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千靈山

天瀾星是天瀾星域的一個高級修仙星,物產豐富,妖獸資源豐富,商業繁華。

曲家在天瀾星絕對屬於跺一跺腳,天瀾星就震三震的角色。

天瀾星域有一派兩門三宗四宮五家的說法,曲家位列五家之一,也算是名門大族。

不出意外的話,曲家想要趕超其他勢力,還是有很大困難的,不過自從仙草宮出現後,這一切都變了。

仙草宮跟曲家走的很近,這是衆人皆知的事情,曲家在仙草坊市是佔大頭的,店鋪最多,其他勢力看在眼裏,眼紅在心裏。

曲家老祖大壽,舉辦壽宴,宴請姻親好友,這種事情,沒什麼奇怪的,交好的勢力自然會派代表參加,不過自從石樾會參加曲家老祖大壽的消息傳出去之後,那就不一樣了。

接到曲家邀請的勢力紛紛派出煉虛修士帶隊,帶上自家優秀的後輩,爲後輩鋪路。

沒有接到邀請的勢力,紛紛跟曲家攀關係,想要參加曲家老祖的壽宴,甚至有人不請自來,這一段時間,大量的高階修士從各個地方趕來天瀾山脈,就爲了能在曲家老祖的壽誕上見石樾一面。

有人希望跟石樾洽談合作,有人希望結交石樾,有人希望跟石樾鬥法,揚名立萬,總之,前來曲家祝壽的賓客,都想見到石樾。

沒辦法,石樾的行蹤不定,能見石樾一面很難,上次九炎宗舉辦神丹大會,九炎宗放出風聲,石樾會參加神丹大會,有些勢力並不相信,畢竟九炎宗跟石樾之前沒什麼交情。

曲家就不一樣了,誰不知道曲家在仙草坊市的地位啊!因此,曲家放出石樾參加曲家老祖壽宴的消息,沒有人會懷疑。

大量的高階修士來訪,曲家子弟忙的要死,既要接待客人,又要防止有人搗亂,來者是客,只要不搗亂,曲家還是會讓他們喝一杯水酒的。

因爲來訪的賓客太多了,曲家增派了大量的人手,預防有人搗亂。

這日下午,一道紅光忽然出現在天際,快速朝着天瀾山脈飛來。

紅光一靠近天藍山脈百里,就被曲家修士攔住了。

紅光是一艘巨大的紅色龍舟,上面有一座紅色閣樓,頂部插着一杆紅色幡旗,旗面上繡着九團赤色火焰,這是九炎宗的標誌。

上官焱站在甲板上,神色淡然。

“我們是九炎宗的人,接到你們曲家的邀請,特意趕來天瀾星參加你們曲家老祖的壽誕。”上官焱取出一張金色的請帖,丟給曲家子弟。

曲家子弟查看無誤後,把請帖還給了上官焱。

紅色龍舟繼續前行,飛行了百里,又被一隊曲家子弟攔了下來,再次檢查請帖。

一路走來,九炎宗遇到了七隊曲家子弟的巡查,足以可見警戒之嚴。

小半個時辰後,紅色龍舟降落在一座高聳的高峯上。

“曲前輩、石道友,你們可以出來了。”上官焱扭頭衝身後的艙室說道。

石樾、逍遙子和曲志陽從艙室裏走了出來,他們的臉上都掛着笑意。

雖說有五位煉虛修士的保護,石樾還是覺得不放心,就把九炎宗的人也拉了過來,一起上路。

九炎宗這才派出兩位煉虛修士帶隊,在此之前,九炎宗跟曲家沒有太大的交集,石樾參加九炎宗舉辦的神丹大會,給足了九炎宗面子,因爲石樾,九炎宗的焱橋再次名聲大噪。

曲家老祖大壽,也邀請了九炎宗,打算藉此跟九炎宗交好關係。

曲家跟仙草宮的關係很好,這一點九炎宗一清二楚,因此,九炎宗派了兩名煉虛修士帶隊。

修仙者舉辦大壽,不算什麼特別重要的活動,九炎宗派了兩位煉虛修士參加,已經給足了曲家面子。

“石小友,這裏就是我們曲家的駐地,我已經通知家主,出來相迎了。”曲志陽笑着說道。

“他已經到了,曲前輩既然到了,爲何不現身?在你們曲家門前也需要如此謹慎麼?”石樾望向某處虛空,笑吟吟的說道。

曲志陽眉頭一皺,擡頭望向某處虛空。

靈光一閃,三男一女從虛空中一現而出,爲首的是一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煉虛中期,另外三人也是煉虛修士。

“哈哈,早就聽說石小友是人中龍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讓石小友見笑了,老夫曲志風,曲家家主,你們一路辛苦,裏面請。”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一盞茶的時間後,石樾和逍遙子出現在一座種滿奇花異草的山峯,一羣體型巨大的七彩靈蝶在花草之中翩翩起舞。

曲非煙親自給石樾帶路,臉上滿是喜色。

“七彩鳳蝶,這種靈蟲倒是不多見。”石樾點頭說道。

曲非煙嫣然一笑,說道:“這座千靈峯是我們曲家招待貴賓的地方,向來只有合體期的前輩或者是各大宗門世家的掌權者才能居住,連九炎宗的人也不能在此居住,守財·····石道友,你覺得怎麼樣?”

石樾難得來一次,曲家自然要給石樾一個好印象。

這座千靈峯佈下了重重禁制,種植着大量的奇花異草,靈氣充沛。

石樾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一般般,要是能換一個地方就好。”

“你想換什麼地方?冰雪山?火元谷?”

石樾搖了搖頭,傳音說道:“我看就住在你的住處就好了。”

聽了這話,曲非煙的臉頰飛起一抹紅暈,滿臉嬌羞。

“逗你玩的,就住在這裏吧!我覺得挺好的,清淨最好了。”石樾笑着說道。

他不用問也清楚,想要見他的修士很多,他可不喜歡被人打擾,誰知道這些人有沒有其他企圖。

“放心吧!千靈山佈下了重重禁制,還有我們家族的兩位煉虛族老坐鎮,絕對不會有人打擾你的。”

曲家特別在意石樾的安全,保護工作自然要到位。

“那樣最好。”

曲非煙帶着石樾和逍遙子往山上走去,沒過多久,他們來到了山腰,前方是一大片青色濃霧,神識探入其中,就會被擋住,好像撞在一團軟綿綿的棉花上面。

曲非煙取出一枚方形的青色令牌,輕輕一晃,一道青光飛射而出,飛入青色濃霧之中不見了。

下一刻,青色濃霧劇烈的翻滾,出現一扇青色光門,一名眉清目秀的青裙少女從裏面走了出來,滿臉笑意。

“青嬋,怎麼是你!”曲非煙有些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