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都不放過

石樾面露思慮狀,要是其他合體修士,石樾未必會給他面子,可是這是曲思道帶來的人,再者,百曉樓號稱無事不知。

“我可以儘量去試一試,不過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石小友但說無妨。”

“第一,百曉樓號稱無事不知,我想你幫我尋找閻羅殿的總舵;第二,我之前被閻羅殿的人襲殺,我要你追殺僱兇追殺我的人;第三,我想你追查這兩個人的下落,這是他們的畫像。”

石樾取出一枚青色玉簡,遞給葉子畫。

葉子畫聽了這話,眉頭緊皺。

閻羅殿行事十分神祕,百曉樓曾經追查過閻羅殿總壇的位置,不過線索很快就斷了,顯然是被閻羅殿發現了。

“閻羅殿的總舵,我們百曉樓也想找過,不過沒有什麼線索,相比之下,你第二個條件,倒是容易做到,你給我形容一下襲殺你的閻羅殿修士的長相、神通,另外,最好有嫌疑對象,方便排查,還有你要找的這兩個人,只有名字和畫像,沒有其他線索,很難查到,這樣吧!我會加派人手追查,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我們百曉樓接下這筆生意,不過能否先將還魂草給我?”

閻羅殿的總舵石樾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只要能查出背後指使之人,幹掉這個禍端,閻羅殿也就不會再找自己麻煩了,畢竟他跟閻羅殿根本沒什麼特殊的矛盾。

想通此點之後,石樾點頭說道:“你什麼時候查到僱兇殺我的人,還魂草什麼時候給你。”

“成交,一言爲定,我會儘快給你消息,先告辭了,如果你需要我們百曉樓幫忙打探消息,隨時聯繫我,這是我的專屬傳影鏡,你隨時都可以聯繫我。”葉子畫取出一面傳影鏡,遞給石樾。

石樾點了點頭,不經意的說道:“葉前輩,希望下次能見到你的真身,而不是一具分身。”

聽了這話,葉子畫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他這具分身,除非特別熟悉他的高階修士,否則不會發現他的異常,石樾不過化神期,居然能發現他是分身。

看來,這小子真不簡單。

葉子畫淡然一笑,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石樾望着葉子畫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向葉子畫提出了三個條件,都是打探消息的,第三個條件是打探他父母的消息。

說實話,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他也不抱多少希望了,畢竟他父母的本命魂牌都碎裂了,當初返回白沙星的時候,石樾曾經派人打探過他父母的下落,不過沒有任何消息。

這一次難得百曉樓的樓主百曉書生上門,石樾想藉此機會,再試一試,就當身爲人子最後的執念吧。

逍遙子袖子一抖,密室的大門就關上了。

“石小子,你打探閻羅殿的總壇幹嘛?你不會是想殺上門吧!閻羅殿的勢力只在百曉樓之上,絕對不在百曉樓之下。”逍遙子鄭重的說道。

“殺上門?我才沒那麼蠢,如果能摸清楚閻羅殿的老巢,將來有機會,我一定要滅掉閻羅殿,敢派人殺我,真是不知死活。”石樾說到這裏,滿臉殺氣。

他之前不是不計較,而是實力不夠,打算緩緩圖之,葉子畫找上門,只是加快了石樾報復的速度。

“我還以爲你只是要對付僱兇殺你的那人,沒想到你連閻羅殿都不想放過。”

“哼,閻羅殿爲了靈石,什麼都敢做,想靈石想瘋了,必須要好好教訓他們一次,敢招惹我,我絕對不會對他們客氣,不然我的大商盟今後怎麼開得下去?”石樾滿臉殺氣,隨即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接着又說道:“逍遙子前輩,你覺得葉子畫是那個讓我心神不寧的人麼?”

逍遙子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說道:“這個問題,你不是有答案了麼?何必再問我,葉子畫是曲思道的好友,又有求於你,他怎麼可能要殺你,應該是另有其人。”

石樾搖了搖頭,說道:“你猜錯了,我最擔心的就是葉子畫,他是曲思道的好友不假,如果他想殺我,跟他是不是曲思道的好友沒有關係,只要不落下把柄,曲家弟子他都可以動手,回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才行,葉子畫能輕鬆的拿下青月仙侶,起碼有合體中期的修爲,”

他現在手裏掌握了大都修士都眼饞的仙草靈藥,不是特別親近的人,他都不會相信。

他取出傳影鏡,聯繫青月仙侶。

“你們兩個沒事吧!葉前輩都跟我說了。”

李雲青的臉色有些尷尬,說道:“公子,我們根本沒有想到,他居然跟在我們身後,好像他一開始就知道我們的行蹤一樣。”

“說這些太晚了,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我剛剛僱傭你們當護衛,你們一下子就被葉子畫放倒,並且還泄露了我們之間的交易,太丟我的臉了吧!要是有下一次,咱們的關係到此結束,我不會給你們還魂草。”石樾的語氣有些冷漠。

青月仙侶擅長合擊之術,本以爲能藉助他們的手,對抗一下合體修士,沒想到他們不但攔不住合體修士,連還魂草的祕密也吐露出來,還好他們知道的事情並不多。

“公子放心,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

“希望如此。”

掐斷聯繫,石樾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在想,葉子畫是什麼時候發現青月仙侶的,從時間上推斷,應該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合體修士接二兩三的跟在他後面,石樾在驚訝之餘,也有些驚恐。

萬一某個人有歹心,他就麻煩了。人怕出名豬怕壯,誰知道有沒有合體修士被貪婪衝昏頭腦。

“石小子,你得儘快派人收集我要的各類材料才行,我的修爲高一些,也能幫到你,這是我要的東西。”逍遙子取出一枚青色玉簡,遞給石樾。

接二兩三的有合體修士跟在他們後面,作爲活了無數年的逍遙子也很不舒服。

當年他縱橫天下的時候,這些傢伙都沒出生呢。

石樾神識一掃,眉頭緊皺,逍遙子要的東西,都是很珍稀的天材地寶,有些東西,他聽都沒有聽說過。

不過這也從側面說明,這些東西對逍遙子的用處很大,否則他也不會這麼慎重。

石樾法訣一變,聯繫謝衝和蘇彬,讓他們打探逍遙子所需的東西的下落。

……

千靈峯,某間密室,曲非煙正和曲青嬋說着私密話。

“姐,姐夫這次不會是來求親的吧!”曲青嬋嘻嘻笑道。

“你這丫頭,越來越沒有正形了,瞎叫什麼。”曲非煙嗔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