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銀兒救主

某個未知星域、某修仙星。

銀兒和一名白袍老嫗坐在一艘青色飛舟上,銀色手上捧着一枚粉紅色的果子,臉上滿是笑容。

突然,一陣急促的尖鳴聲從白袍老嫗懷裏傳來。

白袍老者眉頭一皺,取出一枚淡白色的鱗片,打入一道法訣,一道白光飛出,化爲一面數丈大的白色鏡子,鏡面上是一名三十出頭的青袍男子,他的腦袋上有一對青色的龍角。

“姥姥,大事不好,出大事了。”青袍男子驚慌失措的說道。

“有什麼話直說就是,慌什麼。”

“您不是讓我關注天瀾星域石樾的消息麼?剛傳來消息,殺手組織閻羅殿派出大量高手襲殺石樾,據說有一名合體修士和數十名煉虛修士,這消息是曲家、百曉樓和多個勢力傳出的,可信度應該蠻高。”

銀兒正在吃東西,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一僵,手上的果子掉落到飛舟上面。

她一個箭步衝到白色鏡子面前,慌張的說道:“怎麼回事,我主人怎麼了?好端端的,閻羅殿怎麼會派人追殺他?”

“不清楚,最新消息,閻羅殿封鎖了天風星,石樾應該是在天風星,他們不打算讓石樾活着離開。”

銀兒聽了這話,眼睛有些泛紅,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姥姥,我不去了,我要去天瀾星域,我要救我主人。”銀兒的目光堅定。

“又是他,你現在跟他沒關係了,一口一個主人,真不知道他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就死心吧!我不會讓你去救他的,他跟我們真龍一族沒關係。”白袍老嫗皺着眉頭說道。

銀兒手掌一翻,手上出現一把金光閃閃的小劍,她把小劍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咬牙說道:“你不讓我去,我馬上就死在你面前,我是叫他主人,但是他一直把我當妹妹看待,他沒有打過我,也沒有罵過我,每次都護着我,我想吃什麼,主人就給我靈石去買,我想開酒樓,主人也會支持我,我做的東西不好吃,主人也會吃光,他從來沒有逼我去做我不喜歡的事情,我開啓靈智之前,我就是跟着他的,他確實把我當家人看待,沒有他,根本就不會有現在的銀兒,沒人能替代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說到這裏,銀兒哭了,眼淚滑過臉頰。

回想起跟石樾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銀兒很開心,姐姐金兒把要做的事情都做了,銀兒怎麼調皮搗蛋,石樾都不會生氣,她生病了,石樾會去找靈藥治好她,她想做靈廚師,石樾支持,她耍小脾氣,石樾也不會生氣。

她並不是傻,她見過其他修仙者如何對待靈獸,石樾對她跟親人一樣。

白袍老嫗眉頭一皺,她萬萬沒有想到,石樾在銀兒心中的位置這麼重要。

“姥姥,你讓我去救主人吧!只要他能平安無事,我保證,以後聽你的話,我不調皮搗蛋了。”銀兒哭着說道,小劍劃破了她的脖子,流出一些鮮血。

她如果一心尋死,一件五品法寶就能殺死她,沒人能攔得住一心尋思的人。

“對了,姥姥,聽說石樾是五大仙族西門家的人,不知是真是假。”青袍男子補充道。

白袍老嫗眼中異色一閃而過,喃喃自語道:“五大仙族?西門世家?你確定?”

“不敢確定,這是曲家和百曉樓放出的消息,可能他們是爲了讓閻羅殿的人投鼠忌器,不過看樣子,他們反而是刺激了閻羅殿的人,現在大量的閻羅殿修士在天瀾星域活動,整個天瀾星域都亂套了。”

“好,我知道了,有什麼新動向,馬上通知我。”

“姥姥,您就幫我救救主人吧!只要您救下我主人,我保證,以後一定乖乖聽話,只要你們把他從閻羅殿手上救回來,我以後會老實呆在真龍一族,不會亂跑的。”銀兒跪了下去,紅着眼哭泣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我可以救他,不過你以後要把真龍一族當家,不許再想着回去。”白袍老嫗的語氣嚴厲。

銀兒點了點頭,豎起一隻手,鄭重的說道:“一言爲定,我以聖龍的名義起誓,只要主人平安無事,活着返回仙草坊市,我不會再想着回去,以後會把真龍一族當家,好好修煉。”

真龍一族的族人,以聖龍爲圖騰,以聖龍發誓的真龍一族,絕對不會違背誓言,這是真龍一族一直遵守的誓言。

“好,你既然敢以聖龍的名義起誓,我老婆子就幫你救他一次,以後你們就沒有關係了。”

天瀾星域,天風星。

敖勇是天風海域蛟龍一族的族長,煉虛中期,天風星並不繁華,修仙資源匱乏,他能修煉到煉虛中期,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大量的人族修士出現在天風海域,先後斬殺了多名化形期妖修,敖勇又驚又怒。

他驚訝的是,人族居然敢挑戰蛟龍一族,他十分憤怒,不過當他得知對方有十幾名煉虛修士,敖勇屁也不敢放一個。

他可不是沒腦子,對着跟人族幹,肯定不行,趕到天風海域的人族修士越來越多,敖勇有些惶恐不安,這股力量,滅了他所在的蛟龍一族都沒有問題,他急忙找援兵,不過得知對方有幾十名煉虛數十名化神,沒人敢趕來幫他,只是讓他快點離開。

敖勇召集手下,正打算離開天風星。

一陣急促的龍吟聲響起,他急忙從懷裏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青色鱗片,打入一道法訣,青色鱗片一個模糊,出現一名青袍男子的身影。

“敖青兄,好久不見。”敖勇見到青袍男子,面露喜色,語氣帶着一絲討好。

青袍男子也是煉虛期,不過血脈純正的多,據說跟真龍一族有密切的關係,敖勇也是在一次交流會上見到敖青,兩人簡單閒聊了幾句,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了。

敖勇萬萬想不到,敖青居然會主動聯繫他,他又驚又喜。

他驚的是,敖青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聯繫他?出手救他?不至於吧!連他多年的好友都是讓他逃跑,而不是固守待援,這個時候,逃跑是最好的辦法,他的龍宮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是他花重金請人佈置的,他喜的是,敖青還記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