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得手

巨巢內,大殿金光璀璨,龍源氣息很濃郁。

金逆很謹慎,他不敢掉以輕心,因爲聖巢內步步兇險,而且龍巢晃動,蛟龍族人必定會有所察覺。

龍騰金殿很宏偉,金逆邁開步子,踏臺而上,大殿凶氣大放,完全不容金逆踏足。

“這巨龍巢,很不一般,源紋密佈,是一件絕世兇兵!”

金逆額頭汗珠密佈,大殿的威壓,縱然強大如他,也有點吃不消。

“轟!”

八卦圖陰陽二氣洶涌,與金色大殿散發出來的龍源之氣,碰撞在了一起,隨之發出了刺耳的轟鳴聲。

金逆有八卦圖加持,很順利進入了金龍大殿,大殿內,除了一座高高在上的二龍戲珠寶椅之外,再沒有其他。

蛟龍族的聖巢,與衆不同,很空曠,並無珍寶靈物。

“怎麼會這樣?”

映入眼簾的大殿內,很不合實際,蛟龍族是出了名的珍寶、靈物的收藏家,堂堂蛟龍族聖巢,卻無珍寶、靈物。

“嗡嗡!”

八卦圖瘋狂旋轉,八卦圖很異常,彷彿要掙脫金逆的束縛。

“砰!”

金色龍騰大殿自主復甦,八卦圖猶如懸在金逆上空,陰陽二氣,首尾呼應,以八卦圖爲中心,演變成了陰陽二氣漩渦。

“這……”金逆目瞪口呆,八卦圖脫離了他的控住。

龍巢內的金殿,是一件不弱於八卦圖的大凶器。

“情況不妙,要逃離這座大殿。”

金逆身子一輕,便被陰陽二氣,捲入了八卦圖中,隨之八卦圖發威,突破金龍大殿的重重束縛,順利離開了大殿。

“真寶、靈珍,原來鎮壓在金龍殿下……”

八卦圖懸在金逆頭頂,將金龍殿的大凶之氣,隔絕了開來。

“嗷嗷!”

龍嘯連連,幾條老蛟龍,張牙舞爪,向金逆撲擊而來。

“小子,你膽子大的嚇人啊!”

老智者化身人態,老目發光,看向金逆,他震驚無比,聖蛟龍巢內的金龍大殿,是蛟龍族的鎮族之器的一部分,是一件極其危險的大凶器,而金逆頭頂的八卦圖,等級不比金龍大殿差。

老智者身畔,還有一位黑衣老者,這位老者正是傲礫,而在這二老身後,還有數十位老兵。

金逆見狀,心中大叫不妙。

“轟!”

金逆脊樑骨內,三重天之上,三輪金陽,火炎燃燒,澎湃的源力,在靈界中,蒸騰而上。金逆傾盡全力,催動八卦圖,他要血拼。

老智者和傲礫,皆無比慌張,他們雖爲神境強者,但他們血氣枯竭,遠不甘與大凶八卦圖爭鋒。

金逆大口咳血,縱然他傾盡全力,八卦圖也難以全面復甦,不過,八卦圖輕微釋放的威壓,便足以令神境強者,喘不過氣來。

“轟!”

八卦圖形成一道陰陽之幕,將老智者、傲礫,以及數位老兵淹沒在了其中。

金龍殿晃動,向八卦圖迎擊而來,兩件大殺器再次碰撞,蛟龍族一衆人得救,不過,他們個個臉色慘白,嘴角血跡斑斑,傷勢極爲嚴重。

金逆手持黑棍,修體紫金色光芒耀目,三重天內的金日,火焰燃燒,陰暗的氣息濃郁到了極點。

“降魔十三棍!”

金逆修體上,魔氣烏黑,雖不明顯,但不可忽略。

“殺!”

數十位老兵,皆雙目通紅,各持法器,向金逆圍殺。

老智者和傲礫,並沒有急着出手,反而容顏上露出了笑容,後退了幾步,欲要觀戰。

可惜,他們小瞧了金逆。

金逆雙目血紅,他不停地輪動黑棍,數十位老兵,各顯神通,不過,他們皆氣喘吁吁,吃不消金逆瘋魔般的攻擊。

隨着金逆的血脈覺醒,黑棍的力量,也越來越磅礴。

“唉……”

一聲嘆息,響徹了聖巢,金龍大殿中,寶座上,一道虛影,忽隱忽現,他眼眸深邃,但暗淡無光。

大戰的衆人,皆停下了戰鬥,將目光投向了與八卦圖對抗的金龍大殿。

“這……怎麼會這樣……那個存在,居然還健在……”

老智者傻眼,金龍殿中的嘆息中年人,令他吃驚不已。

聖巢晃動,蛟龍地域的大地,裂紋密佈,八卦圖和金龍殿之碰撞,波及程度很大。

“真血!”

老智者眼睛睜的很大,皇尊真血,從金龍大殿內自行而出,這一切太過於突兀,縱然是金逆也沒有想到。

四滴古妖真血,妖氣澎湃,充滿着磅礴的血氣。

“不愧是皇尊境古妖的真血!”

金逆修手一揮,便將四個玉瓶,收入了空間祕器之中。

“多謝!”

真血是金龍殿內的虛幻中年人,遞給金逆的,金逆道謝。

“怎麼會這樣,這不是真的……”

老智者倒退數步,這一切變化,太過於不可思議,他作爲蛟龍族的老智者,完全看不懂今天發生之事。

八卦圖和金龍殿,皆收斂了氣息,兩件大凶器碰撞,也隨之瓦解。

“要儘快離開這裏。”

真血到手,金逆不想再耗下去。

金逆手持黑棍,身披八卦圖,以極快的速度,向聖巢外而去。

“給我追……”

老智者面無表情,今日之事,對他打擊很大,而數十位老兵,身子皆滯,愣了數息之後,才化成本體,騰雲駕霧,向金逆離去的方向而去。

金龍殿坐落在聖巢中,它是聖巢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金龍殿與聖巢融爲一體,纔是一件完美的大凶器。

寶椅上的虛幻中年人消失了,蛟龍族的聖巢,再度歸入平靜,不過,蛟龍族地域,卻越來越嘈雜了。

“驚天大祕,人族金逆闖入蛟龍族聖穴,盜走了四滴古妖皇尊真血。”

“這個人族很不簡單,身懷數件大凶器,而且等級不比吾妖山十族的祖器差。”

“傳聞蛟龍族幾位神境強者,都沒有將他留下……”

……

三日過後,妖谷其他九族,皆知道金逆引起的大風波。蛟龍族族人,皆板着一張臉,金逆之事,令蛟龍族人很沒面子。

“將傲義和傲傑給我找來,不將人族金逆殺之,吾心難安。”

老智者咳出一口血,他怒火攻心,情緒極度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