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永結同心

羽神宗這些弟子們也是沒有辦法了。

來天音神宗之前,聶離便已經給他們下了死命令,沒有從天音神宗找到道侶的,一個都不許回去。

這要是完不成任務,那還得了?豈不是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了?

剛開始大家也都沒有着急,反正時間還充裕着呢,他們都在物色着自己心儀的對象。別的不說,這天音神宗不愧是名滿天下的修仙宗門,門內的女弟子,那一個個長得,真是如花似玉,簡直讓人看花了眼。

可是剛來羽神宗第二天,便有一個弟子,和天音神宗的女弟子勾搭上了。兩個人雙宿雙棲,看得那叫一個讓人豔羨。

再後來,據說那個弟子在那個天音神宗女弟子的房裏過夜了,這簡直不能忍啊!

不過一衆弟子們還沒有着急,好的不都在後面呢嗎?

第三天,又有三個弟子找到了道侶,第四天,又有五個找到了道侶,第五天,直接有十三個。

有的時候,談戀愛這個東西,也是會像瘟疫一樣擴散的。

別人有道侶的時候,你沒有,你想不想找?

更何況這還是宗門派下來的死任務,誰敢完不成?

這可苦了那些口舌笨拙的人,見到天音神宗裏面那些漂亮女孩子,他們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還怎麼找道侶?可是,就算是死,宗主交待的任務也必須得完成!

於是乎,各種戀愛寶典,各種勾妹心法,便在羽神宗一衆弟子們中間流傳了起來。

而且爲了能夠勾搭上天音神宗的女弟子們,他們簡直無所不用其極,每天晚上了就往女弟子們的房間裏面鑽。

所謂烈女怕纏郎,看着周邊那些姐姐妹妹們都有了歸宿,那些女弟子們自己不也就半推半就了?

於是乎,整個天音神宗裏面,簡直就變成了一個相親大會。

天音神宗正殿裏面。

南宮仙音簡直快要崩潰了,正在惱火,她壓根沒有想到,讓羽神宗前來幫忙守護天音神宗,竟會變成這樣一個局面。

“他真是那麼說?”南宮仙音盯着葉紫芸。

葉紫芸略略有點臉紅尷尬,說道:“是的,宗主。聶離是這麼說的。”

“他……這簡直是……”南宮仙音想要發火,卻又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詞來形容這件事情,萬一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傳到聶離那裏,恐怕又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畢竟羽神宗現在勢大,南宮仙音就算肚子裏面有火,也得咽回去。

“宗主有什麼話,需要我轉達的嗎?”葉紫芸看向南宮仙音問道。

南宮仙音想了想,很是委婉地說道:“既然羽神宗不願意撤走,那是否可以讓我們把部分弟子,外派到其他地方?”

“宗主,這個問題聶離也已經想到了,他說如今妖神宗的人正到處抓捕正道宗門的人,天音神宗的這些女弟子實力太弱,出去一兩個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如果成羣結隊出去,很容易被妖神宗伏擊暗算。”葉紫芸很正兒八經地說道。

“出去一兩個?”南宮仙音眉毛抽動了一下,如今天音神宗這情況,外派一兩個有什麼用?

“另外聶離還說了,羽神宗既然來了天音神宗,也不能沒點表示。天音神宗不管要什麼東西,絕世祕法,極品丹藥,甚至是聖藥級別的,羽神宗都可以不限量供應,但是,這些東西只能給自己人。”葉紫芸略略有些汗顏地說道。

“自己人?”南宮仙音愣了愣。

“不錯,就是那些跟羽神宗弟子比較親近的。聶離說,天音神宗裏面有一些女弟子,故作清高,對羽神宗弟子看不順眼,這種人,羽神宗不想來往。”葉紫芸說道。

“聶離這傢伙……簡直……無恥!”南宮仙音臉漲得通紅,要不是知道葉紫芸是聶離的未婚妻,南宮仙音都要發飆了,縱然是礙於羽神宗勢大,但還是不禁罵出聲來。

聶離這一招,簡直太狠了。什麼故作清高?那是潔身自好好嗎?

接下來一段時間,天音神宗那些潔身自好的女弟子,必然會遭到一些打壓。而那些跟羽神宗弟子來往密切的女弟子們,聶離又是絕世祕法,又是極品丹藥,甚至連聖藥都送,這簡直是想把整個天音神宗挖空好嗎?

“他還說什麼了,簡直欺人太甚,他真當我羽神宗沒人,好欺負不成?”南宮仙音惱火地咒罵,“我這就召集天音神宗的弟子們,跟他拼了。”

“聶離還說,南宮宗主你這又是何必呢。首先,羽神宗和天音神宗不是敵人,羽神宗只是想要保護天音神宗而已。不管天音神宗門下的女弟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們永遠都是天音神宗的弟子。只要南宮宗主不趕她們走,她們是絕對不會走的。”

葉紫芸小心地觀察着南宮仙音的神情,聶離就連南宮仙音的這個反應,都已經算到了,看到南宮仙音沒有發飆,繼續說道:“正所謂,陰陽和合,人間大道。有些天音神宗的女弟子,和羽神宗的男弟子情投意合,兩情相悅。我們羽神宗不願意拆散他們,那南宮宗主又何必去做那棒打鴛鴦的事情呢?”

“但是,天音神宗有門規,有祖訓!”南宮仙音沉聲說道。

“聶離還說,所謂門規,所謂祖訓,不過是某位先輩心血來潮定下的,後代卻像教條一樣遵守,仔細想想,這對天音神宗有何益處呢?如今的天音神宗人才凋零,已經是最弱的宗門之一,若是羽神宗不管,指不定會是什麼下場。妖神宗若是對正道宗門開戰,第一個滅的,便是天音神宗。如果天音神宗和羽神宗永結同心,天音神宗開枝散葉,那豈不是一樁美事?”葉紫芸看到南宮仙音遲疑沉思的樣子,繼續說道,“聶離還說了,只要天音神宗不趕人,羽神宗不會帶走一個天音神宗的弟子,至於那些兩情相悅的弟子們,從羽神宗過來天音神宗也要不了多久,時常往來就好。”

南宮仙音陷入了許久的沉默,神情陰晴不定,畢竟做這樣的一個決定,對她來說實在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