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寧家

石樾點了點頭,苦笑道:“我也沒想到,剛要搬救兵,就被他發現了,好在我及時躲入了掌天珠之中,放心吧,只要我不出去,他就找不到我們!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輕易再犯險,我打算修煉一段時間,惹不起,我還躲不起麼!”

外面一大批高階修士在到處搜捕他,只要一露出行蹤,保不準那個合體修士就來了,只好躲在掌天空間修煉,等風頭過去了。

好在他一逃出去後就立馬跳進海里,然後鑽進了掌天珠只中,憑藉着大海的廣闊海域和無數的海妖魚蝦,他就不信閻羅殿的人能發現一顆平淡無奇的珠子了。

等過個七八年,等閻羅殿的人慢慢散去之後,他再伺機而動。

說到底,還是實力啊!石樾的修爲太低了,如果他有煉虛期,情況會好很多,至少逃起來不至於這麼狼狽。

“這樣最好,你忙你的吧!好久沒有回來這裏,老夫怪想念這裏的。”

石樾點了點頭,心念一動,他出現在靈田之中。

這時候金兒已經甦醒了,她已經晉入十級,差一步就能買入聖獸的行列。

金兒和石麟給靈藥施雨,兩人有說有笑的。

“金兒,你醒了?”石樾笑着問道。

“嗯,主人,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着了,好在石麟幫我照顧靈藥,不過他的水平不行,有一些靈藥枯死了。”金兒有些歉意的說道。

“不管金兒姐姐的事情,主人,是我笨,是我不好,你要罰就罰我吧!”石麟主動請罰。

石樾笑了笑,說道:“你們不要替對方開脫了,死了就死了,你不是之前培育了不少種子的嗎?再重新種植就是,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話說回來,金兒你怎麼突然睡着了?以前你都是打了招呼才睡覺的。”

“我吃了一點蜂王漿,很甜,我停不下來,很好吃,然後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金兒紅着臉說道。

“蜂王漿?”石樾微微一愣,望向靈果樹下的蜂巢。

蜂王漿是蜂王的食物,噬靈蜂已經是九級,它食用的東西,自然不是一般的東西。

“它願意分給你吃?這可不像是它的性格。”石樾有些好奇的問道。

噬靈蜂只聽他的命令,銀兒在的時候,偷吃靈蜜,被噬靈蜂蟄哭了。

“不知道啊!噬靈蜂王自己給我吃的,嗯,我醒來之後,好像缺少了十幾株千年靈藥,不知道是不是它幹的。”金兒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似乎聽到了金兒說自己壞話,噬靈蜂王飛了過來,繞着石樾和金兒非轉不停。

石樾笑了笑,如果是這樣,說明噬靈蜂王的靈智不低,居然知道讓金兒陷入沉睡,它才好偷吃靈藥。

“只要不是珍貴的六品靈藥,給它定時喂一些也沒事,你和石麟都可以吃,你們晉入聖獸的行列,才能給我提供更大的幫助。”

“知道了,主人。”

噬靈蜂似乎聽懂了石樾的話,朝着靈田飛去,叼起一株金黃色的小草,朝着蜂巢飛去。

“這傢伙好像聽得懂主人說話,只是還沒法化形。”石麟笑着說道。

一聲清脆的鳥鳴聲響起,烏鳳從天而降,落在石樾面前。

烏鳳已經是十級,金兒不時給它餵養千年的火屬性靈藥,它就差一步就能晉入聖獸的行列。

烏鳳的體型比以前大了一倍不止,它親暱的蹭了蹭石樾的褲腳。

石樾可以感覺到,烏鳳是希望他上去,它想要載着石樾飛了一段時間。

石樾微微一笑,走到烏鳳的背上。

烏鳳雙翅一振,颳起一陣狂風的沖天而起,吹起大量的塵土。

它的飛行速度極快,強大的氣流呼嘯着從身邊掠過。

過了一會兒,烏鳳降落在地上,石樾從它的背上跳了下來。

“不錯,努力修煉,等你晉入聖獸的行列,獎勵你一顆六品靈果。”石樾寵溺的摸了摸它的腦袋,笑着說道。

烏鳳似乎聽懂了石樾的話,興奮的拍打着翅膀,發出幾聲清脆的鳴叫聲。

它雙翅一振,一飛而起,朝着火山飛去。

石樾望着火山,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金兒,雪谷沒有異常吧!”石樾開口問道。

金兒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什麼異常啊!一直在種植冰屬性靈藥,冰屬性的靈藥的長勢都不錯。”

“嗯,那就好,我要閉關一段時間,靈藥就交給你們了,石麟,你努力修煉,靈藥由金兒看着就行了,我打算過一段時間,幫你們衝擊化神期。”石樾神情凝重的叮囑道。

“是,主人。”金兒和石麟異口同聲答應下來。

石麟的神色有些興奮,他已經開啓了靈智,自然清楚晉入化神期意味着什麼。

石樾心念一動,出現在練功室內。

他把時間流速調整到三十倍,打算閉關修煉。

他取出一枚真靈丹,吞服而下。

丹藥入口即化,化作一股龐大的靈氣,流經他的四肢百骸。

石樾急忙運功,煉化這股龐大的靈氣。

······

天竹星,仙草坊市。

某間密室,寧無缺跪在地上,一名中等身材的藍衫男子站在他的身前,手上拿着一面傳影鏡,鏡面上有一名面容威嚴的金袍老者,滿臉怒氣。

“無缺,你是豬腦子麼?我們寧家怎麼會生了你這麼一個傢伙?你是要害死我們寧家麼?上次你派人緝拿曲非煙,搞得曲家跟我們寧家鬧了不愉快,很多合作也終結,這一次你更厲害,僱兇殺石樾?若不是那座未知祕境被閻羅殿的人佔據了,老夫還不知道這一回事,那座祕境是家族的私產,豈是你個人財物,你倒是大度,一下子就交出去了,你真闊氣。”

寧無缺沉默不語,不敢回話。

“你說話啊!你一下子把本族的祕境交出去,現在就沒什麼話好說麼?”

“孫兒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寧無缺低聲回道,神色淡然。

金袍老者看了寧無缺這副模樣,差點氣炸了,他強壓下怒氣,冷冷的說道:“你還想有以後?這一關我們寧家要是過不去,全族跟着完蛋,你以爲石樾是什麼背景?你以爲他身後只有一位合體修士?哪個合體修士這麼闊氣,派煉虛修士做護衛,大量出售珍稀靈藥,你真是豬腦子,我們寧家怎麼會出現你這種敗家子,你是要讓我們寧家被滅了才甘心麼?”

寧無缺沉默不語,他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事情都是多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