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下掉妹子

“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吃飽喝足的葉零悠閒的從散步公園走向家中,口中唸叨着口口相傳的一句諺語,哼着小曲好不快活。

作爲一個終於熬過高考的苦逼青年,並且在經濟上相對獨立,葉零的生活過得可謂是無比愜意,好像橫跨了幾十年的歲月,直接進入了養老階段。

自由、衣食無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傢伙在過了一段這樣閒適的生活之後,有些抱怨自己活得太普通、太平凡了,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更別說是轟轟烈烈了。

嗯,對於一個窮苦的孩紙來說,溫飽沒有問題,應該就可以用衣食無憂來形容了吧,不憂愁沒有吃穿,字的表面意思……

每個故事的開頭,總是驚人的相似,某某主角過着普通,或者受欺負的吊絲生活,然後突然有一天遇到了點不平凡的事,開始各種逆襲。

而正在發生的這個故事,也不例外。

與往常一般,葉零要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當中,需要經過一條比較幽深的小巷,否則就要多走兩公裏左右的冤枉路。

葉零這個人的膽子說大不大,如果是晚上,還真不一定敢走這條偏僻無人的小路,不過現在是下午,夕陽西下,雖然已經接近十九點,但七月的天在南方向來都還是大亮的。

哼着小曲,葉零踏着輕快的步伐一路走過。

突然,“轟”地一聲巨響,晴天之中發出了巨大的霹靂之聲,差點將人嚇得從地上崩了起來。

葉零感覺自己周圍“倏”地一黑,好像天空之中突然飄過來一朵濃厚的烏雲,將日月的光芒都遮了去。

緊接着,葉零頭頂便是一陣惡風襲來,呼呼作響,似乎是住在高層的住戶將自家的冰箱拋了下來!

葉零沒有來得及做出絲毫反應,便直接被這個疑似高空墜下的物體給直接砸中……

“哎呦!”

只聽一聲慘痛的嚎叫,葉零“撲通”地就被砸倒在,身體重重摔在地上,臟腑一陣疼痛,彷彿都移位了一般。

“什麼玩意?!誰亂扔的垃圾袋,別讓我逮着!否則……”

葉零一把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捂着胸口,眯着眼呲牙咧嘴地揉着。

“等等!”

葉零突然止住自己的動作,身體上的疼痛逐漸消退,這時他才猛地意識到,自己剛纔推開的,好像不是一袋垃圾,那手感,更像是……

“喂!”

葉零定睛一看,躺在自己身邊的哪裏是一袋垃圾,這分明是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喂!你沒事吧?”

葉零飛快地爬了起來,跑到這個從天而降的女人身邊,有些吃力地將她扶了起來。

這個女人的臉上漆黑一片,佈滿了灰塵,若不是她那一頭金色的齊肩短髮以及明顯屬於西方特徵的五官,還真會讓人誤以爲是來自非洲的友人。

“喂!”

葉零使勁地搖了搖這個女人,對方雙目緊閉,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這姐們,怎麼弄得跟抗美援朝前線上下來似的……”

葉零口中嘟囔着,擡頭向上看去,試圖發現些什麼。

這一看不要緊,葉零的下巴頓時就有脫臼的趨勢,嘴巴張成大大的“O”,極爲誇張地把吃驚兩個大字用表情完美地表達出來。

因爲他發現了距離他頭頂兩米高的地方,有一個直徑約半米的大洞正在緩緩閉合,消失在虛空!

大洞內部一片漆黑,連帶着周圍的環境都有些扭曲,如同對宇宙中黑洞的描述一般,連光線也無法從中逃脫!

葉零的視線僅僅盯着它看了一會,就有點身不由己,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這個洞吸走似的,無比邪門。

“難、難道……這個人是從黑洞裏掉出來的?!”

葉零差點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這怎麼可能呢?不過,如果不是這樣,那發生的這一切又該作何解釋呢?

葉零這一驚,直接又將這個女人給推到了地上,等他回過神來,重新浮起她的時候,又發現了一些將他嚇得半死的東西……

“槍…槍、槍……”

葉零感覺自己的呼吸突然一窒,心臟好像被一隻大手死命地攥住拉扯一般,三魂七魄直接離體,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在中國這個法制社會,普通老百姓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接觸到這種東西,搞個不好下半輩子就要在班房裏過了!

“別緊張、別緊張,深呼吸!……深呼吸!”

葉零竭盡全力地想要自己平靜下來,大口喘氣,可惜效果不佳,心跳反而越來越快,都跳到嗓子眼上了,彷彿一張嘴就會蹦出來似的!

“怎麼辦?”

葉零現在完全是六神無主了,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一個不好,是要吃牢飯的,他可不敢跟違法犯罪扯上半點關係,不然這輩子就完了。

“報警!對對對!報警!”

葉零一拍大腿,慌忙從口袋裏掏出手機,因爲太過緊張,顫抖的手指難以點擊屏幕,手機都被摔在地上好幾次。

“等一下……”

好不容易按出了“110”,葉零卻在按出撥打的最後一刻,猶豫了。手指僵在空中,猶如折斷的翅膀。

“真的,要報警麼?”

葉零聯想到那個已經消失的神祕黑洞,懷裏的這名女人,似乎有着極不尋常的來歷,報警,意味着他可能攤上大事……

就在葉零猶豫的時候,手指一顫,把電話給撥了出去。

“您好,這裏是……”

“喂?喂、喂!……”

電話裏突然傳出的聲音嚇了葉零一跳,還沒下定決心要不要報警呢,這電話就通了,沒辦法,葉零只能實話實說了,這年頭報個假案造謠什麼,也要擔刑事責任,傷不起啊。

“喂,110嗎?我……”

調節了一下緊張的心情,葉零正打算將這一奇怪的發現上報組織。

“我跟你們舉報個事,最近這造謠,情節嚴重者不也能立案調查了麼,我要舉報,情節特別嚴重!”

葉零原本是打算說天降女人這個事的,結果腦袋突然一涼,從天而降的那個女人不知什麼已經醒來,正拿着一把手槍頂着他的腦袋……

這意思,不言而喻,如果他說了點什麼不該說的,這腦袋就跟爆開的西瓜沒啥區別了。

“呃,您請說。”

對面那頭的警察妹子顯然也是第一次接到這樣的舉報電話,猶豫了一下子。

“我的初中老師曾老師,他跟我說長大以後都得靠自己,父母再有能耐也沒有用,他騙了我很多年。”

“還有一個事啊,那就是公共汽車上的司機,天天在那造謠啊,天天說往裏邊擠,裏面寬敞,都沒地方下腳裏邊!”

“還有,我領導經常說簡單講兩句,其實沒兩個小時根本講不完……喂?”

葉零一通胡扯,對面的女警一陣凌亂,果斷掛電話。

“那個啥,手機我放地上了,你別用槍指着我行不?萬一走火可就悲劇了。”

在電話被掛掉之後,葉零趕緊放下手機高舉雙手,以消除這個恐怖分子的戒心。

“你是誰?”

這個女人的普通話足以用字正腔圓來形容,雖然還帶有一點老外的口音,不過和其他地區的方言口音習慣一樣,無傷大雅,能夠正常交流。

“我,我叫葉零,你、你,你放心,我沒有惡意……”

被槍口頂着腦袋,葉零說話也結巴起來,顯得非常緊張,不過像他這種普通的老百姓,現在還能站着,就相當不錯了。

“你剛纔用通訊設備跟誰聯絡?這裏又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