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百曉書生

“是,老祖宗,孫兒明白。”曲志陽和曲志風答應下來。

“對了,在壽誕上面,舉辦個小型比試,讓人看看咱們曲家子弟的實力,當初九炎宗舉辦神丹鬧出了不少的動靜,老夫舉辦壽誕,也不能太寒磣了,這一次,可是來了不少年輕俊傑。”曲思道吩咐道。

曲志風點了點頭,說道:“老祖宗放心,孫兒知道怎麼做,一定不會落了我們曲家的面子,有勞四弟請石小友,拿出一株珍稀靈藥做彩頭,九炎宗舉辦的神丹大會,他都能拿出一株珍稀靈藥,老祖宗的壽誕,他怎麼也要拿出兩株吧!不然說不過去。”

“珍稀靈藥又不是大白菜,哪有這麼容易?我盡力而爲。”

曲思道擺了擺手,訓斥道:“剛跟你們說了,一家人要和睦相處,珍稀靈藥就不必了,石小友能來,已經很給老夫面子了,你們······”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陣低沉的號角聲響起,曲思道從懷裏取出一枚紅色海螺,面露喜色。

“好了,老夫還有事處理,你們各忙各的吧!”曲思道吩咐了一聲,化爲點點靈光消失不見了。

千靈宮,石樾正在跟逍遙子下棋。

“石小子,你的棋路有些亂,怎麼回事?你難道覺得千靈峯不安全?就算是老夫,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闖入此地。”逍遙子疑惑道。

石樾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離開仙草坊市後,我有些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你也知道,修仙者多少有點未卜先知的能力,雖然不是很準確,不過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正因爲如此,這一次我才混在九炎宗的隊伍裏面,我懷疑,可能有高手要對我下手,很可能是合體修士,要是煉虛修士,我根本不會有這種感覺。”

一想到這一點,石樾就感到毛骨悚然。

若非如此,石樾也不會把九炎宗一行人也拉到一塊。

說實話,若不是曲家老祖大壽,石樾就不準備出來了。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難保沒有合體修士會對石樾下手。

石樾在驚恐之餘,也有些憤怒,上一次派煉虛修士殺他,若不是九仙派的白月劍尊跟在後面,石樾就算不死也要付出不少的代價。

這一次敵人肯定派出了實力更強的殺手,石樾才會有感到心神不寧。

“你也有這種感覺?老夫還以爲只有老夫有這種感覺,看來真的有高階修士在暗處盯着咱們,很可能是閻羅殿的人,閻羅殿擅長暗殺,閻羅殿的人要是藏在暗處,很難有人發現。”逍遙子的面色凝重。

“算了,在曲家應該沒有問題,看來要多拉幾個盟友,迅速提高修爲才行了,否則遲早要出事。”

一陣急促的尖鳴聲從石樾懷裏傳來,他取出傳影鏡,打入一道法訣。

鏡面一個模糊,出現曲思道的身影。

“石小友,怎麼樣?近來可好?聽說你特意趕來參加老夫的壽誕,老夫不勝歡喜。”曲思道豪爽一笑,說道。

“曲前輩客氣了,這是晚輩應該做的,曲前輩有事直說就是。”

曲思道親自聯繫石樾,肯定有事。

“是這樣的,老夫有一位好友,想見你一面,不知你明天有沒有空?他有點事想跟你談,他是老夫多年的好友,可以信賴。”

“不用明天,現在就能過來。”

多結識一位合體修士,對石樾有好處,他沒有理由拒絕。

能被曲思道稱之爲好友的,肯定是曲思道信得過的修士。

“好,我們這就過來。”

半刻鐘後,石樾見到了曲思道,一名看似三十出頭的中年儒生跟在曲思道身邊。

中年儒生的身材中等,一副書生打扮,身上沒有一絲法力波動。

“石小友,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老夫多年的好友,百曉書生葉子畫。”曲思道指着中年儒生,熱情的說道。

石樾聽到“百曉書生”四個字,有些驚訝。

百曉書生在天瀾星域可以說是大名鼎鼎的合體修士,此人是百曉樓的樓主,以收集情報和打探情報聞名天瀾星域,據說高階修士晚上跟小妾的閨房密語,百曉書生都一清二楚。

“晚輩石樾,見過兩位前輩。”石樾衝曲思道和葉子畫一拱手,客氣的說道。

“你就是石樾,果然是人中龍鳳。”葉子畫的語氣溫和,讓人聽了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石樾微微一笑,謙虛的:“葉前輩謬讚了,晚輩可不敢在葉前輩面前自誇。”

“葉道友,你們慢慢聊,老夫在外面等你,石小友,葉道友不會太爲難你的,你放心。”曲思道說完這話,轉身離開了。

“石小友,你的情況,我還是比較清楚的,我想跟你預訂一株三千年的還魂草,不知你們仙草宮有沒有貨?價錢不是問題。”

“還魂草?”

石樾的臉色有些古怪,難道最近有很多高階修士的後輩死去麼?青月仙侶跟他預訂三千年的還魂草,現在葉子畫也要三千年的還魂草。

很快,石樾就否決了這個猜測,要知道,還魂草是修仙界十大仙草,肯定有其他用處,可能葉子畫用來做其他事情,比如煉製分身,或者安魂之類的高階丹藥。

“三千年的還魂草?這我們恐怕暫時拿不出來。”石樾苦笑着說道。

“是麼?可是青月仙侶說你用一株三千年的還魂草僱傭他們當護衛,石小友,在下是誠心的,只要你能幫我弄到三千年的還魂草,價錢好說。”

石樾聞言,臉色一變,沉聲問道:“葉前輩,你把青月仙侶怎麼樣了?”

“放心,我沒有殺他們,他們的實力確實強大,對付一般的合體初期修士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對上葉某,還是差遠了,我只是動用瞳術,就問出一些東西,沒有殺他們,打狗還要看主人,這個道理,葉某還是明白的。”

石樾的臉色陰晴不定,他說怎麼自己會心神不寧,難道是因爲葉子畫?還是另有他人?

“如果我說沒有呢!”

“沒有就算了,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百曉樓比青月仙侶有用多了,煉虛期的高手,我們不是沒有,石小友,考慮一下。”葉子畫的語氣誠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