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段劍

天音神宗,天旭閣,這是一處幽靜的別院,別院裏面到處種滿了花草,爭奇鬥豔,美不勝收。

這裏擺了幾張桌子,天音神宗的宗主南宮仙音,正在大宴賓客。天音神宗幾個巨頭級的高手,也都到場了。

南宮仙音坐在上首,正自思量着什麼。

“宗主,不知道今日宗主召集我們過來,所爲何事?”天音神宗大長老燕紅葉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說道。

“還不是因爲那羽神宗……”南宮仙音哼了一聲說道。

“羽神宗怎麼了?”燕紅葉看向南宮仙音,疑惑地問道。

“羽神宗宗主聶離,簡直把我們天音神宗當成他們家後花園了。我們這麼多女弟子,跟羽神宗結了親,天音神宗恐怕要變成他們家的後花園了啊!”南宮仙音哼了一聲說道,“今次,我把各大神宗的掌門人都召集了過來,也好讓聶離那傢伙有所忌憚。”

“宗主,羽神宗與我們結親,對我們天音神宗來說並無不妥啊。如今天音神宗的實力,有了聖藥的幫助,提升了數倍不止,如今又有羽神宗守護,我們也樂得安穩。”燕紅葉拱了拱手,微笑着說道。

南宮仙音瞥了一眼燕紅葉,哼了一聲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收了聶離那小子很多好處,接下來,你是不是也想當一當這宗主啊?”

“宗主言重了,我與宗主出生入死,難道宗主還信不過我麼?”燕紅葉目光閃爍了一下,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說道,“宗主明鑑,並非只有我一人收了羽神宗的好處,所有人都收了啊,連宗主也收了,那我爲何不可呢?”

聽到燕紅葉的話,南宮仙音老臉微紅,確實連她也收了,她又有什麼資格去說別人呢?怪只怪聶離這傢伙太狡猾,不知不覺間,已經把羽神宗上下都腐蝕了。連南宮仙音也不知道,天音神宗裏面到底有多少人是向着羽神宗的。

這次召集各個宗門的掌門人,她並非是想要對抗羽神宗,而是想要讓羽神宗有所忌憚,不要再得寸進尺而已。

“聶離宗主到!”下面一個侍從呼喊了一聲。

只見聶離帶着葉紫芸、肖凝兒等人,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小子聶離見過南宮宗主!”聶離對着南宮仙音微微拱手,笑眯眯地說道。

“哼。”南宮仙音哼了一聲,略略顯得有點不滿的樣子。

“南宮宗主還在爲之前的事情不滿呢?”聶離笑着說道,他知道南宮仙音已經屈服了,如今不過是耍點小脾氣而已。真要和羽神宗決裂,也不會只是擺點臉色了。

“你自己清楚!”南宮仙音沉哼了一聲說道。

“哈哈哈,爲了向天音神宗的各位前輩賠罪,我特地給天音神宗的各位前輩準備了一些禮物。”聶離笑着說道,對着南宮仙音以及天音神宗的各個長老們拱了拱手。

南宮仙音充耳不聞,但是天音神宗的衆多長老們,眼睛都亮起來了。

聶離拿出一枚金色的丹藥,嘴角微微一笑說道:“這是我最新研製的,龍炎丹,目前爲止最強的聖藥,濃度是普通聖藥的數十倍,只有武宗級的強者,才能承受它的藥力!”

“想要煉化它,得要花上整整一年的時間,普通武宗境高手只要能將其煉化吸收,甚至能夠直接踏入武宗八重天境界,武宗八重天的高手若是服用,說不定便能踏入武宗九重天。這一顆丹藥,可謂是價值連城!”聶離笑眯眯地說道,“這次我將送給天音神宗一顆龍炎丹,作爲禮物。這龍炎丹,切記不能分開服用,否則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出什麼樣的後果。”

看到這枚龍炎丹,一衆天音神宗的長老們,眼睛都亮了起來。

盛放着一枚龍炎丹的盒子,被放在了桌子上。

“這龍炎丹只有一枚,天音神宗有七位長老,你叫我們怎麼分?”南宮仙音皺了一下眉頭。

“這龍炎丹,確實太過珍貴,有一枚已是非常不易。”聶離苦笑着說道。

“如此強大的丹藥,自是非常稀有難得,宗主可千萬不要辜負了聶離宗主的好意。”燕紅葉先是眼睛一亮,隨即黯淡了下來,說道。只有一枚龍炎丹,是絕對不可能輪得到她的了。

南宮仙音內心尷尬極了,這枚龍炎丹,當真是燙手的山芋。

此等寶物,若是不收,着實太過可惜,若是收了,該給誰用?若是自己用了,其他七位長老內心必定憤懣不平,若是給別人用了,天音神宗一年之後出現一位武宗八重天的強者,屆時她的宗主之位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南宮仙音擡頭看去,卻見聶離笑眯眯的樣子,雖然心裏來氣,但她也毫無辦法,明知道聶離是有意爲之,她也只能默默地受了。

“那就謝謝聶離宗主了。”南宮仙音拱手說道,把龍炎丹收了起來。

看到南宮仙音收起龍炎丹,一衆天音神宗的長老們都戀戀不捨地看了一眼,無奈地心中嘆息,對於她們這種醉心修煉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東西,更令人誘惑了。

“無相神宗,修宗主到!”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大殿的前方響了起來。

只見一行六個人,朝着這邊走了進來,領頭的是一個身穿銀灰長袍的老者,精神奕奕,步履穩健,身後衆人也是英姿勃發,尤其最令人注意的是,在這一行人中,有一個人背後長着一對龍形羽翼,身上通體都是金色,宛如金屬打造而成一般。

這個人,正是前往無相神宗修煉的段劍。如今的段劍,宛如一把出鞘的寶劍一般,身上透着一股鋒利無比的氣勢,他臉色冷漠宛如寒冰,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

“這個人是誰,怎麼之前從未見過?”天音神宗的一衆女弟子們紛紛側目,不禁猜測着段劍的身份。

段劍身上展露的氣勢,着實非常強大,與無相神宗的修宗主,竟有幾分分庭抗禮的味道。

段劍正走着,看到聶離之後,眼睛一亮,立即朝着聶離這邊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