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李雲青的猜測

他要發展勢力,必須要拉攏各種人才,煉丹師、煉器師、馭獸師、制符師、陣法師、釀酒師,總之,他要收攏各種人才,當他們的利益跟石樾捆綁在一起,他們就離不開石樾了。

“收他們爲手下?這倒是不錯,看不出來,你的野心挺大的,老夫還真看不出來你有這個謀劃。”逍遙子輕聲道。

石樾輕笑了一下,說道:“沒辦法,我身邊能用的人太少,不動用點特殊手段,無法聚攏人才,我說過,我要開設商盟,現在只是第一步,先把人才的架子搭好,收攏得力的手下,以此爲基礎,開疆擴土,慢慢發展自己的勢力,總有一天,我要建立一個商盟,一個能不弱於四大仙族的勢力出來。”

說到最後,石樾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

他可不是說着玩的,掌天空間可以種植出珍稀以及高年份靈藥,以此爲籌碼,他可以聚攏各種人才,形成一個龐大的利益團體。

估計沒有幾位修士能拒絕晉入更高境界的誘惑?至少,石樾就做不到。

“好了,你隨意,我要去煉製豆兵了。”

回到後院,石樾進入了掌天空間的練功室。

他袖子一抖,一大批煉器材料出現在地上,其中有一個金光閃閃的木盒,上面貼着一張符篆。

石樾打開木盒一看,裏面有十一枚靈光閃閃的靈豆。

他兩指夾起一枚靈豆,丟到半空中,一道三色靈光從眉心飛出,化爲一團三色火焰,包裹着靈豆。

石樾不是第一次煉製豆兵,他很有經驗。

他將材料陸續丟入三色火焰之中,一件件材料逐漸融化。

石焱晉爲六階靈焰,煉製豆兵的成功率應該會高一些。

……

仙草坊市,某間密室,李雲青和宋夕月正在說着什麼。

“好端端的,石樾居然僱傭咱們當護衛,他不會真的被合體修士追殺吧!”李雲青皺着眉頭說道,語氣有些不確定。

“應該不至於!他畢竟也是大有來頭的人,合體修士要是親自對石樾下手,就是公開和仙草宮以及他背後的勢力撕開麪皮,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不過也說不準,仙草宮這個聚寶盆,誰沒有興趣?石樾身爲仙草宮的掌櫃,身上少說也有數億靈石,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難保沒有合體修士動心,只要利益足夠,那些獨來獨往的合體修士一樣也會對石樾下毒手,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夫君,你不該答應他的,救回薰兒固然重要,不過也不能把我們的性命搭上。”宋夕月打起退堂鼓。

李雲青搖了搖頭,說道:“說實話,我倒是希望他被合體修士襲殺。”

“怎麼?夫君你想截胡?這樣不好吧!石樾那個護衛,雖說只是煉虛初期,可是不知爲什麼,他給我一種很危險的感覺,他肯定沒有這麼簡單,再者,石樾可能還有其他重寶在身,不可輕舉妄動。”

“你想哪裏去了,我們剛剛起過誓,我怎麼會愚蠢到出爾反爾對石樾下手。你也不想想,誰都知道,九仙派兩位煉虛長老的死跟石樾有關係,他肯定還有沒人知道的底牌,他如果被合體修士追殺,他背後不會是有大乘修士吧!恐怕不止大乘,我懷疑他是仙族的人。”李雲青的面色凝重。

一次偶然的情況下,他們知道五大仙族,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不過他們從未和五大仙族的人打過交道。

“仙族!你還別說,他還真的有可能,合體修士的弟子,竟然還派煉虛修士保護,說明此子的出身肯定不凡,九仙派那些大勢力的後輩,頂多賜下幾件寶物就是,怎麼會派煉虛修士保護,石樾還真的有可能是仙族之人,怪不得他能拿得出三千年的還魂草。”宋夕月聽李雲青這麼一分析,也覺得她夫君說的有道理。

李雲青點了點頭,說道:“曲道友有一次說漏了嘴,他說五大仙族的人其實可能就在咱們身邊,五大仙族喜歡歷練自家子弟,讓他們自生自滅,派高手在暗中保護,很符合石樾的情況,若非如此,我也不會答應給他當護衛。”

他們成名多年,距離合體也就一步之遙,三千年的還魂草固然珍貴,若不是石樾的背景強大,他們還真不會給石樾當護衛。

“我說呢!夫君你怎麼會這麼爽快答應下來。”宋夕月恍然大悟。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想要再進一步還是很困難的,若是能跟仙族搭上關係,那就不一樣了,說不定他們能再進一步,晉入合體期。

以仙族的底蘊和實力,幫助他們晉入合體期,應該不是問題。

……

九曲樓,曲志陽正在跟曲思道匯報情況。

“嗯,辦的不錯,石樾肯來參加老夫的壽誕,值得慶賀,志陽,非煙說的情況,你必須要重視,要是石樾跟你們隨行被殺了,咱們曲家就麻煩了。”曲思道面色嚴厲。

曲志陽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拍着胸膛答應下來:“老祖宗,您放心吧!孫兒會保護好石小友的。”

石樾跟曲志陽同行,石樾要是出現意外,曲家難辭其咎。

閻羅殿派人襲殺石樾,這件事曲非煙已經告訴了曲志陽,曲志陽肯定要防範。

閻羅殿的勢力遍佈各個修仙星域,只要付得起代價,閻羅殿什麼人都敢殺,就沒有閻羅殿不敢殺的人。

上一次閻羅殿派出三名煉虛,這一次會不會派出更強的高手?

掐斷聯繫,曲志陽取出傳訊傳訊盤,聯繫族人,曲家在仙草坊市的煉虛修士就有四人之多,足以可見曲家對仙草坊市的重視。

“八弟、十弟、十二妹,你們來一趟九曲樓,商量回族事宜。”

曲志陽覺得,有四名煉虛修士保護,應該夠了吧!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這一日,曲非煙在三名化神修士的保護下,來到仙草宮門口,丟入一張傳音符。

沒過多久,石木打開了房門,將曲非煙請了進去。

逍遙子躺在太師椅上,閉上了雙眼,似乎是睡着了。

“晚輩見過石前輩。”曲非煙衝逍遙子躬身一禮,客氣的說道。

逍遙子是石樾的貼身護衛,曲非煙對他充滿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