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曲家二三事

“嘻嘻,堂姐,知道你回來,我特意在這裏等你的,順便看看某人。”曲青嬋嘻嘻一笑,目光落在石樾身上,好奇的目光打量石樾。

曲非煙臉頰微紅,嗔怒道:“你不要亂說,石道友是來做客的,你別讓人笑話。”

“我又沒做什麼,石道友,也就堂姐你敢這麼稱呼,換了我,我可不敢,石前輩,裏面請。”

石樾點點頭,跟着去曲青嬋往山上走去。

穿過青色光門,石樾只覺得眼前一花,驟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青石平臺上面,青石平臺四周建立着一大片美輪美奐的建築,每一座建築的設計都很巧妙。

正面是一座十餘丈高的青色宮殿,牌匾上“千靈宮”三個大字十分顯眼。

在宮殿門口左右兩側,有兩隻十餘丈高的異獸雕像,雕像的面容猙獰,讓人看了膽顫心驚。

一名慈眉善目的青袍老者站在青石平臺上,身上沒有絲毫法力波動。

“孫兒曲非煙見過九叔公。”曲非煙看到青袍老者,急忙行禮。

青袍老者點點頭,目光落在石樾身上,笑着說道:“石小友,老夫曲思峯,你安心在這裏住下,沒有人虎打擾你。”

“晚輩石樾見過曲前輩,這段時間,就打擾了。”石樾衝青袍老者一拱手,客氣的說道。

石樾這個態度,青袍老者很是滿意,望向石樾的目光充滿讚賞之色。

曲非煙和石樾的事情,曲家的高層都知道,當然了,這個高層僅限於煉虛期和合體期修士。

石樾見過的煉虛修士不知有多少,他很少對人這麼客氣,從這裏可以看出來,石樾是真心喜歡曲非煙,一副晚輩的口吻。

“石前輩,你就在這裏安心住下吧!想吃什麼,跟我說就是。”曲青嬋拍着胸口說道。

“曲仙子客氣了,你跟你姐姐一樣,叫我一聲石道友就行了。”

愛屋及烏,曲非煙的眼裏滿是柔情。

石樾對她沒的說,跟曲青嬋平輩相稱,要知道,曲青嬋不過是結丹期。

“嘻嘻,我可不敢,族老聽到會說我的。”

“石小友一路舟車勞頓,請進千靈宮休息吧!有什麼需要,直說便是。”

石樾點點頭,跟曲非煙打了一聲招呼,便和逍遙子朝着千靈宮走去。

他們一靠近千靈宮,千靈宮的宮門就打開了,兩人走了進去,宮門又自動關閉了。

“要是能叫姐夫就好了,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改口。”曲青嬋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

“你這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什麼話都敢說,也不怕別人聽了笑話。”曲非煙紅着臉教訓道,滿臉嬌羞。

曲青嬋不以爲然,打趣道:“要麼是石前輩,要麼是姐夫,不過我覺得,他更喜歡我叫他姐夫,嘖嘖,要是石前輩做了我的姐夫,我一定要開一家大大的酒樓,想來我這位未來姐夫也不差靈石。”

曲思峯擺了擺手,道:“好了,你們一人少一句,都回去休息吧!非煙,你就在這裏住下吧!這是三哥的意思。”

“是,孫兒明白。”曲非煙和曲青嬋答應下來,兩人一起擡步向一座青色閣樓走去。

曲思峯望了一眼千靈宮,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體表亮起一陣耀眼的青光,化爲點點青光消失不見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議事廳,曲家一衆族老正在商議着什麼,曲志陽也在。

“家主,你們偷偷藏起來,這是什麼意思?讓石樾瞧了看笑話。”曲志陽皺着眉頭說道,神情有些不悅。

按照曲志陽的計劃,曲思風等人在外面迎接,顯出曲家對石樾的重視。

當然了,曲志陽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其實很想接任下一任家主,不過沒有機會罷了,現在可不同了,他一手促成仙草坊市的建立,曲家從中獲得巨大的利益,毫不客氣的說,曲志陽現在的地位可比其他同輩競爭者地位高多了,曲志陽的建議,很多族老都不敢輕易反對。

沒辦法,誰讓曲志陽跟石樾說的上話呢!

“我這不是想看看石樾身邊的護衛有多厲害麼?沒想到石樾自己就發現了,我動用的可是通靈法寶的仿製品幻靈旗,他不過是化神修士,居然能發現我們的存在,實在是不可思議。”曲志風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他這麼做,一方面是想看一看逍遙子的實力,另一方面,他是不喜歡曲志陽的態度。

自從曲志陽常駐仙草坊市之後,隨着地位的增長,就沒了以前對他這個家主原來的敬重,什麼事情都是直接繞過他和老祖宗彙報,這自然讓他不爽。

曲志風也想跟石樾搞好關系,可是沒有辦法啊!石樾和曲非煙關係非比尋常,曲志陽是曲非煙的爹,一旦曲非煙和石樾成爲雙修道侶,曲志陽就是石樾的岳父,到時候,曲志陽就威脅到他的地位了。

“都跟你說了,石小友是稍有的年輕俊傑,你以爲是一般的人物麼?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顯得我們曲家很沒有誠意。”曲志陽皺着眉頭說道,語氣酸溜溜的。

“好了,都別說了,一人少一句吧!以後注意點,凡事以家族利益爲先,一家人嘛!有話好好說,不要窩裏鬥,讓外人看笑話。”

“聽非煙那個丫頭說,石樾準備給老夫準備一份大禮,志陽,你知道是什麼禮物麼?”一道充滿喜意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

話音剛落,曲思道走了進來,臉上掛着濃濃的喜色。

“孫兒拜見老祖宗,這個事情孫兒不清楚,石樾沒有明說,不過肯定是一份重禮,以他的身份,不會拿出一般的東西做壽禮。”曲志陽有些傲然的說道。

曲志陽邀請石樾前來參加曲思道的壽辰,石樾要拿出一份大禮,這無疑能大漲曲志陽的面子。

“這倒是,志風,這件事你做的確實不地道,抽空跟石小友陪個罪,他的背景沒有那麼簡單,做事不要太魯莽,凡事三思而後行,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不要胡思亂想,志陽有重任,一家人嘛!要和睦相處。”曲思道意味深長的說道。

他何嘗不知道曲志陽跟曲志風心裏想的是什麼,不過有些話,說出來就不好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