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石樾

大唐,嶽州太虛山脈外圍的某座山峯上,一名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年正靠在一棵參天大樹的樹幹上。

少年五官清秀,皮膚微黑,身子單薄,看起來略有羸弱之意。

他坐在那裏,手中拿着一卷殘破的書籍,看的津津有味,搖頭讀着。

“血月果,果實爲橢圓形,形似圓月,成熟褐紅色;寒月花,通體雪白,生長在陰冷的環境中;金雲參,通體金色的人蔘,散發着一股奇香,······”少年讀着讀着,長嘆了口氣。

“僞靈根,基本築基無望,宗門不重視,石樾,你也就只能做一名採藥的低階弟子,每月換幾塊靈石勉強度日罷了,築基?此生無望。”少年自嘲的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書籍,望着遠處的天地,發起呆來。

這卷書籍記載着一些低階藥草,是他爹孃的遺物,他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不說倒背如流,也相差無幾。

石樾所在的世界,名爲星沙大陸,這個世界的人,每個人都期待成爲一名修真者。

修真者,借假修真也,學道修行,求得真我,去僞存真爲“修真”,修真的第一步,便是煉氣。

所謂煉氣,簡單來說就是吐納天地靈氣,引導靈氣入體,將天地靈氣煉化,只有將天地靈氣轉化爲法力,才算是一名修真者。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爲一名修真者,只有擁有靈根,才能感應天地靈氣,才能成爲一名修真者。

靈根是什麼,沒有人能解釋的清楚,它與生俱來,一個人若是沒有“靈根”,那修真的事想也不要想,因爲你根本就無法感應到靈氣,更不要說修煉出法力!

但生來就有“靈根”的人,在普通人中實在是太少了,甚至可以說是萬里挑一也不爲過。

按照屬性劃分,“靈根”分爲金、木、水、火、土等五行屬性,大部分人的靈根,都是這五種或四種多重屬性混雜。

這些人雖然也可以感應到天地靈氣,但是修煉的效果可以說是慘不忍睹,基本上只能修煉到煉氣四、五層,就寸步不前了,一般來說,一生都無望跨過築基期。

因此,具有四種甚至五種屬性的靈根,也被修真界稱爲“僞靈根”,和只有兩三種屬性,修煉起來較爲快速的“真靈根”相區別。

少年就是五靈根的僞靈根擁有者,在修仙界,五靈根的擁有者是廢柴的代名詞,沒有門派會收五靈根的修真者做弟子,若不是石樾的父母生前是太虛宗的結丹修士,曾經立過一次大功,石樾早就被逐出門派了。

除了真靈根和僞靈根,還有一種“變異靈根”,所謂的“變異靈根”,指的是兩種或者三種屬性的靈根混在一起,被異變和昇華的靈根,

比如“金靈根”和“水靈根”異變產生的“雷靈根”;“土靈根”和“水靈根”異變後產生的“冰靈根”,還有“土靈根”跟“火靈根”異變後產生的“風靈根”。

“變異靈根”的修真者,修煉速度比真靈根的修真者較快,如果能找到與其屬性相配合的功法話,這些人多半都會是了不起的高手,一般能頂三、四個同等實力的普通修真者。

至於只有一種屬性的單一靈根,則被修真界稱爲“天靈根”,意爲上天的寵兒,擁有這種靈根的修真者,無論是什麼屬性,他修煉的速度是普通修真者的兩到三倍,而且修煉到築基期巔峯的時候,無需面對跨入結丹時所面對的瓶頸,就可以輕易結丹。

如果說修煉速度極快,讓其他修真者十分羨慕的話,那麼“天靈根”人的無瓶頸就可以結丹,就讓其他修真者嫉妒的要吐血。

要知道,如果說十個煉氣期的修真者之中,只有一人可以在丹藥的幫助下,進入築基期的話,那麼一百個築基期的修真者,也不一定有一個人能成功結丹,進入結丹期。

這麼懸殊的結丹比例,怎麼能不讓其他修真者大爲眼紅“天靈根”的得天獨厚。

因此,每當有天靈根人出現時,往往就被各個修真門派瘋狂爭搶,畢竟這相當於爲本門預定好一個結丹期的大高手,能大增本門的實力。

太虛宗立派上萬年,都沒有收過一名天靈根擁有者爲徒,倒是有幾名異靈根的弟子,這幾名弟子被太虛宗當寶貝一樣藏起來,花費大量資源的精心培養,很少在其他人面前露面。

地法侶財,乃修真者得道求真不可或缺的四大修煉要素!

