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瞞天過海

“尊主孤身一人在天音神宗,處境兇險,當小心纔是。”鳳羽看了一眼聶離,柔聲細語地說道,眼眸中似有一種無窮的魅惑。

鳳羽長相美豔無雙,那溫柔的樣子更是嬌媚動人,聶離不由得心神一蕩。

“鳳羽長老放心,天音神宗的那些人還奈何不了我,以我的實力,當可來去自如。”聶離自信地說道。

“尊主英明神武。”鳳羽的絲絲魅音,傳入到了聶離的耳朵裏,聶離感覺心裏就像是被什麼觸動了一番,心潮澎湃波動。

聶離忽地心神一凜,暗道一聲不妙,這鳳羽果然沒有那麼容易被騙,居然想用魅惑之術來試探他的虛實。

差點就着了她的道了!

“鳳羽長老過獎了。”聶離如醉酒一般,朗聲哈哈一笑說道,“雖然我轉生之後,實力不如從前,但是精通靈魅迷蹤之術,一旦施展出來,天音神宗的那幾個武宗境高手也休想攔我。”

看到聶離臉頰緋紅的樣子,鳳羽眼眸中的魅意似乎更加熾盛了,含羞帶怯地說道:“尊主,靈魅迷蹤之術究竟是何法術,我從未聽說過?”

“鳳羽長老從未聽說過靈魅迷蹤之術?難道月兒從未跟你提起過?”聶離似乎有些不解地問道,聲音陸陸續續,呼吸都有幾分粗重了起來。

“月兒?”鳳羽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聶離這是稱呼她們宗主慕月,沒想到聶離私下裏竟然叫得如此親密,道,“這靈魅迷蹤之術,鳳羽從未聽宗主說起過啊!”

“這也難怪了,此術傳自祖地。乃是祖地不傳的十大祕術之一。”聶離說道。

“原來是傳自祖地!”鳳羽恍然地說道,“難怪沒有聽宗主說起過,難道尊主也是從祖地……”

“此話不能外傳!”聶離急忙做了一下手勢,讓鳳羽不要繼續說下去。

“是,鳳羽遵命。”鳳羽急忙應道,只見鳳羽眼眸中的魅惑之意慢慢地解除。

聶離則是一副恍然初醒的樣子,看了一眼鳳羽,沉聲道:“鳳羽長老,我命你即刻率衆回妖神宗,守護妖神宗直到宗主出關。宗主她正在閉關的關鍵時刻,謹防有人趁着妖神宗空虛之際突襲妖神宗。”

“是,尊主。”鳳羽急忙應道。

“六大神宗就交給我好了,等宗主出關,我們再一舉將其剿滅!”聶離沉聲說道。

“是。”鳳羽正準備告辭離開,突然想到什麼,站住腳步說道,“今天遇到尊主,也是極爲巧合之事,若是我妖神宗有人不認識尊主,萬一傷到尊主,豈不是萬死莫辭。鳳羽此處有一塊令牌,尊主先收好。有此令牌,我妖神宗不會有任何人膽敢傷到尊主!”

鳳羽右手一動,手中多了一塊金色令牌,只見上面寫着三個古樸的大字“妖神宗”,並且佈滿了各種神祕的符文,她恭恭敬敬地將令牌舉起,向聶離獻上。

“我身份隱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聶離顯得有點爲難的樣子。

“尊主只需將這塊令牌收起來,以備不時之需就好。”鳳羽看向聶離,真誠地說道,“還請尊主收下。”

“既然這樣……”聶離躊躇了片刻,說道,“那我就收下吧!我就不去見其他人了,越少人知道我的身份越好!”

“是,尊主,我明白。”鳳羽點頭說道。

“你回去吧,我要回天音神宗了。”聶離看向鳳羽說道,與鳳羽道別之後,嗖的一聲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看着聶離消失的方向,鳳羽遲疑了片刻之後,回身飛掠。

徐龍和徐虎等了半天,纔看到鳳羽長老回來,急忙迎了上來。

“徐龍徐虎,傳我的命令,所有妖神宗弟子,都給我撤回來,跟我一起回妖神宗!”鳳羽長老沉喝了一聲說道。

“鳳羽長老,這可使不得。我們還沒查清楚,天音神宗高手實力暴漲的原因,又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回去?”徐龍急忙說道。

“是啊,怎麼能這麼輕易地放過那些天音神宗的小娘們?”徐虎頓時有點不滿了。

“我的話你們也敢不聽?”鳳羽皺了一下眉頭,沉哼了一聲說道。

“不敢,我們兄弟二人自然唯鳳羽長老馬首是瞻!”徐龍急忙說道,趕緊給一旁的徐虎使了使眼色。

“既然鳳羽長老這麼說了,那我就把兄弟們都撤回來。”徐虎有點沮喪地說道。

徐龍有點詫異,鳳羽突然要求撤離,恐怕跟剛剛的聶離有關,也不知道剛剛聶離跟鳳羽說了什麼,不過鳳羽是宗主最親信的人之一,他也不敢得罪。

嗖嗖嗖,一道道流光,從天音神宗綿延的山脈中紛紛騰起,化作流光消逝。

此時,聶離站在一處樹冠頂端,遠遠地眺望,嘴角流露出了些許微笑。

以鳳羽等人的實力,想要徹底滅掉天音神宗是沒那麼容易的,畢竟天音神宗苦心經營了數千年,其底蘊深厚不是那麼容易撼動的。但是鳳羽等人想要重創天音神宗還是可以的。

如果經歷一次大戰,以目前的天音神宗,必然實力大損,這着實有點不太好。畢竟正道六大神宗,都是捆在一條船上的螞蚱。

聶離用當前的計策,只是爲了讓鳳羽等人離開,爲正道六大神宗贏得更多的時間而已。

以那些聖藥的藥力,若是再拖延個半年,六大神宗必然實力大進,到時候再對付妖神宗,便會有更大的把握。

“等慕月破關而出,鳳羽把我說的那些話,全都講給慕月那個女人聽,不知道她有什麼反應。”聶離心裏不由得暗暗想道,哪怕只是噁心噁心那個高傲的女人,也是令人愉快的一件事情。

畢竟是前世的老對手了!

不知道慕月這次閉關,什麼時候會出來,希望是在半年以後了。像慕月這種級別的高手,一次閉關三五年是很正常的,希望這時間儘可能地往後推延一點,不然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對付慕月那個女人還是非常困難的。

這是件令人頭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