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什麼人都有

繁華的銀河系每一天都會有大量的新聞產生,什麼某某三級宇宙文明被滅亡了,那個四級宇宙文明的皇帝駕崩了,又或者是南北銀河系之間又開展了之類的。

各種各樣的新聞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但能夠傳遍整個銀河系的新聞卻並不會太多,一般都是關係到銀河系當中某個強大四級宇宙文明,又或者是關係到銀河系當中某個強大勢力、集團之類的才會迅速傳遍整個銀河系。

覆蓋北銀河系的網絡匯聚了整個北銀河系的一個個銀河霸主級文明和一些強大的3級宇宙文明。

在其中的一個聊天世界當中匯聚着來自北銀河系天南海北的人,此時大家都在討論最近才剛剛出現在大家視野之中的星漢文明。

“星漢文明的人真是牛叉,竟然直接幹掉了無天教的一個艦隊,還對外宣佈將嚴厲打擊無天教。”

“確實是牛叉,在這裏應該@阿貝德帝國的人,讓他們看看這個星漢文明的強硬手腕,當初他們可是被無天教的人打的滿地找牙,堂堂一個4級宇宙文明的臉面都丟光了,至今還是大家嘲笑的對象。”

“我就是阿貝德帝國的,我們阿貝德帝國和無天教誓不兩立,星漢文明幹的漂亮。”

“哈哈,阿貝德帝國的人也就嘴上厲害~”

“就是,就是,有種你們阿貝德帝國也和星漢文明人一樣宣佈嚴厲打擊無天教啊?”

“我們不用宣佈,已經在嚴厲打擊了,無天教就是銀河系當中的病毒,人人得兒誅之。”

“大家就不要嘲笑阿貝德帝國的人,敢像星漢文明這樣強硬的還真沒幾個,這個星漢文明不簡單啊,剛剛才崛起竟然實力如此強大,從星漢文明這邊公佈的視頻來看,星漢文明的能量技術已經達到了4級宇宙文明頂尖的水平。”

“確實是厲害~”

“只是無天教也不是吃素的,這下子可就有好戲看了。”

覆蓋北銀河系的網絡世界之中,關於星漢的話題現在可是最火熱的話題,一個新的銀河霸主,這才剛剛崛起就已經如此的強硬,消滅無天教的一支艦隊,展現了自己強悍的實力。

然而星漢這邊表現的實力越強,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文明、勢力就越是對星漢這邊充滿了好奇,源源不斷的派遣一支又一支隊伍來到第三懸臂這裏。

廣州星系,星漢對外開放的口岸之一。

隨着時間的推移,廣州星系開始變的繁華起來,大量來自銀河系中心的文明使團、宇宙商人、聯盟企業、公司集團等等陸陸續續的抵達第三懸臂這裏,讓駐守在廣州星系這裏的星漢人變的無比忙碌起來。

田言慈是一位修行到了天師境的高手,也是星漢內第五個修到天師境界的人,實力高深莫測,被修行界的人稱之爲天下第三高手。

謝晉被譽爲天下第一,這一點是無可爭議的,至今還沒有人擊敗過謝晉,更是沒有人能夠逼迫謝晉用出全部的手段。

除了謝晉之外,這排名就頗具爭議了,但田言慈幾乎每一次的排名都會排在前五之內,前不久更是被譽爲天下第三高手,可見這實力足以傲視羣雄了。

這一次,田言慈也是被修行者聖殿派遣到了廣州星系這裏,負責長期駐守在廣州星系這裏,以便應對銀河系中心各個文明、勢力、組織等等對星漢的滲透。

從謝晉發送回來的信息來看,在銀河系的中心,各種各樣的文明種族數不勝數,再加上修行者的存在,刻意對一個文明進行滲透的話,各種各樣的手段層出不窮。

所以必須要有強大的修行者來坐鎮,因爲這些修行者自身有極其強大感應能力,如果是修行者來到了星漢,他們第一時間內就可以感應到。

再加上高深修行者有極其龐大的神念,神念有着諸多不可思議的神通,往往能夠發現一些很難被科學儀器等等探測的東西。

廣州星系內圈的太空之中有一座座龐大的太空港口,此時,這些太空港口之中停泊了大量的宇宙飛船。

這些宇宙飛船有大有小,上面烙印着各種各樣的標誌、圖案,讓人一看就知道這些宇宙飛船的所屬文明、勢力、組織、集團等等。

一個新崛起的4級宇宙文明,還是一個實力強大的文明,處於貧瘠荒蕪第三懸臂上面的文明,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來星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有一個個宇宙文明派遣出來的使團隊伍,有行走於星際宇宙的宇宙商人,還有販賣星際奴隸過來的奴隸商人,更有想要來星漢這邊購買軍火武器的軍火商人,或者是一些文明、勢力的代表。

在其中一個太空港口之中,一個星際奴隸商人此時正在用哀求的語氣對星漢港口的管理人員說道:“爲了這一次來星漢,我可是準備一久,帶的星際奴隸可都是和你們星漢人長相差不多的文明種族。”

“爲此可是花費巨大,貴文明又遠離銀河系的中心,這往來一趟的費用實在是太高了,你現在讓我回去,我這一趟豈不是要虧死。”

這個星際奴隸商人本以爲販賣星際奴隸來星漢可以大賺一筆,誰知道星漢這邊竟然嚴厲禁止買賣和使用星際奴隸,這還是他頭一次遇到。

“那沒有辦法,我們星漢的法律法規就是如此,現在我正式通知你,限你在三日之內立即離開第三懸臂。”

