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血龍天鬼陣

天風星,雲風坊市。

傳送殿,一道粗大的白色光柱從某座傳送陣亮起,白色光柱散去現出石樾和逍遙子的身影。

他們幾經週轉,從其他修仙星傳送過來,一路平安無事。

他們一路傳送過來,沒有跟外人有接觸,應該不會被閻羅殿的修士發現。

他們現在要趕往一個大型坊市,不過距離此地很遠,他們必須飛過去。

這也很正常,不可能所有的坊市互相之間都有傳送陣。

這座雲風坊市並不繁華,人流量比起仙草坊市差遠了。

街道上的高階修士以結丹修士爲主,化神以上修士的數量比較少。

石樾和逍遙子互望了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他們朝着坊市外面走去,傳送殿附近有一座五層高的茶樓,可以清楚的看到傳送殿的出口。

一名五官普通的中年男子坐在茶樓靠街邊的位置,神情淡漠的喝着茶水,他揹着一個巨大的木簡,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異常。

石樾和逍遙子一走出傳送殿,中年男子眼中掠過一抹異色,他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看似隨意的朝着石樾和逍遙子望去,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取出一面銀色小鏡,打入一道法決,說道:“貨在我這裏,即將運往目的地,準備接收。”

“明白,不要驚動他。”

這一次爲了殺石樾和逍遙子,閻羅殿佈下了天羅地網,在各個傳送往仙草坊市的傳送陣,都派了殺手盯梢,佩戴密寶、擁有祕術或者某種變異靈蟲,可以看穿大部分幻術,石樾和逍遙子的僞裝,很難瞞不過他們。

天風星,這裏就是石樾和逍遙子的葬身之地。

十億靈石,這是閻羅殿近一千年以來,接到最大的一筆生意,不容有失。

出了坊市,石樾和逍遙子朝着高空飛去,沒過多久就消失在天際。

天風坊市是天風星最大的坊市,也是最繁華的坊市,設有多座跨星域傳送陣,其中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傳送到天竹星。

一道紅光出現在天際,快速朝着雲風坊市飛來。

紅光是一枚十餘丈長的紅色飛梭,兩名男子站在紅色飛梭上面,正是石樾和逍遙子。

“用不了多久,應該能到家了。”逍遙子笑着說道。

“最好別大意,危險可能隨時會發生。”石樾面色凝重。

閻羅殿是公認的第一殺手組織,居然沒有跟過來,難道是兇手取消了訂單?可是不應該啊!兇手既然想要石樾死,這一次石樾前往曲家祝壽,兇手沒理由放過這一次大好機會。

曲家爲了掩護他行動,派出了一隊修士,護送假的石樾離開天瀾星。

“說的沒錯,我們閻羅殿要殺的人,永遠不長命。”一道冰冷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

“不好,快撤,有埋伏。”石樾臉色大變,拉着逍遙子,兩人急速後退,瞬息退出百丈。

附近的環境一花,他們驟然出現在一片血色空間,他們身下是一個巨大的血池,不斷冒泡,散發出一股聞之欲嘔的血腥味。

石樾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實在想不通,怎麼會被人盯上,要知道,他這一路,從未跟陌生人說過一句話,也沒有察覺任何異常,只能說對方的跟蹤手段實在高明,不愧爲第一殺手組織。

幾個呼吸不到,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驀然響起,一隻五十餘丈大的血色巨鳥從血池裏飛了出來,雙翅一展的撲向石樾和逍遙子。

“你先走,我自有辦法脫身。”逍遙子皺着眉頭說道,語氣嚴厲。

對方明顯有備而來,耽擱的時間越長,石樾越麻煩。

“不用,我能破解此陣,六品陣法而已,不足爲懼。”石樾淡然一笑,眉心浮現出一抹烏光,隱約現出第三顆眼睛,正是幻魔靈瞳。

幻魔靈瞳可以看出陣眼所在,石樾已經發現了陣眼所在,就在血池下面。

如果是七品陣法,他還不敢試一試,若是六品陣法,他還是能試一試的。

他眼中厲色一閃,右拳浮現出一股三色火焰,三色火焰一出現,附近的溫度驟然升高,虛空都有些扭曲變形,似乎要破碎開來。

這個時候,血色巨鳥到了他們的身前,距離他們不到百丈,一股聞之欲嘔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讓人頭暈目眩。

逍遙子早就祭出了鋸齒刀,朝着血色巨鳥虛空一劈,虛空一陣扭曲變形,一道百餘丈長的血色長虹憑空浮現,閃電般出現在血色巨鳥上空,快速斬下。

“噗嗤!”

血色巨鳥被血色長虹一斬爲二,不過很快,上空就癒合了,血色巨鳥完好無損。

石樾右拳朝着血色巨鳥虛空一砸,一隻巨大的三色火拳飛出,帶着滔天熱浪,砸向血色巨鳥。

三色火拳的速度極快,一個閃動就出現在血色巨鳥面前,砸在血色巨鳥身上。

轟隆隆!血色巨鳥被擊得粉碎,化爲無數的血色火焰,冒起一陣青煙。

不過很快,血色火焰化爲無數的血色蝙蝠,鋪天蓋地的撲向石樾和逍遙子,聲勢驚人。

石樾的眉心頓時烏光大放,一大片黑色霞光飛出,罩住方圓百餘丈的虛空,血色蝙蝠一接觸到黑色霞光,頓時動彈不得。

逍遙子背部亮起一陣黃光,一對黃色翅膀出現在身後,輕輕一扇,無數的黃色風刃飛出,鋪天蓋地的朝着下方的血池擊去。

密密麻麻的黃色風刃擊在血池之中,如同泥如大海,絲毫聲響都沒有傳出。

一隻巨大的三色巨手從天而降,閃電般拍在巨大血池之中。

轟隆隆!大量的鮮血飛濺而出。

一股驚人的劍意從石樾身上衝出,數以千計的兩色巨劍從石樾身上飛出,化爲一把百餘丈長的兩色巨劍,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靈壓,以排山倒海之勢,氣勢洶洶的斬向巨大血池。

轟隆隆!

巨大血池劇烈的翻滾,鮮血一陣翻滾,接着又化爲一隻巨大的血手,托住了兩色巨劍。

血色巨手一合攏,瞬間抓住了兩色巨劍,用力一捏。

咔嚓!

兩色巨劍化爲點點靈光潰散不見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不是六品陣法,而是七品陣法血龍天鬼陣的簡化版,沒那麼容易破除,你快走,我來殿後。”逍遙子陰沉着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