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球礦工

“麻煩仙長點貨……”

一身塵土的楚逸抗着一把玄鐵礦鋤步出幽深的礦坑,徑自來到一名身着青衣的年輕男子身前。

作爲看守此處家族靈石礦脈的外門弟子,此人先天境的實力可說是玄元星百萬修士中修爲最爲低下的,但面對楚逸這麼個身份較之普通平民都要略低一等的礦工,神色間卻難免露出幾許不奈與鄙夷。

不過當他瞧見楚逸遞來的三枚靈石,卻不禁面色微微一變。

“居然是下品火靈晶……你小子真是撞大運了,這一枚可是抵得上尋常礦民半載的收入了!”

楚逸憨憨一笑,用帶着些傻氣的口吻應道:“運氣好,嘿嘿!”

畢竟像楚逸這樣的幸運兒也不是沒見過,青衣男也未深究,將三枚下品火靈晶收入儲物手鐲後,清點了九百供貨幣,塞進小布袋中丟給了楚逸。

“多謝仙長。”

楚逸接過裝了供貨幣的口袋,三步並兩步的朝礦坑入口千多米開外的坊市趕去。

這個坊市是礦工們的休酣之地,亦是此處萬餘無緣修真,唯有靠出賣勞動力賺取生存本錢的礦工們辛苦數日,乃至數十日後可以享受一番的樂土。

在此已是勞作了半年有餘的楚逸自然是熟門熟路,花去十供貨幣包下一間坊市中最好的酒樓房間,又是點了一大桌吃食,更是奢侈的用去五十供貨幣買了一壺“百靈釀”。

這“百靈釀”可不是凡酒,乃是擁有此處礦脈所有權的修真宗門,無上元陽宗獨門祕釀的好東西。

當然,這個好東西的定義是針對像楚逸這樣的礦工勞力以及玄元星上百億平民百姓的,對於玄元星上百萬修士而言,“百靈釀”的價值最多不過等同楚逸過去所在的地球上的一瓶啤酒而已。

自斟自飲,半個時辰後,楚逸已然微薰,口中微微念道:“看來此生再難見到地球的家人好友了……”

兩年前的楚逸尚且身處地球,名校建築系畢業的他,踏入社會不過兩年多時間,便已擁有了百萬家產,在明面上,他是一個在國際上都薄有名聲的建築設計師,而在暗裏,楚逸則是一個盜墓者。

之所有會有這麼一個頗顯驚竦的興趣愛好,這全都緣於楚逸自小最爲親近的祖爺爺,楚逸那一身在現代人中堪稱驚豔的身手,十之八九便是從其祖爺爺那裏學來的。

至於楚逸會來到玄元星的原因,卻是因爲一顆毫不起眼的石珠,一顆據說乃是從秦國上將,素有“殺神”之稱的白起墓中挖到的石珠。

當祖爺爺臨終前將掛於胸前的石珠送給楚逸時,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這玩意兒會導致自己穿越星空,來到一顆完全陌生的星球。

撫摩着胸口掛着的石珠,楚逸不禁恨得牙癢癢,如果不是他還寄有一絲希望,指望這破玩意兒再一次抽風似的發光發熱,開啓那個近似六芒星陣的傳送陣法將自己送回地球,恐怕一早就將其砸個稀巴爛了。

來到玄元星的兩年,楚逸也漸漸從絕望與無助中走了出來,這是一顆遠超他想象的星球,在這裏,沒有現代化科技,一切都是如此的復古,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倒也就罷了,權當是重生回古代,說不得還能憑藉現代人的學識,爲自己謀個不錯的出路。

但很顯然的是,上天並沒有滿足楚逸這個得過且過的願望,玄元星儼然是一顆修真者佔據着的星球,雖然有着巨量平民,但掌控這顆星球的卻是那一小部分擁有飛天遁地,開山裂海之能的修士。

百萬修士存於此間,在玄元星,修道成仙是讓自己活得更好的唯一出路,但這條路是如此的艱難,困難到令楚逸這麼個在過去素以毅力過人而著稱的傢伙都曾幾度爲之放棄的地步。

又灌了一大口“百靈釀”,楚逸用手摩挲着胸前灰暗無光的石珠,回想起自己從初臨玄元星至今的一番際遇,不禁感慨萬千。

玄元星不知要較地球大出幾多倍,山川地貌倒是與地球頗爲相似,其上有九大國,百餘分別依附於九大國的小國,這些國家的人口加到一起,絕對在百億之上,不過九大國卻並非玄元星的主導存在,它們的背後,是擁有絕對權力的九大上門。

以玄元星的說法來講,九大國屬於凡人界的至高存在,而九大上門則是修真界的至高存在。

從中倒也體現出了修真者超脫紅塵,不問俗世的氣派。

初至玄元星的半年,由於人生地不熟,以及環境發生巨大反差的關係,楚逸的生活過得極爲潦倒,甚至有幾次險些丟掉小命。

直到他趕上無上元陽宗招募礦工的機會,才讓楚逸尋到一個於他而言,能讓自己在這顆修真星球上活得更好的機會。

如今楚逸身處之地,乃是一片綿延數百裏的山地,此處名爲化雲山脈,乃是無上元陽宗所擁有的十八處靈石礦脈之一。

作爲高高在上的修真者,自己沒道理去幹苦力開採靈石,是以便有了礦工這個職業,當然,礦工的人選,自然是人口基數巨大的平民。

雖然開採靈石是件既累且危險的活兒,但在豐厚的報酬之下,許多平民卻是趨之若騖。

幹夠三年,一世不愁。

這是此處萬餘礦工每每掛在嘴邊的口頭禪,而這也的確是事實,在此間幹足三年積累下的財富,絕對可以令其過上富足有餘的好日子,混個小地主做做,那是不難的。

但這些卻非楚逸來此的原因……

“凡人修仙,何其難也……這礦工生涯便是我楚逸踏足修真界的第一步……”

又自飲了一口百靈釀,楚逸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神彩,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