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表白

曲非煙聽到賓客的祝福,心裏跟喝了蜜一樣甜,石樾臉上掛着濃濃的笑容。

在座的賓客紛紛獻上壽禮,煉虛修士紛紛表示,石樾到時候一定要請他們參加,一定會備上厚禮等等。

獻完壽禮,衆賓客坐下,喝酒聊天,觀看奪寶比試,其實沒什麼好看的,石樾迎娶曲非煙,這絕對是一件爆炸性的消息,在場的賓客都在盤算着,如何謀取更大的利益。

他們沒法跟石樾搭上關係,可以跟曲家啊!曲家家大業大,聯姻也好,聯盟也罷,都能進一步拉近關係。

曲思道的臉上滿是笑意,石樾迎娶曲非煙,只要這個消息一傳出去,肯定有大量的勢力跟曲家聯姻、合作、聯盟,這其中的好處,大到嚇人。

曲家能藉此提升總體勢力,因爲這一門親事,曲家將迎來騰飛的機會。

這一切,都是因爲石樾。

曲思道的目光望向石樾,他現在越看石樾越順眼,這個孫女婿,真是曲家之福。

不時有人給石樾傳音,或者給他敬酒,或者請他參加其他慶典。

有人敬酒,石樾一定喝,不過參加慶典,他就拒絕了。

他可不沒那麼多時間瞎跑,若不是曲思道大壽,他這次還不會出來。

兩個時辰後,壽宴散去,曲家子弟的臉上滿是笑意。

曲非煙嫁給石樾,以後他們不缺靈石了,誰不知道仙草宮代表着什麼,他們以後都是石樾的親戚,說不定可以預訂珍稀靈藥。

石樾和曲非煙坐在飛行法寶上,沒人靠近他們。

曲非煙低着頭,滿臉嬌羞。

“守財奴,你之前說的大禮,就是這個大禮麼?”曲非煙低聲說道。

“怎麼?我做你的雙修道侶,這份禮物,老祖宗一定很開心。”石樾笑着說道。

曲非煙聽了這話,耳根子都紅透了。

她本來以爲石樾忘記了這件事,沒想到石樾一直記着這事,當衆提親,給足了曲思道面子,也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兩顆化神期的豆兵和一件通靈法寶,恐怕沒有幾個提親者的聘禮比石樾的聘禮貴重。

“我也很開心,我會努力修煉,趕上你的的,我不會成爲你的累贅的。”曲非煙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她不過元嬰期,石樾已經晉入化神期,她不想成爲累贅,那樣會讓人說她高攀。

石樾點了點頭,他知道曲非煙的個性好強,他也正是喜歡曲非煙的好強。

回到住處,石樾跟逍遙子品茶聊天。

“石小子,你今天讓老夫大吃一驚啊!老夫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在曲思道的壽誕上提親,搞出這麼大的陣仗,我還以爲你是想多送一些賀禮呢!”逍遙子輕笑着說道。

“早點把關係確定下來,非煙也會開心,再者,我現在也需要曲家的幫助,有曲家幫忙,我做事方便一些。”石樾笑着說道。

逍遙子點了點頭,調侃道:“這個消息,肯定會傳到各個勢力的耳朵裏,不知你的情敵姜棟得知這一消息,會怎麼樣?”

“他?管他呢!”石樾不以爲然。

石樾在曲思道壽誕上求親,拿出兩枚化神期豆兵和一件通靈法寶做聘禮,這個重磅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仙草坊市,某間密室。

寧無缺正在跟姜棟品茶聊天,石樾前往曲家賀壽,姜棟的心情很低落,寧無缺陪了姜棟幾天,姜棟這才好了一些。

一陣急促的聲音響起,寧無缺眉頭一皺,從懷裏取出一面傳影鏡,打入一道法訣,一道男子的聲音驟然響起:“公子,最新消息,石樾在曲家老祖的壽誕上,當衆向曲家老祖求親,迎娶曲非煙,石樾拿出兩枚化神期豆兵和一件通靈法寶做聘禮,曲家老祖答應了,等石樾的師傅出關,他們就會完婚。”

“什麼?石樾向曲家老祖求親?”寧無缺有些驚訝,他突然想到什麼,望向姜棟。

姜棟的目光像是要噴出火來,手掌一用力,捏碎了茶杯。

“有什麼後續消息,立刻通知我。”寧無缺吩咐道,掐斷了聯繫。

“混蛋,一點機會都不給我,我真的那麼差勁麼?”姜棟咆哮道。

寧無缺眉頭緊鎖,嘆氣道:“你也聽見了,兩枚化神期的豆兵和一件通靈法寶,我們寧家自問沒有這麼大的手筆,你們姜家有麼?人比人氣死人,你沒必要這樣,不出意外的話,以後見到曲非煙,你要稱呼一聲石夫人了。”

聽到“石夫人”三個字,姜棟怒火中燒,臉色漲得通紅,咆哮道:“憑什麼?石樾,石樾,又是他,他哪裏比我好?不就是靈石多麼?她應該是姜夫人,而不是石夫人。”

看到姜棟這般模樣,寧無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毫不客氣的訓斥道:“行了,一個曲非煙而已,值得你這樣麼?她都跟石樾訂婚了,你還這樣,你這樣給誰看?除了愛你的人,誰會心疼你?難道你的心裏就只有曲非煙一個人麼?”

“愛我的人?有麼?有人愛我麼?”姜棟自嘲一笑。

“當然有,你這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沒人喜歡呢,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寧無缺認真的說道。

姜棟一陣苦笑,道:“你又來了,每次都說有人愛我,喜歡我,讓你說出是誰,你又不說,你想安慰我,也換一個說法吧,這套說辭我聽膩了。”

“是不是我說了,你就會忘記曲非煙?”

“你說說看?這個人我認不認識。”姜棟淡然一笑,顯然不太相信。

他接觸的女修士不少,假意奉承迎合他的不在少數,可是那些人只是看中他姜家嫡子的身份而已,根本沒有那個女修士是真正愛他這個人。

寧無缺深吸了一口氣,雙目緊盯着姜棟,動情的道:“這個人就是我,這麼多年,你難道就沒一點察覺到我對你的感情?”

“你?寧兄,別開玩笑了,你想安慰我,也不用這樣肉麻,咱們自幼相識,我知道你關心我,不過也你沒有必要這樣拿我開玩笑吧。”姜棟搖頭說道。

“我沒開玩笑,姜兄,我是認真的,我喜歡你很久了,從小到大,只有你會關心我開不開心,我爹他們就知道讓我去做這個做那個,他們從來不管我開不開心,每次我不高興,都是你陪在我身邊,姜兄,你忘掉曲非煙,跟我在一起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寧無缺用一種火熱的目光望着姜棟,心中也忐忑不已

這麼多年,他終於鼓起勇氣把心裏的這個祕密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