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陰煞穢血

石樾眉頭緊皺,看來對方是有備而來,這次難善了了。

他身上亮起一陣耀眼的紅光,火鳳翅憑空浮現,狠狠一扇,前方虛空一陣扭曲,現出一個數丈大的黑洞。

“快走。”石樾拉起逍遙子,朝着黑洞飛去。

他們剛一靠近黑洞,虛空驟然浮現一道細若不見的血光,直奔他們而來。

石樾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想要避開,忽然一道悽慘至極的鬼泣聲響起。

“嗡!”

石樾感覺腦袋暈沉沉的,來不及躲開,絲毫法力都無法應用。

逍遙子驟然推了石樾一把,血光瞬間從逍遙子身邊劃過,逍遙子的右臂被一斬而落,血流不止,他的面色蒼白下來,看上去十分痛苦。

只見他的斷臂處,有一大片血色火焰。

石樾咒罵了一聲,看來這一次的敵人比上一次厲害多了。

他二話不說,取出三張靈光閃閃的符篆,一張銀色符篆朝着身上一拍,他的神識瞬間提升到煉虛期。

他右手一甩,一道金光飛出,瞬間貼在逍遙子身上,一件金燦燦的鎧甲憑空浮現,鎧甲正面有一條栩栩如生的蛟龍圖案,鎧甲彷彿用一枚枚龍鱗編制而成,正是七品符篆蛟甲符。

“小心。”逍遙子驟然大聲喊道。

石樾感覺有什麼東西快速從身後襲來,他身上火光大漲,一大片三色火焰朝着身後襲去。

三色火焰彷彿遇到剋星一般,驟然一分爲二。

趁此機會,石樾化爲點點火光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石樾在百丈之外,臉色十分難看。

“嘿嘿,天羅血焱陣的滋味怎麼樣?這只是開始,更厲害的還在後面呢!”一道陰冷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

“石小子,對方現在肯定沒有合體修士在場,只是他們發現了咱們的行蹤,提前佈局而已,你馬上想辦法離開這裏,我掩護你,別拖延太久,要是等高手趕到,那就,麻煩了。”逍遙子傳音說道,語氣嚴厲。

虛空中驟然浮現出無數的血色絲線,飛快交織成一張血色大網,朝着石樾撲來。

石樾眉頭一皺,雙拳朝着虛空一砸,兩隻數丈大的三色拳影飛出,砸了上去。

轟隆隆!

三色拳影砸在血色大網上,血色大網四分五裂,不過很快,血色大網再次浮現,再次罩向石樾。

石樾的臉色一沉,眉心亮起一道黑光,藉助幻魔靈瞳,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血池裏面的鮮血不斷揮發,化爲絲絲血線,飛快交織到一起。

對方根本不會給他們機會離開,想要藉助火鳳翅的空間神通離開,顯然是不可能,爲今之計,只有蠻力破陣這一條路走了。

石樾身形一晃,出現在逍遙子身邊。

“逍遙子前輩,眼下只有我們合力,才有可能破掉陣法,你有沒有更好的辦法?”石樾傳音問道,語氣急促。

“沒有,你說的沒錯,只有咱們合力,才有可能破掉陣法了。”逍遙子表示贊同。

石樾取出一枚血色藥丸,丟給逍遙子,讓他服下。

呼嘯聲大作,兩人化爲一股紅色龍捲風和一股黃色龍捲風,兩股龍捲風合爲一體,有數百丈之高,快速朝着血池席捲而去。

龍捲風所過之處,響起一陣巨大的轟鳴聲,血色巨網碎裂開來,四分五裂。

受強大氣流的影響,無數的鮮血不受控制的捲入龍捲風之中,整個血池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大量的鮮血被捲入龍捲風之中。

陣法外面,七名煉虛修士圍成一圈,他們手上各握着一面血色陣盤。

“蠢貨,佈置天羅血焱陣的鮮血可不是一般的鮮血,而是陰煞穢血,此血擁有強大的腐蝕能力,專門污穢法寶,哪怕是元嬰修士吸入一些,都會有麻煩。”一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冷笑道,滿臉譏諷之色。

“小心一些,只要堅持到大人趕到就行了,咱們的任務很明確,就是拖住他們,僅此而已,三名煉虛死在他們的手上,足以證明他們不是一般人,別大意,要是搞砸了此事,咱們都吃不了兜着走。”一名體態豐腴的紅裙美婦皺着眉頭說道。

“沒錯,大人親自佈置的任務,可別搞砸了,否則咱們都沒有好果子吃。”

陣法內,血池的鮮血似乎要被抽空了,不斷被捲入龍捲風之中。

奇怪的是,龍捲風的顏色沒有多少變化,鮮血似乎消失不見了。

“不可能!吸走那麼多陰煞穢血,就算是通靈法寶,也早就靈性大失了,根本不可能輕易收走。”

“我就不信了,咱們七名煉虛修士操控陣法,也困不住他們。”

七名煉虛修士紛紛往陣盤之中注入大量的法力,陣盤頓時光芒大漲,散發出一股聞之欲嘔的血腥味。

血池之中的鮮血驟然增加,迅速恢復原來的數量。

在強大的氣流下,大量的鮮血捲入龍捲風之中,與此同時,無數的血色細絲出現在虛空,朝着龍捲風下來。

血色細絲一靠近龍捲風十丈,就再也無法前進。

五個呼吸不到,血池裏面的鮮血被吸乾了,可以看到一個巨大法陣,法陣上雕刻着一個猙獰的骷顱頭,源源不斷的鮮血從骷顱頭的口鼻涌出。

呼嘯聲大響,龍捲風的體型暴漲,一股三色火焰飛出,擊向骷顱頭。

鬼哭狼嚎之聲大作,一道血色光幕憑空浮現,護住骷顱頭。

轟隆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血色光幕根本承受不住三色火焰夾帶的滔天高溫,瞬間破碎開來,巨大法陣被擊得粉碎。

七名煉虛修士手上的陣盤頓時破碎開來,石樾和逍遙子立刻脫身而出。

石樾手上拿着一隻血光閃閃的葫蘆,靈氣逼人,正是通靈法寶血葫蘆。

這件通靈法寶之前受損,石樾無法破掉陣法,嘗試祭出血葫蘆,沒想到此寶正好剋制天羅血焱陣。

血葫蘆本身就是血道寶物,是陰屬性法寶,陰煞穢血不但無法污穢血葫蘆,反而可以修復血葫蘆的損傷。

他們剛剛破掉陣法,數十件靈光閃閃的法寶就激射而來,寶光閃爍,靈氣逼人。

轟隆隆!

一陣較短的轟鳴聲響起,各色法術靈光交熾在一起,石樾和逍遙子如若沒躲開,肯定會被轟的渣都不剩。

下一刻,數百丈之外,現出石樾和逍遙子的身影。

他們使用的都是風遁術,十分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