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合體出手

“殺了他們,別讓他們跑了。”

數十件靈氣逼人的法寶砸來,聲勢駭人。

石樾眉頭一皺,正要採取行動,一股強烈的罡風從身邊飛出,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倒飛出去,逍遙子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石小子,快走,你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他們的目標是你,只要你逃脫,我才有機會逃走。”逍遙子傳音說道,語氣嚴厲。

“……”石樾有點猶豫。

“別磨磨蹭蹭的,還不走,我就死給你看!”

石樾聽了這話,雙眼一紅,他知道逍遙子的性格,逍遙子說得出,就做得到。

他背後浮現出火鳳翅,狠狠一扇,化爲一道紅光向遠處飛去,速度極快。

逍遙子仰天長嘯,一股無形的音波飛出,所有的法寶紛紛倒飛出去,無法靠近逍遙子百丈。

七名煉虛修士頭痛欲裂,雙手抱頭,面露痛苦之色,各色法術靈光在身上浮現。

“想走,問過本座沒有?”一道充滿冷意的男子聲音響起。

石樾心中暗叫不好,頭頂虛空波動一起,一隻十餘丈大的黑色巨手憑空出現。

黑色巨手尚未落下,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就撲面而來,石樾感覺周身一緊,呼吸都有些困難。

他背部的火鳳翅光芒大漲,狠狠一扇,整個人化爲點點紅光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他出現在千丈之外的虛空,黑色巨手撲空了,拍在地面上,壓倒大量的樹木。

轟隆隆!

地動山搖,地上多了一個巨大的掌印。

這時,七道靈光也迅速飛了過來,青色巨鼎、血色巨塔、黃色葫蘆、紅色小鏡、藍色竹籃、金色玉尺盒白色印章,這七件法寶的靈氣逼人,顯然都是通靈法寶。

尚未近身,石樾就感到一陣強烈的壓迫感。

石樾身上衝出一股驚人的劍意,無數的兩色劍氣飛出,氣勢洶洶的斬向七件法寶。

劍氣是法力所化,自然不是通靈法寶的對手。

轟隆隆!

兩色劍氣被擊得粉碎,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浪,吹起大量的飛沙走石。

趁此機會,石樾化爲一道紅色遁光朝着遠處飛去。

數百丈的高空浮現出點點黑光,現出一名灰袍男子的身影,看其身上散發出的驚人法力波動,赫然是合體修士。

灰袍男子望着石樾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

他一擡手,無數的黑氣飛出,化爲一隻百餘丈大的黑色巨掌,快速拍向石樾。

黑色巨掌沿途所過之處,發出一陣巨大的轟鳴聲,虛空都有些變形,似乎要崩碎。

驟然狂風大作,一道百餘丈高的黃色龍捲風襲來,擋住了黑色巨掌。

轟隆隆!

黑色巨掌將黃色龍捲風拍的粉碎,逍遙子重重的倒在地上,血流不止,氣息萎靡。

石樾聽到爆炸聲,停了下來。

“快走,別管我。”逍遙子大聲喊道,吐血不止。

“竟然敢擋下本座全力一擊,愚蠢。”灰袍男子冷冷的說道。

“既然你找死,本座成全你。”

灰袍男子朝着逍遙子虛空一拍,逍遙子頭頂虛空波動一起,一隻百餘丈大的黑色巨手憑空浮現,黑色巨手尚未拍下,一股強大的罡風就迎面而來,吹起大量的飛沙走石,一股無形的氣浪朝着四面席捲而去。

逍遙子要是被這一章擊中,非死不可。

轟隆隆!

一聲巨響,地面劇烈的晃動,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臭小子,讓你走不走,你是向跟我死在一起麼?”逍遙子紅着眼說道,望着身前的石樾。

玲瓏宮浮現在石樾頭頂,擋住了黑色巨掌。

石樾轉過身來,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看着你被人打死,我怎麼能視若不見,要死咱們死一起,不過今天死的未必是咱們。”

石樾取出一張金燦燦的符篆,輕輕一拋,金色符篆離手飛出,綻放出刺目的金光,化爲一隻體型巨大的金色蛤蟆,背生四翅。

金色蛤蟆體表遍佈金色鱗片,看其氣息,赫然是合體期的妖獸。

正是曲思道給的七品符篆,太乙化靈符。

有此符在手,面對合體修士,石樾勉強能抵擋片刻,但肯定堅持不了多久。

金色蛤蟆深吸了一口氣,背上的翅膀狠狠一扇,化爲點點金光消失不見了。

“金遁術!”灰袍男子眉頭微皺,體表浮現出一大片黑色火焰,包裹着他全身,黑色火焰散發出一股熾熱的高溫。

他剛做完這一切,金色蛤蟆就出現在身後。

紅光一閃,石樾跟着出現在灰袍男子身後,距離灰袍男子不到三十丈。

“找死,敢遁到本座身邊。”灰袍男子一聲冷笑。

就算是合體期的妖獸,也不可能憑藉近身攻擊,斬殺一名合體修士。

灰袍男子就要避開,一座七彩玲瓏的宮殿憑空在他頭頂浮現,正是玲瓏宮。

玲瓏宮靈光一閃,噴出一大片五色靈光,罩住方圓五十丈的區域,正好罩住灰袍男子。

五色禁光。

這是石樾第二次使用五色禁光,石樾晉入化神期後,五色禁光的範圍擴大了不少。

灰袍男子被五色禁光罩住,只覺得身體一緊,動彈不得。

他嚇了一大跳,失聲說道:“五色禁光,怎麼可能?”

打死他也想不到,石樾會擁有能釋放五色禁光的法寶。

以石樾化神期的修爲,催動玲瓏宮釋放出五色禁光,無法禁錮合體修士太長時間,他必須要速戰速決。

石樾右拳緊握,拳頭表面浮現出一層三色火焰,朝着灰袍男子砸去。

“轟隆隆!”

一股三色火焰包裹着灰袍男子的身影,金色蛤蟆的雙眼亮起一陣金光,兩道粗大的金色光柱飛出,擊向灰袍男子。

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響起,一道百餘丈長的血色長虹飛射而來,斬向灰袍男子。

灰袍男子動彈不得,任由這些攻擊擊在身上。

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灰袍男子體表浮現出一道凝厚的黑色光幕,隱約可以看到,他的衣服折射出陣陣靈光,這是一件七品防禦法寶。

石樾也沒有寄望能輕鬆殺死一名合體修士,他祭出一把靈氣逼人的兩色巨劍,狠狠劈在黑色光幕上面。

“鏗!”

一聲金鐵交擊的悶響,黑色光幕表面蕩起一陣漣漪。

石樾眉頭一皺,灰袍男子的防禦也太強了吧!不過想一想也是,對方畢竟是合體修士,要是一點防禦手段都沒有,那合體修士也太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