢!

“那就好,修宗主寬宏大量。”聶離哈哈一笑說道。

就在這時,大殿的另外一邊,一個身材修長,臉頰白皙妖異的青年,吸引了聶離的注意。他臉上流露出淡淡的詭異的笑容,微微呷了一口酒,端坐在那裏,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他那蒼白的臉頰,有一種說不出的妖魅和詭異。

看到這個人,聶離眼睛的瞳孔微微收縮。

眼前這個人,正是當初和段劍一起,進了無相神宗的妖主。小玲瓏世界,那個掌控了黑暗公會,一度給光輝之城帶來無窮災難的人。

據說妖主進了無相神宗之後,便成爲了修宗主的弟子,之後便深居簡出,一直在修煉,很少拋頭露面,沒想到這次竟是跟着無相神宗的人一起,來到了這裏。

聶離沉吟了片刻,徑直朝着妖主坐的地方,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