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紛紛招攬

“極道歸元啊!這樣凝聚的出的大道,難怪會讓那座雕像都驚動出來。”

命帝感慨唏噓。

雲塵凝聚的大道,或許真有威脅那雕像的潛力,所以才讓雕像驚醒。

“小子,你的麻煩大了!將來你若去渡極道劫,那大道昇華時的氣機,絕對會再次將雕像驚出。

恐怕那個時候,那雕像就算不惜放出至高五帝和其他極道,也會首先殺你。”

命帝一臉複雜地看着雲塵。

雲塵現在大道內斂,氣機不顯,那還沒什麼事。

可一旦去渡劫,大道昇華,那種可怕的氣機,絕對會引動雕像出來的。

畢竟雲塵的大道太強了,剛一孵化,就吞掉了火之極道,其恐怖可見一斑。

要是再渡劫昇華,又該強到什麼地步?

搞不好真會和命帝說的一樣,雕像可能會不管至高五帝和其他極道,也要先殺雲塵。

而且這種可能性很高。

畢竟,至高五帝雖強,卻滅不了雕像,還被困了無數年月。

可雲塵的大道,若真凝練到極致,真可能有破滅雕像的能力。

“別說極道劫了,我恐怕是第八劫,都不好去渡。”

雲塵心中暗自嘀咕。

“那就暫時別去渡劫了。”

這時,命秋靈也開口道:“先拖着,至高五帝之前都傳出過令諭。

等到這神魔世界重塑圓滿,我們這邊必然會晉升一批強大的極道強者,到時候再攻雕像,與裏面的極道大帝內外夾攻,到時候破滅了雕像,便也沒什麼可威脅你了。”

這聽着倒也算是個辦法,不過雲塵卻覺得沒那麼簡單的。

“渡劫之事,以後再說吧。”

雲塵說了一句,目光卻是看向遠方的某處。

那裏的空間波動了一下。

而後,只見酆英的身形從虛無中走出,手中還託着一團霞光。

霞光之內,隱約可見有幾滴特殊的液體,被封禁在內。

饒是如此,還是有一股股濃郁的時光氣息,透射了出來。

“歲月河水!”

雲塵和命秋靈都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東西。

畢竟,他們在界中界時,都是見過的。

“看來這裏倒是不用我來幫忙了。

命秋靈,恭喜晉升極道。”

酆英笑了笑,衝着命秋靈道了聲賀之後,目光就落在雲塵身上。

“沒想到你還活了下來,這是好事。

你若是有空,就隨我去時帝宮一趟吧,有些事情,要與你說一下。”

酆英發出邀請道。

她確實有事要和雲塵商量。

今天雲塵這樣突然冒出,強勢的庇護命秋靈,助其成功晉升極道,其實已經和他們這些五帝勢力的意願相違背了。

這次也就算了。

但她怕雲塵還會繼續亂來,庇佑其他人,那就不好了。

別的不說,單單他和命秋靈的關係,搞不好接下去還會替命帝護法,助其衝擊極道。

到那時,出面的可就不只是白玉京和夜君臨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事情,她也準備和雲塵談談。

不過還沒有等雲塵答覆。

遠處,又一道遁光飛臨而至,顯現出一個黑衣男子,氣勢強大,更有一種至強種族生靈的血脈威壓。

“大哥!”

黑衣男子滿臉喜色地衝着雲塵喊了一句。

他赫然便是弒帝魔蝶族的申陽。

這麼多年過去,申陽的實力,也有了巨大的提升,已然達到了八劫帝尊巔峯。

但並沒有能觸及到極道屏障,沒能成爲半步極道之境。

不過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機,卻是異常強大,他身爲弒帝魔蝶一族,本就實力超羣,當初又得到雲塵贈送的養道葫蘆,不斷地蘊養自身大道,如今的實力並不比蒼炎,寒星子這些半步極道弱多少。

“大哥,剛纔我在玉帝行宮的觀天台,看到你出現在這裏,還有些不敢相信。

這麼多年沒見,你總算是出現了。”

申陽非常高興,上前把着雲塵臂膀,說道:“大哥,說實話,你展現的實力,實在太讓我震驚了,居然能夠壓住白玉京和夜君臨,一招就能擊殺一位半步極道。

我這次過來,也是代表玉帝一脈,想邀請你加入。”

此話一出,雲塵還沒有反應,酆英,還有命帝,命秋靈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弒帝魔蝶一族,本就是歸屬玉帝一系的,而申陽和雲塵看着還關係匪淺,替玉帝一脈出面拉攏雲塵,那倒也無可厚非。

畢竟像雲塵這種逆天的妖孽,非極道卻有極道戰力,古往今來都找不到幾個。

就算是五帝的勢力,收納這樣一個強者,也能聲勢大震。

酆英剛纔出面邀請雲塵去時帝宮做客,除了是要和雲塵商量一些事情外,自然也是存了同樣的心思。

“邀請我加入玉帝一脈?”

雲塵面露沉吟。

這時,天地間有濛濛細雨飄落。

雨水中,蘊含了大道之力,似有侵潤滋養萬物的功效。

衆人擡頭,就看到有一道身影,在那濛濛細雨中走出。

“雨帝!”

命帝和命秋靈都瞬間警惕起來。

畢竟,剛纔兩次出手阻礙命秋靈晉升極道的,可都是元帝一脈。

而雨帝還是元帝一脈中,頭面人物。

而且雲塵還擊殺了元帝一脈中的山巋,他們看到雨帝過來,自然有所警戒。

雨帝對命帝和命秋靈的反應,並不太在意。

他目光溫潤,給人一種親近感。

“雲塵,你學的是元帝的萬道歸元,算是元帝的半個傳人,有沒有想法到元帝山去。

你若願去,我會傾力支持你。”

雨帝一開口,竟然也是在招攬雲塵。

完全不在乎之前山巋被雲塵擊殺的事情。

爲了表示誠意,他以極道之尊,親自過來。

這時,命帝連忙提醒道:“雲塵,加入至高五帝所屬勢力,固然風光,也會得到很多好處和便利,但同樣也有了約束,你自己要想清楚。”

在神魔時代,一些極道大帝投身在至高五帝麾下效力,但很多卻是獨來獨往,不願受到約束。

一旦成了別人的麾下,不管地位多顯赫,但都不再完全自由了,若是上面有令諭,那便是極道大帝也得聽令行事。

這個道理,雲塵自然也明白。

所以,對於加入五帝勢力,興趣自然不大。

不過沒等他拒絕,命秋靈已經搶先說道:“你們不用招攬他了,因爲他很早之前,就已經答應加入我們風雲閣了。”

雲塵神情一怔。

命秋靈目光掃視過來,輕哼道:“你忘記了,當初這是你親口答應的,爲此,我風雲閣還贈送了你神兵圖鑑,還有天甲煉寶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