港口管理的人員看着一個個鐵籠子裏面關押的星際奴隸,這些星際奴隸和星漢人的長相都非常像,甚至於有些幾乎都沒有太大的差別,顯然這個星際奴隸商人爲此也是花費了一番心思的。

“這位大人,這是一點小小的心意,另外大人您看看這些星際奴隸,只要大人您喜歡的,隨便挑,隨便選。”

沒有辦法了,這個星際奴隸商人只能夠拿出最古老的手段了,悄悄的向港口管理人員塞了一張卡,北銀河系聯盟銀行的卡,無記名卡,只要有祕密就可以轉賬的卡,同時也是指着自己的星際奴隸說道。

“我現在警告你,你涉嫌賄賂公務人員,依照我們星漢的法律,到時候你就不是被驅逐出境如此簡單了,說不定還要關你幾十年。”

港口管理人員立即嚴肅的說道,嚇的這個星際商人大驚失色,這要是被關押幾十年,什麼都要涼涼,趕緊收回自己的卡,然後很是無奈的說道:“大人,真的沒有通融的可能嗎?”

“我都說了我們星漢嚴禁買賣和使用星際奴隸,所以你在這裏根本就找不到買家,還是早點回去吧。”

港口管理人員再次說道。

“唉,這次可真是虧血本了,竟然有文明嚴厲禁止使用和買賣星際奴隸,我這還是頭一次遇到。”

這個星際奴隸商人無奈了,只能夠乖乖的帶着自己的船隊離開。

類似於這樣的一幕在整個港口之中不斷的發生,一艘艘來自銀河系中心的宇宙飛船全部都要經過嚴厲的檢查,特別是那些打着經商口號的宇宙飛船,不僅僅要檢查還要納稅。

“安格斯先生,你這艘宇宙飛船上面都是些什麼貨物?”

孫平和也是港口當中的一名管理人員,此時正帶着一個團隊的人檢查一艘宇宙飛船。

“大人,都是一些普通的商品,沒有任何的違禁之物。”

安格斯是一個宇宙商人,不過卻並不是來自任何一個4級宇宙文明的人,所以面對孫平和的時候,態度比較恭敬。

“是嗎?”

孫平和不可否置的說道,他的目光看向巨大的倉庫,同時龐大的神念施展開來。

他可不是一個普通人,同樣也是一個修行者,而且還是已經修煉到了宗師境的高手,額,宗師境現在在星漢也不算什麼了就是,畢竟全民修煉的政策下,高手輩出。

“打開那個箱子~”

很快,孫平和就有所發現了,指着一個藏在角落裏面的大箱子問道,這些箱子都和集裝箱差不多,都是統一的規格,爲的是方便裝貨和卸貨。

“大人,這些貨物都是一些銀河系中心產的特產,並沒有什麼稀奇。”

安格斯一聽,臉色微微一變,接着又迅速恢復了平靜,陪着笑臉說道,然後示意自己的手下按照孫平和的要求去打開。

很快,箱子被打開,裏面全部都是一些看起來像是某種植物果實一樣的東西,乾癟、乾癟的,看起來毫不起眼。

“這些是什麼東西?”

孫平和眼睛死死的看着安格斯問道。

安格斯被孫平和看的整個人都發毛,感覺自己彷彿是被巨獸盯上了一般,弱弱的回道:“這些都是我在某個1級宇宙文明收購的東西,他們將它叫卡爾特,是一種植物果實。”

“卡爾特?”

“植物果實?”

孫平和再次冷冷的看着安格斯,接着說道:“這些是超級du品比洛爾的原材料吧?”

“不,不,大人,這些不是,只是普通的植物種子。”

安格斯一聽,頓時就徹底的慌亂了,他沒有想到這個星漢文明的人這才剛剛進入到銀河系的大舞臺上面就能夠知道這種東西。

要知道縱然是在銀河系中心,在一些落後的3級宇宙文明當中,這種東西都很難被人認出來。

比洛爾是一種極其可怕的超級du品,它甚至於不需要注射和吸食之類的,只需要簡單的抹上一點到皮膚上面,立即就陷入一種超級夢幻的狀態,讓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極其的可怕,因爲一旦沉迷其中就會徹底的迷失,再加上外部的一些誘導,整個人都會變成比行屍走肉更可怕的傀儡。

“到現在了還狡辯,來人,抓起來,通知下去,立即封鎖他的所有宇宙飛船,對每一艘宇宙飛船進行仔細的檢查。”

孫平和冷哼一聲,根本就沒有再繼續費口舌,直接下令。

“這是你逼我的~”

安格斯雙目通紅,一下子換了一個人一般。

“逼你怎麼了?你以爲你還有機會逃走?還是說想要引爆飛船上面的核武器?”

孫平和再次冷笑道,這些宇宙du販,個個都是窮兇極惡,悍不畏死,極其的兇狠,對付這樣的人,孫平和自然是早就已經有所準備。

“你?你怎麼知道?”

安格斯雙目一瞪,難以置信,接着狠狠的一按身上攜帶的一個按鈕,想要和這些人同歸於盡,然而讓他傻眼的事情發生了,竟然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

“嘭~”

孫平和一聲冷笑,接着一記手刀落到安格斯的身上,直接將他給大暈,對着身邊的人說道:“帶下去,別讓他死了,好好的審問,他帶過來的每一個人都要好好的審問。”

“還真是什麼人都敢往我們星漢來,宇宙軍火商人、宇宙du販、各種邪教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