地,指的是修煉場所,石樾所在的太虛宗是大唐五大修仙門派之一,山門自然是建立在靈氣充沛的靈脈之上。

石樾雖然只是一名煉氣期弟子,但修煉的地方也是建在靈脈之上,靈氣雖然不是特別濃郁,但用來打坐修煉還是沒問題的,單單是住處,就讓散修羨慕異常。

法,指的是功法,太虛宗好歹是五大修仙門派之一,修煉功法之多自然不是那些修真小家族和散修能比的。

石樾修煉的太虛訣是太虛宗幾種基礎功法之一,雖然修煉速度不是特別快,但勝在平穩,太虛宗有一大半的煉氣期弟子都是修煉太虛訣,有不少弟子憑藉太虛訣修煉到築基期,由此可見,太虛訣這門功法還是比較不錯的。

侶,指的是志同道合、可以交流修煉心得的道友同仁,雙修道侶也在其內。石樾的父母還在的時候,有不少美貌的師姐師妹繞着他轉,可當他父母外出遇難之後,人走茶涼,這些師姐師妹再也沒有搭理過他,甚至有的還對石樾冷嘲熱諷。

更氣人的還在後面,石樾原本居住的府邸是父母的府邸,但是父母遇難之後,宗門立刻就把洞府收了回去,並把他趕到一座靈氣淡薄的山峯上居住。

對此,石樾在悲憤之餘也無可奈何,經此一事,石樾也看盡人間百態、世間冷暖。

最後的財,指的是靈石法寶,修真者使用的貨幣是靈石,石樾的父母是在他幼年時期外出探險遇難的,財物都帶在身上,沒有給石樾留下什麼值錢的東西。

因此,石樾被趕出父母的洞府的時候,說是一窮二白也不爲過。

沒有了父母做依靠,石樾的日子過得很苦,按照太虛宗的規定,煉氣十層以下弟子每月必須要完成一定的任務,否則別想從執事殿那裏得到一塊靈石,一年沒有完成一件任務的人,則會被逐出門派,太虛宗可不會養閒人,當然了,如果你背後有人又不一樣。

無奈之下,石樾只能到執事殿領取任務,但分派任務的王執事是出了名的貪財,石樾沒有靈石賄賂王執事,於是最苦最累的任務都委派給石樾。

石樾每個月要花大半個月才能完成王執事委派的任務,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修煉,十六歲的他不過是煉氣二層,一直是同門師兄弟的反面教材。

五靈根的資質擺在那裏,門派根本不會在石樾身上浪費資源,像他這種資質的弟子,宗門也不過是爲他提供一處庇護之所罷了,更多的?想都別想。

“再過幾天就到月底了,要是還摘不到五株十年藥齡的紫檀花,估計又是一塊靈石都沒有,要不,進入山脈深處看看?”石樾喃喃自語道,臉上露出猶豫不決的神情。

月底前摘到五株十年藥齡的紫檀花,這是王執事分配給石樾的任務,準時完成任務有十塊靈石的獎勵,要是逾期,則會被黑心的王執事剋扣兩三塊靈石。

石樾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打算進入山脈深處尋找靈藥。

這些年,太虛山脈外圍的靈藥已經被採摘一空,別說十年藥齡的靈藥,就連五年藥齡的都很少見了。

太虛山脈位於太虛宗西北方向,縱橫數千裏,山脈深處生長着不少高年份的靈藥,這些靈藥大都有妖獸守護,從一級下階到二級妖獸都有。

有人進入山脈深處摘到高年份靈藥,換取了大筆靈石修煉,也有人在採藥的時候遇到妖獸,身死道消,是死是活,就看個人實力以及氣運了。

石樾已經十六歲了,每月掙的哪一點靈石還不夠他買一瓶煉氣散,他不想一輩子都做一名低階弟子,讓人看不起。

爲了前途,爲了將來,他打算拼一把。

石樾深吸了一口氣,起身站了起來,手掌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片丈許大小的綠色葉子從中飛出,懸浮在離地尺許高的地方。

這是太虛宗人手一件的下品飛行法器,飛行速度一般。

石樾縱身跳了上去,一道法決打在了腳下的青色葉子上。

青色葉子頓時青光大放,載着石樾向遠處飛去。

半刻鐘之後,石樾降落在一片開闊地上。

前方百米是一片茂密的叢林,靜悄悄的,連一聲鳥叫聲都沒有。

石樾手掌一拍腰間儲物袋,一把紅色短劍從中飛出,落在了他的手中。

紅色短劍名爲紅月劍,是一件上品法器。

石樾手持紅月劍,緩步向前方的密林走去。

沒過多久,石樾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他咽了一口唾沫,神情凝重的望着前面的一隻青色巨虎。

青色巨虎有半丈高,身長兩丈,通體遍佈青色的鱗片,綠幽幽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石樾。

---------------

(第一章介紹下背景和修真的設定,沒什麼出奇的地方,但是爲了後面的劇情,這些內容還是要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