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連綿不絕的聖祖山脈,陽光透過山巒之間的空隙,照射進深邃的峽谷。峽谷旁邊的半山腰上,還殘留着些許冰雪。

已經是初夏了,冰雪依然沒有融化,這裏的寒冷格外地漫長,不時有妖獸的怒吼之聲,在山巒之間迴盪。

一座宏偉的城池,矗立在峽谷中的平原上。

聖祖山脈之外的世界,已經被妖獸所佔領,這裏的人們已經有數百年不曾與外界有過聯繫了。

外面的世界到底怎麼樣了,城池裏的人們誰都不清楚,傳說人類最輝煌的時候,擁有數千的傳奇妖靈師和傳奇武者,在廣袤的大陸上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但是那些曾經的帝國都已經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這座城市由於地理位置比較隱祕,成爲了從黑暗時代保留下來最爲完好的城市,雖然這裏時不時要遭遇聖祖山脈中強大的風雪妖獸的襲擊,但經歷了幾次幾乎毀滅性的戰爭,城池一次次重建了起來。

那斑駁的城牆,是一座不朽的豐碑!

這座城市叫做光輝之城,寓意着人族的希望。

聖蘭學院,武者初級班。

三十多個學員正襟危坐,聽一個女老師傳授妖靈知識,他們都是一羣武者學徒,光輝之城聖蘭學院的學員。

“聽說新來的這位沈老師來自神聖世家,是一位白銀三星妖靈師!”幾個學員小聲地議論着。

衆學員的目光聚焦在了那位沈老師的身上,她身形高挑,一襲淡紫色的短裙緊緊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體,酥胸高聳,一雙長腿修長白皙,她臉上化着精緻的妝容,顯得美麗而高貴,只是一雙鳳眼微微斜視,舉手投足間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眼角和眉梢都染上了嫵媚的傲慢。神聖世家是光輝之城三大巔峯世家之一,沈秀出身高貴,又是白銀三星妖靈師,自然有高傲的資本。

作爲白銀三星妖靈師,要不是她的侄子沈越在這個班裏,她是不會過來任教的。

“妖靈師和武者都有五個等級,分別是青銅、白銀、黃金、黑金和傳奇五個級別,每個級別又分五個星級。”

“妖靈師是凌駕於武者之上,真正高貴的存在,妖靈師可以在丹田之中形成靈魂海,將捕獲的妖靈納入丹田,在戰鬥的時候,就可以催動妖靈附體,擁有強大無匹的力量,這種力量是同階武者遠遠無法匹敵的。”沈秀微擡着下巴,自負地道,“就像我,我的妖靈是烈焰妖狐!”

只見沈秀的臉、手忽然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沈秀的眉毛變得更爲細長,臉型變得越來越尖,牙齒極爲尖銳,指甲也變得非常尖銳,背後長出了一條紅紅的尾巴。

“妖靈附體之後,我可以獲得烈焰妖狐的力量、敏捷還有它的火焰能力。在所有妖靈之中,烈焰妖狐屬於黃金級的妖獸,也就意味着我最高能夠修煉成黃金妖靈師!當然,修煉到黃金妖靈師之後,我也可以更換更強大的妖靈。”說到自己的修爲,沈秀的得意之色更濃。

沈秀的話,令一衆學員們發出陣陣驚歎之聲。黃金妖靈師,那是他們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存在。

沈秀在臺上講課的時候,坐在後排的聶離一直處於恍惚的狀態,靈魂在虛空中飄飄蕩蕩,無處着落。

一縷刺目的陽光,令聶離慢慢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一切不禁令他恍惚迷茫。

“我在哪裏?”聶離吃驚地低呼,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手變小了,皮膚也變得非常細嫩。

臺上的沈秀正滔滔不絕地講着,聶離清楚地記得,那是他在聖蘭學院剛入學的那一年,講課的這個女導師是一個白銀妖靈師,非常傲慢無禮。因爲這個沈秀,聶離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願好好學習。

“我居然重生了?”聶離震驚無比,他被聖帝和六隻神級妖獸圍攻,力戰而亡,卻沒想到,居然靈魂重生回到了十三歲的時候!

聶離朝旁邊看去,一張張熟悉的臉映入了眼簾,陸飄、杜澤,這一個個生死與共的兄弟,都還沒有死,不過他們長相都還非常地稚嫩。

還有她,聶離朝左側看去,距離他只有幾米,一張美麗無暇的臉,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她叫葉紫芸,雖然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但她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了,一頭紫色的秀髮如瀑布一般披落到腰間,彎彎的眉毛,水靈的眼眸中透着智慧的光芒,笑起來的時候嘴角露出一對深深的酒窩。

雖然臉上還帶着些許稚氣,但聶離知道,她再大一些之後,將會多麼動人。

她穿着潔白的絲裙,有一種說不出的恬靜嫺雅,前世從十多歲開始,聶離對她就充滿了深深的愛慕之情。

她也沒有死!

聶離心中激動萬分,幾乎哽咽。

“我居然回到了過去,這是真的嗎?不是夢境?”聶離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那清晰的疼痛告訴他,這並不是夢境,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是時空妖靈之書,一定是時空妖靈之書!”聶離立即低頭尋找,卻沒有找到時空妖靈之書。

聶離不敢相信,轉世重生這種離奇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他的身上,這肯定跟那神祕的時空妖靈之書有關!

