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閻羅殿副殿主

這個時候,石樾體表忽然紅光大放,幾個呼吸後化爲點點紅光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石樾出現在逍遙子身邊。

而此時,五色禁光也失去了效果。

石樾的面色蒼白,他一咬牙,低聲說道:“爆。”

金色蛤蟆驟然爆裂開來,化爲一輪數百丈大的金色驕陽,罩住灰袍男子。

趁此機會,石樾就要帶着逍遙子逃跑。

驀地,一道沉重的鐘聲響起,石樾只覺得腦袋一沉,無法動彈,體內絲毫法力都無法動用。

趁此機會,數件靈光閃閃的法寶擊來,將他斬的粉碎。

轉眼間,屍體變成一塊被燒的焦黑的雷靈木。

靈光一閃,石樾憑空浮現,面色有些蒼白,他用替劫木躲過一劫,短時間內,他無法使用第二次。

七件靈光閃閃的法寶再次襲來,石樾一咬牙,祭出一把兩色巨劍,氣勢洶洶的迎了上去。

“轟隆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一團刺目的靈光亮起,一股強烈的氣浪朝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三個呼吸過後,靈光散去,石樾和逍遙子消失不見了。

數件通靈法寶的靈性暗淡,顯然受到一定損傷。

“這小子竟然自曝通靈法寶,真是果決!”

這個時候,金色驕陽消失不見了,露出灰袍男子的身形。

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衣不遮體,胸前映射出陣陣霞光,顯然是穿着高品階的防禦法寶。

“追,他肯定跑不遠,一定不能讓他活着離開此地。”灰袍男子冷冷的吩咐道。

“是,副殿主。”七名煉虛修士異口同聲答應下來,分散開來,朝着不同方向飛遁而去,速度極快。

灰袍男子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說道:“好東西那麼多,卻只就一位煉虛期的護衛,着實古怪。”

他閉上了雙眼,體表浮現出一大片黑色霞光,無數的黑色鬼影從他身上飛出,鑽入地底不見了。

小半時辰後,他睜開了雙眼,臉上浮現出古怪的表情,自言自語道:“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連玄陰追魂大法也感應不到他的氣息,難不成他擁有高等級的洞天法寶?還是藏在某片空間之中,有意思,怪不得敢帶着一名煉虛期的護衛四處跑,哎,還是老夫小瞧了這小子了。”

……

天瀾星,曲家。

曲思道正在跟葉子畫對弈,曲思道佔據了幾分上風。

突然,一陣急促的尖鳴聲從曲思道懷裏響起,曲思道眉頭一皺。

他取出傳影鏡,打入一道法訣,很快,鏡面上出現石樾的身影。

在石樾身邊,則是一片湛藍的海水,

只見石樾的面色蒼白,神情有些慌張。

曲思道眉頭一皺,袖子一抖,一大片霞光飛出,化爲一道凝厚的白色光幕,將他護在裏面。

“怎麼回事?石樾,出事了?”曲思道皺着眉頭說道。

“嗯,閻羅殿,派出一名合體修士和七名煉虛修士追殺我們,我的護衛重傷。”石樾陰沉着臉說道,目中滿是殺氣。

閻羅殿肯定是得到了巨大的好處,才會派出這麼多高手襲殺石樾。

能有這麼大手筆的勢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勢力。

寧家?姜家?還是九仙派?還是蛟龍一族?不好說,都有可能。

仙草宮的生意很廣泛,僱兇殺石樾,可能是石樾的仇家,也可能是石樾仇家的仇家,栽贓嫁禍。

“什麼?閻羅殿派出一名合體修士和七名煉虛修士追殺你們?你們沒事吧!你們在哪裏?老夫親自去接你們。”曲思道的神色有些緊張。

“我們在······不好,他們追來了。”石樾臉色一變,鏡面黑了下來。

曲思道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石樾要是出事,曲家剛剛到手的利益就要吐出來,他絕對不能接受。

他袖子一抖,白色光幕消失不見了。

“葉道友,你們百曉樓的情報最準確,閻羅殿最近調集大量人手前往哪個修仙星?你應該清楚吧!”曲思道馬上聯繫起葉子畫。

曲家是一個修仙大族,論情報能力,曲家拍馬也不及百曉樓。

葉子畫眼中異色一閃而過,說道:“最近天瀾星域確實出現了不少陌生的高階修士,我的手下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曲道友,你怎麼斷定他們閻羅殿的人?是不是石樾出事了?”

如果不是石樾出事,曲思道沒必要這麼問,要知道,石樾之前還讓葉子畫幫忙調查僱兇殺他的人。

“嗯,不過聯繫突然中斷了,我擔心他出事了,他剛剛成爲我們曲家的女婿,這麼快就出事,這不是打我們曲家的臉麼?在天瀾星域,老夫不準他出任何事情,另外,你想要得到還魂草,前提是他沒出事才行,你應該也派人去過仙草宮,正常渠道是無法預訂到三千年的還魂草的。”曲思道的語氣沉重。

仙草宮可以接受珍稀靈藥的預訂,不過要看是什麼珍稀靈藥,特別珍稀的靈藥,仙草宮是不接的,這也是爲什麼大量的高階修士想要見石樾一面的原因。

聽了這話,葉子畫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取出傳影鏡,聯繫屬下。

“你們問一問你們的屬下,最近有大量高階修士出沒的修仙星是哪個?化神以上的高階修士。”

“是,樓主。”

······

天風星,天風海域。

虛空中驟然浮現出點點灰光,現出一名灰袍男子的身影。

閻羅殿五位副殿主之一,羅陽,合體初期。

“臭小子,身上的寶物真多,剛發現蹤跡,立刻又消失了,看來你真的有品階很高的洞天法寶,有此寶在手,確實很難抓到你,不過本座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就不信你還能跑掉。”

海底萬丈之下,一顆淡藍色的圓珠漫無目的飄蕩穿行。

當藍色圓珠經過一片珊瑚的時候,一條紅色小蛇驟然從珊瑚裏飛出,閃電般咬住了淡藍色圓珠,將藍色圓珠吞掉了。

掌天空間,逍遙子躺在石牀上,氣息萎靡,石樾站在他的面前。

“逍遙子前輩,你好點沒有?”石樾關切的問道,目中露出幾分擔憂之色。

“放心,老夫死不了,都說讓你逃跑,你偏不聽,現在好了,被困在這裏了,他是閻羅殿修士,肯定懂得不少追蹤祕術,你還是不要離開掌天珠,否則被他追上,麻煩可不小。”逍遙子的臉色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