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衝啊,法蘭克!

阿德奧達圖斯掃視在場人,然後問道:“現在,我們是應該準備戰鬥,還是應該向法蘭克方面求援?”

還是應該跑?

當然,最後這句話他可不能夠說出來,畢竟現在他可是教宗。

他要是說出這句話,只怕下一秒就被人幹掉了,然後被取而代之了。

“尊敬的教宗冕下。”一道身影站出來,臉色帶着燦爛的笑容,說道:“我們是神的子民,神會庇佑我們的。”

“現在,敵人來了,我們就算是求援,法蘭克也無法能夠在一天之內趕到,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是屬於我們的。”

“羅馬有四十萬人,還有幾十萬的奴隸,我們還有一萬的教會騎兵,還有五萬的守城大軍。”

“我們還有大量的糧食,我們無懼啊!”他高聲的手動擋。

“沒錯,我們的城牆這麼高,他們攻不進來的!”

“我們還有士兵,還有奴隸!”

“只要我們擋住了這些來犯者,皇帝陛下他一定會派遣軍隊,來講這些來犯者趕走的!”

“……”

在場的人紛紛說道。

看來,這些人都很相信羅馬的實力啊。

阿德奧達圖斯臉色帶着一絲燦爛的笑容。

這是一個好機會!

對於自己而言,這絕對是一個好機會。

只要自己能夠攔住這些來犯的敵人,到時候自己的威望,必然增加。

然後,自己就能夠像偉大的利奧一世一樣,成爲一個偉大的教宗。

到時候,將羅馬從法蘭克人手中取來,成爲教皇國也不是不行。

想想,阿德奧達圖斯就相當的興奮,相當的高興。

彷彿,勝利在向自己招手了。

榮譽在向自己招手了。

……

與此同時。

拉昂公爵馬丁正騎在馬上。

等待着。

這是山谷。

山谷走廊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設伏的地方。

若是敵人在這裏設伏,那麼雖然不能夠讓自己傷亡慘重。

但是,絕對能夠讓自己死傷一些士兵。

所以,他在山谷外面停了下來,然後讓伊利里亞的士兵向前,探索。

這讓伊利里亞的士兵心中有些不滿了。

雖然我們降了你們,但是我們也是士兵。

這種送死的事情,憑什麼讓我們先去?

爲何你們法蘭克人不去?

可惡!

好在這一次探索以後,沒有發現有伏兵。

拉昂公爵面帶微笑的等待着。

在他的眼中,法蘭克的騎兵纔是士兵,這些附庸的伊利里亞人都是不可信的。

他們能夠今天背叛了拜占庭,明天也一樣能夠背叛自己。

所以,這種人唯一的作用,就是當炮灰。

也許拉昂公爵不知道炮灰是啥,但是他知道如何使用這些人來減少自己的士兵的損失。

“公爵閣下,我的人已經將整個山谷敢搜查的仔仔細細了。”一名伊利里亞的將領帶着獻媚的微笑,說道:“山谷裏面沒有拜占庭的伏兵。”

沒辦法,誰讓對方強大呢?

自己打不過,只能臣服了。

若是自己強大,何須看這些法蘭克人的臉色?

“哼,看來拜占庭是越來越墮落了,這麼好的一個埋伏地,竟然沒有人埋伏。”拉昂公爵馬丁臉色露出一絲冷笑。

然後,說道:“難道說,現在的拜占庭人還在堅持身爲的貴族儀式,不屑於埋伏我們?”

“不像啊,這拜占庭人根本就不會如此,只能夠說,他們的主將是愚蠢的,所以纔會白白浪費這一次機會。”

“所以,這一次的戰鬥,勝利女神已經將勝利的橄欖枝伸向我法蘭克了,哈哈哈……”他放聲大笑了起來。

拉昂公爵明白,這是一次機會,一次見拜占庭打垮的機會!

“法蘭克萬歲!”

“法蘭克萬歲!”

“法蘭克萬歲!”

“……”

身邊的人紛紛大聲的說道。

聲如雷霆,不斷的在山間迴盪。

然後,向前。

終於。

走了大半天后,他們走出了山谷。

一片平原,赫然出現在了眼前。

前面就是保加利亞了!

只要拿下了保加利亞,下一個地方就是拜占庭的首都君士但丁堡,只要滅亡了君士但丁堡,那麼這個世界就在於沒有羅馬。

不,這個世界唯一的羅馬,就是我們法蘭克!

很多的法蘭克認爲自己佔據了羅馬城,所以自己就是羅馬了。

“報~”

一道身影,快速的向前而來。

“報告將軍,前面發現了拜占庭人的營地。”一名士兵騎着馬,快速的向前而來,臉色露出無比興奮之色來。

在於是立功了!

這一次是立下大功了。

等到回到法蘭克,少說也能夠成爲一城之主啊。

想想,整個人就顯得神采飛揚了起來。

“什麼?”拉昂公爵聽聞,臉色露出一絲喜色,說道:“速速將你看到的,都告訴我,都原原本本的告訴我!”

“是,將軍!”

來者一臉興奮:“就在前面不到一里地,那到處都是拜占庭的營帳,拜占庭的紫色旗幟高高的漂浮着。”

“雖然,拜占庭的人數不少,估計得有五六萬,但是他們之中沒有騎兵,而我們的大軍幾十萬。”

“只要我們現在衝過去,一定能夠將這些拜占庭人打敗,只要打敗了拜占庭的大軍,我們法蘭克就是唯一的帝國了!”他興奮無比。

機會,就在眼前!

“好,好,好。”拉昂公爵臉色滿是笑容,說道:“你立功了,現在我正式升任你爲千夫長!”

“傳令下去,我大軍前進,一舉將拜占庭人送去見惡魔,讓這些拜占庭人去見撒旦去吧!”拉昂公爵高聲的說道。

“沒錯,讓這些拜占庭人去見鬼去吧!”

“讓這些拜占庭人知道,誰纔是這個世界的主人!”

“上帝,保佑我多殺死幾個拜占庭吧。”

“這一次,我要讓我的寶刀飲滿鮮血!”

“……”

法蘭克的騎兵們很是高興。