那時空妖靈之書也不知道是誰創造的,是一件非常神祕的東西,聶離一直貼身收藏,他清楚地記得,他跟聖帝還有六隻神級妖獸戰鬥的時候,鮮血將時空妖靈之書浸潤了。

應該是時空妖靈之書,帶着他又回到了十三歲。

看到這些熟悉的人,聶離陷入了悠遠的回憶之中。

還記得前世,光輝之城遭到了風雪妖獸的瘋狂攻擊,光輝之城的守護神傳奇妖靈師葉墨戰死,數十萬人只剩下幾千的倖存者,一起逃向了聖祖山脈東面的茫茫沙漠,開始了逃亡之旅,一個又一個人在沙漠之中死去,還記得那一天,倖存的人們被沙漠中的妖獸圍困,那一夜,他與葉紫芸在帳篷中彼此尋找着靈魂的倚靠和慰藉。

那一夜,聶離終於將心目中的女神擁入懷中。

那一夜,銀色的月光如輕紗一般朦朧,葉紫芸凹凸玲瓏的身體,晶瑩剔透的肌膚,就像是一尊無暇的白玉雕塑,他們瘋狂地擁有着彼此。

如果不是光輝之城的破滅,如果不是那一次九死一生的逃亡,以聶離那低得離譜的天賦、沒落的家世,是絕對不可能得到葉紫芸的青睞的。

然而在那之後,他們再次遭遇了妖獸的襲擊,葉紫芸爲了保護他,死在了妖獸手裏。那一幕,聶離怎麼也不會忘記。在經歷了九死一生之後,聶離活了下來,穿越了無盡荒漠。儘管天賦低下,但聶離憑藉着自己對生存的敏銳,闖蕩了整個聖靈大陸,遇到了很多跟妖獸抗爭的人類,遇到了很多神祕的事情,當然還有那神奇的時空妖靈之書,如果沒有時空妖靈之書,聶離也無法回來。

神祕的時空妖靈之書,居然讓我回到了從前!

光輝之城破滅,父母族人、兄弟們一個個戰死,葉紫芸也死在了逃亡的路上。

“既然我回來了,上天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讓光輝之城破滅的事情再次發生!”聶離咬了咬牙,心中無比堅定,他依稀記得,這一年他剛剛入學,應該是十三歲。聶離忽然很想暢快地大笑,回來了,真好!

聖帝,下一次相遇,我定要將你斬殺,以雪前仇!

前世如果不是光輝之城的破滅,他和葉紫芸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兩人是在一起逃亡的時候建立起來的深厚感情,否則以葉紫芸光輝之城城主之女的身份地位,怎麼也不可能跟他這麼一個無權無勢的沒落家族子弟一起。

而且葉紫芸的爺爺,可是傳奇妖靈師,葉墨大人!

聶離也是後來才知道這些的,葉紫芸入學的時候,班裏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葉紫芸的身份。

光輝之城共有三大世家,聖冥世家、神聖世家、風雪世家,代表着光輝之城無上的權位,屬於巔峯世家之列,城主一般都在這三大世家中誕生,排在這三大巔峯世家之後,還有七大豪門世家,再往後就是二十個貴族世家。

聶離所在天痕家族,屬於貴族世家最末之列,雖然還算有點地位,但跟三大巔峯世家、七大豪門世家差得太多了。

以聶離的身份,想要跟葉紫芸在一起,實在是高攀了。

不過,聶離眼眸中閃過一道堅定的光芒,既然自己重生了,那這一切還是問題嗎?雖然他基礎很差,但憑藉着自己前世的知識,提高天賦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聶離,你在笑什麼?”旁邊的陸飄疑惑地看着聶離,心想聶離是不是傻掉了,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傻笑,還一直色眯眯地把目光瞄向葉紫芸。

“開心而已!好兄弟,見到你真是太好了!”聶離興奮地勾住了陸飄的脖子,這是他們前世習慣的舉動。

莫名其妙地被聶離勾住了脖子,陸飄不滿地嘟囔:“喂,聶離,誰跟你是好兄弟,你這個基佬,快放開我!”陸飄鬱悶地掙扎,他們這些人剛剛入學,認識也不過幾天而已,還親暱不到這種程度!

聶離卻沒有放開,嘿嘿一笑,看着陸飄認真地道:“不管你怎麼想,反正在我的心裏,你就是我的好兄弟!”聶離當然不可能把前世他們一起生死與共的事情告訴陸飄。

看着聶離真誠的眼神,陸飄怔愣了一下,聶離不像是隨便說說,不禁道:“怪人!”不管怎麼樣,聶離剛纔的話,還是讓他有點觸動的。

陸飄看了一眼聶離,低聲道:“我知道你肯定也是光輝之城的世家子弟,但我勸你,不要打那個女生的主意,她的身份很高貴很神祕,據說她入學的時候,院長親自幫她安排的宿舍。”

聶離微微一笑,陸飄現在還不知道葉紫芸的身份,但是他已經知道了。

“她是我的女人!”聶離看着不遠處那個美麗動人的長髮少女,心中堅定異常,想到那一夜的瘋狂,聶離心中不禁熾熱了起來。

不過,聶離突然間想起來,自己和葉紫芸都還才十三歲而已!

紫芸這小丫頭,什麼時候才會長成那個風情萬種的美麗女人呢?我會守護着你一起慢慢長大的!

遠處的葉紫芸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回頭朝聶離這邊看了一眼,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明眸中閃過一絲不耐,在她看來,聶離肯定是一個紈絝的世家子弟,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在肆無忌憚地看她,如果聶離敢招惹她的話,她一定要讓他好看!

葉紫芸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想跟班裏的同學交朋友,但不代表她被欺負了還會忍氣吞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