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慕容曉曉心亂了

姜棟微微一愣,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寧兄,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咱們都是男兒之身,你別鬧。”

“我沒鬧,我喜歡你很久了,要不然我爲何不娶妻?爲何不跟其他女修士接觸?那些女人,我看到她們就會厭惡,真的,只有跟你在一起,我就十分開心,姜兄,我對你這麼樣,你應該清楚,忘掉那些世俗的眼光,咱們倆人在一起吧!我跟曲非煙不一樣,我不會拋棄你,更不會給你臉色看。”寧無缺用一種癡迷的目光說道,神情火熱。

“寧兄,你喝醉了,別說胡話。”姜棟的語氣加重了,面色凝重起來。

他開始發覺寧無缺真沒有和他開玩笑的意思,居然真對他有非分之想。

這對於有正常性取向的姜棟而言,絕難接受,他還是喜歡異性,不好那一口。

“我沒有喝醉,也沒有說胡話,我對你怎麼樣,你不是不清楚?難道我就比不上曲非煙麼?姜兄,你聽我的,咱們在一起,沒必要去理會曲非煙和誰訂親,我對你會更好,我······”

“夠了,寧兄,你不要再說了,你再這樣,咱們連朋友都沒得做,要是讓人知道了,不是被人笑掉大牙麼?”姜棟冷着臉說道。

開什麼玩笑,他可沒有斷袖之癖,龍陽之好。

“爲什麼?我哪裏比曲非煙差?我對你不夠好麼?你每一次不高興,不是我在你身邊照顧你,陪着你?你喜歡的東西,我派人幫你收集,你討厭的人,我幫你殺,對你有恩的人,我幫你報恩,你一有不煩心的事情,我千里趕來陪你。曲非煙爲你做過什麼?她哪裏比得上我?”寧無缺大聲咆哮道,面容猙獰。

“你是男人,她是女人,咱們是不可能的,你喝醉了,我們之間永遠不可能,你要是想跟我繼續做朋友,不要跟我說這些,咱們都冷靜一下。”姜棟說完,逃似的離開了。

寧無缺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面容猙獰,大事咆哮:“憑什麼?就因爲我是男人?男人難道就不能喜歡男人嗎?這誰做的規定?”

“曲非煙,我恨你,還有石樾,都是你們?你們讓他那麼難受,等我把你們全殺了,他一定會很高興,說不定會跟我在一起,沒錯,殺了你們,他會跟我在一起。”寧無缺自言自語道,面若癲狂。

他取出傳影鏡,一道法訣打在上面,很快,鏡面上出現一團黑色霧氣。

“怎麼樣?你想通了麼?”傳影鏡傳來一道有些沙啞的男子聲音。

“想通了,殺了石樾,五億靈石,他身上所有的東西也歸你們,我可以拿東西抵押,現付一億靈石當訂金。”寧無缺面若癲狂。

“五億靈石?那是以前的價格了,現在,要加錢,十億。”

寧無缺一咬牙,說道:“十億?你瘋了麼?這個價錢,殺合體修士都夠了。”

“嘿嘿,咱們都清楚,石樾身邊有強大的護衛,沒有十億靈石,我們是不會出手的,虧本買賣,我們可不幹。”

石樾身邊有煉虛修士做護衛,上一次,閻羅殿派出三名煉虛修士也沒能得手,全部陣亡,說明他身邊至少有煉虛圓滿境以上的修士。

想要殺掉石樾,必須要解決他的護衛,十億靈石可不是殺石樾一人,而是殺石樾和石樾的護衛,誰知道石樾有多少護衛?

寧無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說道:“十億靈石也太離譜了吧!我根本拿不出來。”

閻羅殿接生意,是需要見到僱主的容貌和身份,預付一半的費用,事成之後,付清剩下的一半。

想賴賬?你躲到天涯海角,閻羅殿也不會放過你。

從來沒有人敢賴閻羅殿的賬,寧無缺也不敢,閻羅殿是一羣只認靈石不認人的傢伙,惹惱了閻羅殿,閻羅殿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十億靈石,這筆數目太大了,他沒辦法負擔的起。

“哼,上次我們折了三位煉虛修士,你敢說石樾身邊就一位護衛?想要殺了石樾,我們需要派出合體修士,價格自然要貴一些,合體修士出馬,肯定馬到功成,十億靈石,物有所值。”

寧無缺聽到這裏,有些心動。

想一想也是,上次派三名煉虛修士都失手了,石樾身邊肯定有高手保護,閻羅殿派出合體修士,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沒有十億靈石,不過我知道一個未知祕境,裏面有不少千年以上的靈藥,價值超過十億靈石,如何?”寧無缺陰沉着臉說道,這時候他什麼都不顧了,甚至把家族的核心機密都說了出來。

“未知祕境?千年靈藥?你把祕境的位置告訴我,我派人探查,如果屬實,倒是可以接下你這筆生意。”

寧無缺點了點頭,說道:“好,祕境的位置就在彩雲星的橫斷山脈的一個大峽谷裏面,峽谷外面是一片紫色竹林。”

“彩雲星?我馬上派人探查,確定之後,我們會立刻行動。”

“那就這樣,得手後通知我。”

掐斷聯繫,寧無缺面露猙獰之色,惡狠狠的說道:“石樾,我就不相信你這一次不死,合體修士親自出手,我看你往哪裏逃。”

……

北寒星域,北寒宮。

某座宮殿,慕容曉曉手上拿着傳影鏡,神色哀傷。

“他居然跟曲家子弟訂婚了?難怪他突然離開了。”慕容曉曉自言自語道,神色憂傷。

她的雙眼有些泛紅,那個曾經的小師弟,要娶別人了,聽到這個消息後她心裏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莫名的痛疼。

“難道我心裏是一直喜歡石師弟的嗎?”慕容曉曉的心亂了。

不知什麼時候,一陣急促的尖鳴聲響起,慕容曉曉擦了擦不自覺流出的眼淚,一道法訣打在傳影鏡上面,很快,鏡面上出現沈玉蝶的面容。

“石樾居然跟曲家子弟訂婚了?這事你知情麼?”沈玉蝶冷着臉問道。

她之前還想撮合慕容曉曉跟石樾,從而爲北寒宮謀取更多的利益。

“弟子不知。”

“你覺得,這件事會不會影響你們的關係?他還會爲我們北寒宮做事麼?”沈玉蝶陰沉着臉問道。

慕容曉曉搖了搖頭,用一種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應該不會吧!石師弟他不是這種人,要不我聯繫一下他?問一問?”

她很清楚,她在北寒宮的待遇,跟石樾有直接關係。

她資質雖好,但是也最多是核心弟子的身份,沈玉蝶可不會爲一個弟子花那麼多心思,如果石樾迎娶了曲非煙,跟她切斷關係,沈玉蝶得不到好處的話,慕容曉曉以後在北寒宮的日子雖然不會太差,但也不會像現在有這般地位。

“他剛剛跟曲非煙訂婚,這個時候不宜聯繫他,過一段時間,你找個機會聯繫他,問一問預訂冰屬性靈藥的事情。”

“是,師傅,弟子明白。”

慕容曉曉掐斷聯繫,長嘆了一口氣,目光有些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