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趕盡殺絕

“老祖宗,要不找幾個替死鬼?就說他們是假冒無缺的命令,再給石樾賠一筆財物,仙草宮應該不會······”一旁站着的中年男子這時開口替寧無缺求情。

“他是豬腦子,你也是豬腦子?你以爲石樾背後是什麼勢力?很可能是五大仙族的西門世家,西門家會相信這番話麼?傻子也知道這不可能。拿財物賠償石樾你覺得他會同意?你難道不知道石樾的財力?他缺靈石麼?拿化神期豆兵和通靈法寶做聘禮,這種人,會缺你哪一點財物?”金袍老者目光一冷,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這······要是把無缺交出去,石樾也不會相信我們寧家是乾淨的,要說是他一個人所爲,恐怕也沒人相信吧!”

金袍老者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說道:“爲今之計,只能一錯到底,在石樾逃走之前,殺人滅口。無缺,你馬上聯絡閻羅殿的人,就說石樾是五大仙族之一西門家的子弟,他們要是不想西門家上門找麻煩,就必須幹掉石樾,來個死無對證,九仙派不是跟石樾有樑子麼?正好把這事推在九仙派身上,另外,派出人手,守在直達仙草坊市的跨星域傳送陣所在的坊市,只要石樾露面,不管在坊市裏還是荒郊野外,馬上動手殺他,絕對不能讓他活下來,要是讓他活着逃走,調查到知道是無缺僱兇殺他,我們整個寧家都會倒黴。”

“是,老祖宗,閻羅殿要是知道石樾是西門家子弟,他們還敢下手麼?就算死無對證,西門家也不會輕易放過閻羅殿吧!”中年男子有些困惑。

“閻羅殿的勢力遍佈各個修仙星,只要給的起靈石,什麼人都敢殺,你以爲閻羅殿背後沒有人撐腰?十有八九可能跟仙族有些關聯,大不了找替死鬼,反正也沒有直接證據,閻羅殿敢接這筆生意,肯定做好這個準備了,五大仙族也不是鐵板一塊,讓他們鬥去。咱們只要補好這個窟窿,不要讓我們寧家牽扯其中便可,否則……”金袍老者冷冷的說道,語氣帶着一絲狠厲。

這個時候,只能一錯到底,寧家少家主派人襲殺石樾,並且還付出了大代價,要說沒有寧家的支持,沒人會相信。

“遵命,老祖宗。”

一張更大的黑網,罩向石樾。

······

天瀾星,曲家。

曲思道正在跟百曉樓說着什麼,兩人神色焦急。

“怎麼樣?葉道友,還沒有消息?”曲思道沉聲問道。

得知石樾被閻羅殿追殺,閻羅殿派出的陣容太大了,曲思道派出了大量的人手打探消息,還是沒有消息。

沒有辦法,石樾爲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他們的行動路線,曲家是不知道的。

葉子畫搖了搖頭,說道:“不好確定,閻羅殿的人跟發瘋了一樣,四處傳送,無法確定他們的最終目的地在哪裏,我們的人不敢跟太緊,有十幾名化神期的情報人員突然死了,顯然被閻羅殿發現了,論跟蹤襲殺,閻羅殿的殺手絕對在我們百曉樓之上。”

“這樣吧!葉道友,你派人把消息散播出去,就說是閻羅殿派出殺手襲殺石樾,希望石樾背後的勢力出面,光靠我們是不行的,仙草宮背後的勢力聽到消息後,肯定會派人出手,他們的能量肯定比我們大,這樣一來,閻羅殿也會有所顧忌。”曲思道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假設石樾真的被刺殺而亡,仙草宮背後的勢力只會怪罪閻羅殿,跟曲家無關,沒辦法,石樾離開了曲家就出事,曲思道也有些慌了,要知道,石樾是從曲家傳送離開的,沒有任何外人看到石樾離開曲家。

要是閻羅殿得手,倒打一耙,曲家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把消息散播出去,一來可以洗脫曲家的嫌疑;二來,仙草宮背後的勢力也會浮出水面,幫忙救石樾;三來,閻羅殿也會有所顧忌,一石三鳥。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注意,只能這麼辦了。”葉子畫表示贊同。

這時,突然一陣急促的尖鳴聲響起,葉子畫往傳影鏡打入一道法訣,一道急促的聲音驟然響起:“不好了,樓主,通往天風星的跨星域傳送陣被切斷了,石樾很可能就在天風星,閻羅殿是發瘋了,他們想要徹底關閉天風星通往其他修仙星的傳送陣。”

“什麼?通往天風星的跨星域傳送陣被切斷了?所有的都切斷了?”葉子畫的語氣變得急促起來。

石樾若是死了,三千年的還魂草可就拿不到了。

“沒有,不過目前已經切斷了十座了,數量還在增加,比當初魔道拿下萬木星域的速度還快,閻羅殿也不知道受到了什麼刺激,突然切斷了十座通往天風星的跨星域傳送陣。”

“馬上通知其他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天風星,到了天風星再聯絡我。”

“是,樓主。”

掐斷聯繫,葉子畫望向曲思道,曲思道的臉色很難看。

閻羅殿成立以來,還是第一次這麼瘋狂,石樾肯定是在天風星,閻羅殿是不準備讓石樾活着離開天風星了,這是要趕盡殺絕啊!

“儘早把消息散播出去吧!葉道友,盡人事聽天命吧!希望石小友沒事。”曲思道嘆氣道。

說實話,他很後悔,早知道就多留石樾一段時間了,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希望石樾沒事吧!

很快,一個驚人的消息廣泛在天瀾星域流傳開來,閻羅殿的合體修士親自出手,帶領數十名煉虛修士襲殺石樾。

一開始,很多勢力都不相信,不過曲家、百曉樓和多個勢力先後證實這個消息,不信也得信,這個消息迅速流傳到其他修仙星。

······

北寒星域,北寒宮。

慕容曉曉手上拿着一面傳影鏡,目瞪口呆。

“合體修士帶領數十名煉虛修士襲殺石師弟?”慕容曉曉自言自語道,滿臉悲傷。

石樾不過是化神修士,合體修士加上數十名煉虛修士,這個陣容,石樾要是不死,根本不可能。

很快,一陣急促的尖鳴聲響起,慕容曉曉打入一道法訣,沈玉蝶的聲音驟然響起:“石樾被閻羅殿的人襲殺,你現在能聯繫上石樾麼?”

“回師傅的話,弟子剛剛試過,聯繫不上,師傅,這個消息是真的麼?”

“應該是真的,曲家、百曉樓和多個勢力都證實了消息屬實,不會有假,你要是能聯繫上石樾,馬上通知我,告訴他,我們北寒宮願意出手救他一次。”

“是,師傅。”慕容曉曉答應下來。

她知道沈玉蝶只是關心利益,並不是關心石樾的死活。

慕容曉曉現在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暗暗祈禱,石樾平安無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